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1章 問斬

第601章 問斬

茂才的一聲老太爺,把裴闕從悲慟中拉回神。

他直起身子往前撲,因為右手沒了力氣,所以上半身重重地砸在粗糙的木頭上。

「父親!」

裴闕用左手去掰囚籠,但他的那點力氣,在這會起不到什麼作用。

其他人也很驚訝裴懷瑾的舉動,特別是雲興邦,看到裴懷瑾倒在血泊中,心虛得厲害。

只有許侍郎依舊面不改色,不過他心裡也是很震驚的,原以為裴懷瑾就是來給皇上施壓,沒想到裴懷瑾這麼豁得出去。不過也是,裴懷瑾傲了那麼多年,臨到了,又怎麼可能接受屈辱。

只是這麼一來,他就有些麻煩了。

轉頭看向裴闕,許侍郎聽到裴闕在喊他的名字,還有咒罵的聲音,緩緩勾了唇,「別耽誤了時間,該進宮的快點進宮,該處理屍首的也麻溜點。這裡是皇宮入口,不允許有骯髒東西的存在。」

許侍郎一聲令下,囚車繼續往前駛,也有侍衛架開茂才,把裴懷瑾的屍首往邊上抬。

宮門口發生的這一切,隨著囚車一起進入宮裡。

大殿內,成國公已經跪了小半個時辰。

「皇上,您不能不管啊,裴懷瑾歷經三代皇帝,功績赫赫,就是先帝在位的時候,也常誇他有才幹。」成國公的嗓子已經啞了,額頭紅腫了一大塊,「您是君王,是晉朝的天,若是您沒有一雙明亮的眼睛,咱們可就亡了啊!」

「朕怎麼就看不清人了?」皇上今兒只坐了一半的龍椅,他自個兒的計謀傷不了裴闕,所以聽到許侍郎有了萬全之策,當即就應允了,但他昨夜也一晚沒睡,這會聽到成國公的話,氣血上頭,憤憤道,「既然有人檢舉,朕就不能因為裴家是世家老臣而網開一面,不過是派人去裴家搜查一下,又礙不了什麼事。若是裴家自身清白,又何懼搜查!」

皇上並不懂,對於世家而言,被下令搜查,就等於在和別人說,這個世家已經不被信任,可以盡情踩踏了。

成國公老淚眾橫,能講的道理他都講了。如今裴懷瑾在宮門口跪著,但凡看到的百姓,都會產生焦慮,有的人甚至會覺得上位者昏庸。一旦流出這樣的訊息,這天下,離大亂就不久了。

邊上的官員來攙扶成國公,他顫巍巍地站了起來,剛站穩,就聽到太監來報,說裴懷瑾撞死在宮門口了。

「什麼?」皇上立即站了起來。

朝堂上的人各個震驚,不敢置信地往殿門外看去。

本應該高興的皇上,卻更心虛了。成國公說裴懷瑾出了意外,百姓們必定會在背後說他壞話,他也覺得這事辦得不道義。

在皇上的思緒亂成麻的時候,許侍郎和雲興邦,帶著臉色蒼白的裴闕進了大殿。

眾人都先去看裴闕。

「昨兒裴家爆竹突然爆炸,微臣等奉命去調查原因,不曾想,裴闕這廝膽大妄為,竟然和錦衣衛動手,還把錦衣衛指揮使的左手給砍斷了,著實目無法紀!」許侍郎站在最中間道。

「什麼?」皇上心裡的一絲不安,聽到這話,瞬間努力,「裴闕,你好大的膽子,竟然動朕派去的人!」

裴闕沒有力氣站著,當然,許侍郎也不會讓他站著,他跪坐在地上,眼角的淚痕還泛著淚光,笑出凄涼的聲音,抬頭望天,「我夫人難產,我不過是想讓大夫進來,可林帆卻詛咒我夫人胎死腹中。」

他慢慢低頭,等視線對上高處的皇上,皮笑肉不笑地繼續道,「他不仁在先,所以我沒錯。」

說完,裴闕就直直地看著皇上,並沒有要收回目光的意思。

對於裴闕投來的目光,皇上覺得這是裴闕在挑釁他,發怒道,「來人啊,把裴闕打入天牢,既然他抗旨不遵,明兒就拉菜市口斬了!」

「萬萬不可啊!」說話的又是成國公,噗通跪下,「裴懷瑾剛死,您又要斬裴闕,可昨兒許侍郎一行什麼火藥都沒找的,這事一傳出去,您讓百姓們怎麼想您?」

在年三十這種日子,浩浩蕩蕩派人抄家,結果啥火藥都沒找到,反而還逼死曾經的功臣,不管怎麼說,皇上都不佔理。

若是裴懷瑾沒死,那皇上還能說裴懷瑾倚老賣老,可裴懷瑾死了,還撞死在宮門口,讓大家都看到了。天一樣大的輿論往皇上身上壓下來,即使皇上不願意聽成國公的話,這會也不懂怎麼回答。

這時,許侍郎開口了。

「功是功,過是過。而且收到檢舉,且有證據在手,本就該清查。」許侍郎義正言辭道,「成國公一直在拿百姓說事,難不成以後收到檢舉,皇上都視而不見嗎?再說了,裴懷瑾有功不錯,可眼下犯錯的是裴闕。就算林帆攔人,那也是按著聖旨來辦,若是裴闕真有急事,為何不與我和雲大人商量,而是非要拔刀相見?」

一番話下來,許侍郎把皇上的一點心虛、愧疚,全都解決了,反而還給皇上捧了個公正嚴明的形象。

有了許侍郎的肯定,皇上有底氣多了,也不管成國公和其他人再說什麼,還是判了問斬,只不過時間推了三天,等正月初五再行刑。

對此,裴闕什麼回應都沒有,而是由著御前侍衛,拉著他出了大殿。

這一日,裴家的天是黑的。

安芷不懂自己睡了多久,再次睜眼時,屋子裡點了許多白燭,她的每一塊骨頭都像被打過一樣,疼得她直皺眉。

一直守在邊上的春蘭,瞧見主子醒了,激動道,「夫人您等等,奴婢先給您端碗溫水來,您先潤潤嗓子再說話。」春蘭手腳麻利,且屋子裡就有熱水,很快端來溫水。

安芷確實渴了,喝了半杯溫水后,有氣無力地問,「孩……孩子呢?」

「孩子在外頭睡覺,是位漂亮的小姐,奴婢這就讓奶娘抱來給您看看。」

說著,春蘭就要去喊人。

「你先等等。」安芷睡了一覺,不懂這會是什麼時候,有許多問題想問,「那姑爺呢,他怎麼樣了?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01章 問斬

70.29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