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章 告密

第59章 告密

「你那麼緊張做什麼,我又不會讓你做些傷天害理的事。」安芷笑著說道,「我先問你,如今朝中局勢你可知曉?」

裴鈺搖頭,他這幾個月,都混跡在走夫遊民百姓里,壓根沒人能和他說朝堂如何,尋常百姓更是不敢議論朝政。

安芷便把她知道的太子病重,還有幾位皇子開始爭權多位的事,都和裴鈺說了,「如今二皇子為了白家兵權,打算娶我做側妃,可我不想嫁給他,你有什麼辦法嗎?你若想得出法子,我免你半年僕役。」

「二皇子?」裴鈺念了一遍這三個字,開始回想二皇子這個人,「二皇子的母妃來自林家,是林尚書的族姐,他的背後,有林家的支持,若是再加上白家的兵權,倒是可以爭上一爭。不過二皇子這人有些暴虐,崇尚武力,這一點是皇上很不喜歡的。」

說著他看了一眼安芷,分析道,「你父親……為官平庸,也沒有結實掌管實權的人,若是以前……」他想說若是和他家關係還好時,可以去找他家,可想到現在說這話就是馬後炮,便停聲頓了下,「若是你能認識一些權貴,可以讓他們往上頭遞話。二皇子此舉太過心急,皇上和皇后都在為了太子發愁,若是知道二皇子眼下就記著攬權,必定會降罪於二皇子,屆時你就不用擔憂這門婚事了。」

聽此,安芷的眼睛亮了亮,這倒是個可行的。

雖說她沒有用得上的親戚,但如今好幾位皇子都在謀划,暗地裡爭著搶著,她只要把這消息往其他皇子那遞一遞,到時候自然會有人把消息捅上去。

只不過找誰呢?

安芷並不認識那些皇子,李家倒是有在和五皇子議親,不過那是和她沒有血緣的李婉,不見得會幫她。白家又遠在西北,從京都傳信出去,就要花費十天半個月,到時候黃花菜都涼了。

最後,安芷想到了成嫿。

成國公是功勛世家,在朝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,他都不用去找皇子,直接就能去面聖。

可安芷和成嫿,到底緣分淺,她若是占著之前給成嫿提過醒有恩讓成家幫忙,那她和成家的緣分就此斷了。而且今兒個成嫿說起這個事時,寧願讓她哥哥娶安芷,都沒說幫她拉下二皇子。

以成嫿母女的見識,不會想不到裴鈺說的。可她們沒主動開口,就說明她們知道這事吃力不討好,且會牽連家族。

裴鈺見安芷露出為難的表情,他對安家是比較了解的,經歷過這幾個月的磨礪,他雖心中還是不屑,可明白了一個道理,「其實你不用特意去想走誰的關係,要知道,有錢能使鬼推磨。」

聽到這話,安芷詫異愣住了。

這還是她認識的裴鈺嗎?

以前的裴鈺可是視金錢如糞土,最不屑買官賄賂的事。

感受到安芷打量的目光,裴鈺不舒服地微微側目,「我能想到的我都說了,若是小姐沒有其他事,我就先走了。」

他說完后在原地等了一會會,見安芷沒回答,就先走了。

安芷回神后,才確認剛才沒有聽錯。

按裴鈺說的,她只要花點錢,找幾個人無意中把二皇子的舉動透露給其他皇子的家臣門客就行,屆時自然會有部分人回去傳。

「冰露。」安芷朝屋外喚了一聲后,等冰露進來后,對她招招手,「你湊近一點,我跟你說啊……」

與此同時,裴闕正站在仁政殿,頷首看著白玉地板。

「老二真有這麼個想法?」上頭傳來蒼老卻威嚴的一聲。

裴闕聽此稍稍抬頭往上看了點,餘光能看到皇上的白須時便停了下來,「回皇上,微臣所言句句屬實,您可以派人去查。二皇子這幾天確實有找過安大人,也和安大人透露過這樣的想法。如今太子還在,二皇子卻如此等不及,實在吃相難看。」

「混賬東西!」皇上猛地拍了下桌子,因為太子病重,他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沒睡好了,眼底暈了一層青色,眼下又聽到二皇子如此心急,抓住案几上的硯台瞬間摔了出去。

裴闕和廳里伺候的太監立馬跪下,頭貼在地上,「皇上息怒。」

「德福,你派人去查,不要驚動老二。」皇上指著跪得最近的一個看太監吩咐,說完輕咳了兩聲,他近來越發感到力不從心,若是老二真有奪嫡的心思,那他就不能讓老二禮物留在京都了,「你們都起來吧。裴闕,你今兒特意來跟朕說這個事,有什麼目的嗎?」

「回皇上,微臣只是感念皇上和太子情深義重,而二皇子此舉太過於讓人寒心,所以才有此舉。」裴闕每說一句話,都要在腦中先過一遍。

他為官三年,一路爬到今天的位置,便是能懂當今聖上的心思。

上首坐著的這位,能算是一個明君,但疑心很重,這或許是做帝王都有的通病。所以裴闕在為官上,除了表明他是保皇黨,還一個就是做事坦蕩,不做虛假面子。這便是除了能力強之外,他能得皇上青睞的重要原因。

也因此,裴闕會在京都中被傳了不好相處的名聲,因為他從不給虛假的人臉面。

「不對,裴闕你對於下屬從來都是直呼名字,可你卻喊安成鄴為安大人。」皇上看著下首的裴闕,做了幾十年的皇帝,他對人心早就看得透透的,「朕聽說安成鄴女兒號稱是京都第一美人,裴闕啊裴闕,這麼多年來你一直沒有定親,你是不是也看上安成鄴的女兒了?提醒下你,欺君可是殺頭大罪。」

來之前,裴闕就知道不大可能瞞得住皇上,他是人精,而皇上是專門管人精的人精王,對於他的那點心思,很有可能看穿。

裴闕又跪下了,「回皇上,微臣確實心悅安芷,可微臣之前所言,也確實句句屬實,並沒有任何虛假。」

聽裴闕認了,皇上哼了一聲,「裴闕你好大的膽子,竟然連朕都利用上了?」

裴闕忙磕頭,不再起身,「微臣不敢。」

「你不敢?你有什麼不敢的。」皇上喜歡的就是裴闕身上的坦蕩,剛才哼完就沒在生裴闕的氣,「行了,你起來吧。不過朕很好奇,以你的身份地位,想娶安成鄴的女兒,不是輕而易舉?幹嘛兜兜轉轉,留她在外頭招蜂引蝶?」

就今天裴闕說的事,皇上對安芷是有些不滿的,能傳出京都第一美人這種稱號,估計時常出門招搖過市,不然怎麼會引得這麼多人心動求娶。

裴闕直起身子,卻沒站起來,「回皇上,她曾與微臣侄兒訂過婚……有些事,微臣還沒處理好。」

「行吧,你們的事朕沒那個心思管。但朕可告訴你,若是等朕查完后發現老二的事安家也有關係,那就別怪朕不給你留情面了。」皇上想到二兒子這般不孝,怒氣又上頭了,他對裴闕擺擺手,示意讓他退下。

裴闕這才站了起來,但他沒走,「皇上,微臣還有一事請求,微臣的這份心意,還沒有其他人知道,您能不能……」

「行了啊你!」皇上打斷裴闕的話,「朕已經那麼傷心難過了,你就別拿你的深情來刺朕了。你就放一百個心吧,朕這裡是仁政殿,不是菜市場,誰敢亂傳這裡的話!」

裴闕得了皇上這話,才徹底放心,仁政殿里伺候的都是精明人,皇上都下了保證,他們再傳出去,那就等著掉腦袋。

裴闕從仁政殿退了出來后,唇角微微上揚。

想和他搶媳婦的,一個都別想好過!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59章 告密

6.9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