第598章 斷手

第598章 斷手

大夫從裴闕的左肩上滑下來,愣愣地看著裴闕的右手,他的臉色也不好看,「爺,您……您的手,小的幫您……」

「別廢話,先去看夫人!」裴闕命令道。

大夫猶豫道,「可……可是。」以主子手流血的速度,現在不及時止血,怕是會留問題的。

「讓你先去看夫人,你沒聽到嗎?」裴闕突然厲聲發怒,「麻溜點!」

聽此,大夫哪裡敢逗留,只是在跑進屋子裡的時候,慌亂間,從藥箱拿出兩瓶止血的藥粉塞給福生,「你把這些藥粉撒到老爺的傷口,得快一些,不然老爺的手就要廢了。」

大夫行醫多年,有著豐富的經驗,老爺方才為了帶他進來,和錦衣衛指揮使都打起來了,右手的傷必定不輕。

福生半點都不敢耽擱,看到主子被染紅的手,他心裡是害怕的。

屋子裡,安芷已經沒什麼力氣了,但孩子還沒生出來。

穩婆急得掐安芷人中,在安芷耳邊喊,「夫人,您可要堅持住啊,孩子馬上就出來了。您想想您自個,想想那麼疼您的裴老爺,不能睡啊!」

「裴……裴闕?」安芷迷迷糊糊間,好像聽到了裴闕的聲音,用力睜開一條縫,卻看不清眼前有誰。

穩婆看主子睜眼了,趕緊按了按主子的人中,這時門口的丫鬟說大夫來了,穩婆激動得眼淚直接滾出來。

安芷這裡生得艱難,側屋裡的裴闕也不見得好。

裴軒站在弟弟邊上,方才瞧了幾眼后,就不敢再看弟弟的胳膊了。

「四弟,你真和林帆交手了?」裴軒確認問。

裴闕的眉頭一直皺著,上衣全脫了,方才福生已經幫他把身上傷口清洗了,碗口大的傷口在右肩下來一寸的地方,這是最恐怖的一處。

他嗯了一聲,說是的。

裴軒拍了下腦袋,想要說裴闕太衝動,可轉念想到林帆太不是人,又能理解裴闕。

裴敬則是不得了了,「你說什麼?你打了林帆?你怎麼能和錦衣衛動手呢?他們可是拿著聖旨來辦事的,你這會動了手,就是抗旨不尊,就算他們沒找到火藥,也能因為這個讓裴家獲罪啊!裴闕,你這是把我們整個裴家往火坑裡推啊!」

一連幾個感嘆,裴敬恨不得這會出去親自和林帆解釋。

裴闕因為失血過多,這會沒什麼力氣,面色也白得下人,等福生給他嘴裡餵了兩片白參,潤了潤口后,才啞著嗓子道,「一人做事一人當,二哥不用怕被牽連,我既然動了手,那就不怕承擔結果。」

「你怎麼承擔得起?」裴敬急得眼睛都紅了,「說來說去,咱家的這些事,都怪父親!當初選你當家主做什麼,若是一直培養大哥,又怎麼會有眼下的這些事!像你一個乳臭未乾的臭小子,如何撐得起一個百年世家!」

壓抑許久的心裡話說了出來,裴敬的睫毛都看得到在抖,但他想到可能要被連累獲罪,就恨不得把裴闕給丟出去。

聽到這話,裴闕沒什麼意外,他的傷口還在流血,大夫給的止血藥只能對小傷口有用,所以壓根沒力氣和二哥多說。

裴軒擺手讓二哥別說了,他雖然也是庶子,但比二哥通透,大哥才能平庸,根本撐不起裴家這麼大的基業。若是大哥繼任家主,那父親一退下,裴家就會被其他世家立馬分食而亡。

「你搖什麼手?他做都做了,難道我還說不得?」裴敬凶完裴軒,走到裴闕跟前,深吸了一口氣,「林帆傷你如此,那他呢?」

「他啊?」裴闕輕嗤了一聲,鳳眼向上一挑,「人沒死,但斷了一隻手。」

「什麼?」裴敬彷彿聽到了閻王爺在召喚他,眼前是天旋地轉,摔倒在地上,愣了好一會兒后,才踉蹌起身,往屋子外沖。

這會的林帆,狀況可不比裴闕好。

裴闕急著帶大夫進府,沒想和林帆久戰,所以一直沒有進攻,可林帆纏得太狠,裴闕實在沒辦法,只能放下大夫和林帆交手。

在兩人打得最激烈的時候,眼看著林帆的劍就要刺過來,裴闕一點都沒躲閃,接下林帆刺來的劍后,奮力斬斷林帆的左手,然後趁亂帶著大夫回來。

此時,林帆已經被抬到裴家的一個屋子裡,許侍郎和雲興邦都在。

「他這是無法無天了!」雲興邦看著床上昏迷的林帆,咬牙道,「咱們可是領了聖旨來辦差的人,竟然敢把林帆傷成這樣,他是不想活了,還是覺得他們真拿捏不了他?」

許侍郎把眼神從林帆身上收回來,看到林帆成這樣,他倒是一點也不氣憤,反而覺得非常好,反正林帆也只是他的一枚棋子,發揮了作用就行,「雲大人,咱們外面說。」

到了屋外,許侍郎繼續道,「裴闕大逆不道,砍傷林帆,這可是大罪啊。咱們一定要如實和皇上稟告,讓皇上知道裴闕的忤逆之心。」

雲興邦不知不覺被許侍郎帶走了思維,點頭說是的。

就在這時,帶人抄家的錦衣衛副使過來,面帶難色,「兩位大人,咱們已經把裴家裡裡外外都找了,並沒……沒有發現火藥。」

「什麼?」雲興邦瞪大了眼睛,追問,「你們把裴家都找了嗎,怎麼可能沒有?」

許侍郎也盯著副使,等副使的回話。

「真沒有。」副使抬頭看了許侍郎一眼,回答,「所有的地方都找過了,有疑慮的地方更是找了好幾遍,但確實沒找到和火藥相關的東西。兩位大人,咱們現在怎麼辦?」

雲興邦慫了,轉頭問許侍郎,「許大人,咱們這會什麼都沒找到,怎麼和皇上交代啊?你看天都快亮了,若是咱們白來一趟,不說皇上,就是裴家老頭的那些舊部,都能廢了咱們!」

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,許侍郎的拇指扣進掌心,他沒想到裴闕能那麼快應對,眼看著天快亮了,他八成是找不到火藥了。

「啊!好疼!」

這時屋裡傳來了林帆痛苦的喊聲,許侍郎回頭看了一眼屋子的方向,眉心漸漸舒展開,轉頭吩咐副使,「告訴所有人,繼續圍住裴府,不能讓任何人進出,再派人去把裴闕押過來,咱們抬著林帆,一起進宮面聖!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98章 斷手

68.97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