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2章 哀樂

第602章 哀樂

一聲姑爺,讓春蘭的眼淚忍不住流下,她轉頭想擦了眼淚,卻發現怎樣都擦不完。

安芷覺得奇怪,想到之前抄家的事,這會冰露也不在身邊,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,「你說話呀?姑爺到底怎麼了,還有冰露呢?」

安芷的聲音大了點,外頭守著的王嬤嬤聽到后,也進來了。

「冰露落水著涼,這會正在歇息。」王嬤嬤手裡端著熱湯,「您醒了就好,讓春蘭喂您喝點東西,老奴這就去喊大夫。」

安芷越聽越奇怪,雖然她腦袋還混亂著,但不至於看不出王嬤嬤她們的刻意迴避。

等王嬤嬤出去后,安芷拒絕了春蘭的餵食,「你跟我說實話,姑爺到底怎麼了?你要是不說,我就不喝。」

春蘭鼻頭一酸,緋色的薄唇控制不住地戰慄,看夫人表情凝重,只能跪下,「夫人,您睡了一整天了,先喝湯吧,喝了您才有力氣。」

安芷搖頭說不喝,這時惠平帶著大夫,還有王嬤嬤,一塊進來。

「你先喝了湯,喝完我就和你說。」惠平的眼眶是紅的,但這會眼裡沒有眼淚,因為方才已經哭過了,見安芷抿嘴不說話,強調道,「我向來說話算話,你聽話。」

說著,惠平坐到了床沿,端起湯碗,親手喂安芷喝了雞湯。

大夫幫安芷把完脈,「夫人脈象虛弱,生產時損耗太多精氣,需要靜養一個月。好在沒有其他大礙,老夫這就去開方子。」

聽完大夫說的,安芷並沒有放心,以裴家現在的情況,她又如何能安心修養。

「嫂嫂,你快和我說吧。」安芷等不及追問。

惠平嘆了一口氣,讓王嬤嬤去準備一些吃的,「我說之前,你得先做好心理準備,可千萬別激動。」

安芷嗯了一聲,深吸一口氣,靜靜地看著嫂嫂。

「裴闕被判了斬首,日子定了初五那日。」惠平滿臉的擔憂,她晚上只吃了兩口粥,半點胃口都沒有,見安芷的眼裡瞬間蓄滿了淚水,心疼道,「你可不能哭,快收住眼淚。你哥哥已經去找錢家了,我白日里也去找了我母親,他們會幫忙想辦法的。」

早晨惠平進裴府的時候,安芷睡著了,等聽到裴闕被判斬首的消息傳出來,她立即去找了母親。

安芷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,聽嫂嫂說完在朝堂上的事之後,薄唇被她咬破,血腥味灌進咽喉,讓人瞬間清醒。

「昏君!」

安芷壓著嗓子,怒罵。

「你快別說了!」惠平慌忙回頭,「這樣的話放心裡就好,眼下裴家還被監管中,你得先保全自己,才能救裴闕啊!」

「呵呵。」安芷突然冷笑。

和裴闕做夫妻的這幾年,安芷和裴闕一起經歷了不少事,他們相守的日子才開始,卻突遭巨變。

安芷的淚水浸濕了枕頭,身上已經不覺得疼了,因為心裡更難受,「嫂嫂,怎麼救呢?」

她搖了搖頭,「哥哥這會不是大將軍,他去找錢家也沒用,錢家是與白家交好,並不是裴家的世交。如果舅舅在京都,那舅舅的話還頂用。可舅舅遠在西北,光是傳消息都要好幾日。至於長公主殿下,她現在處境尷尬,當今皇上不是先帝,對長公主並沒有那麼大的敬意。皇上和雲家鐵了心要弄死裴闕,並不會因為長公主的幾句話而改變心意的。」

所有的一切,安芷心裡都有數。

她用手背擦了眼角的淚水,撐著床板想坐起來。

「你快別動了!」惠平著急扶住安芷,「就算你哥哥和我母親作用不大,可還有成國公和許多朝臣的反對,加上裴老爺子撞死在宮門口,皇上如果還堅持殺裴闕,他以後想要立威就難了。」

「什麼?你方才說什麼?」安芷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,「老爺子怎麼了?」

惠平自知多話了,忙捂住嘴,可話已經說出口,就只能如實說了,「裴老爺子一身鐵骨,到了這種時候,必定不肯受此屈辱。他以死證清白,才暫時保全了裴家其他的人。」

原本止住了的淚水,再次噴涌而出。

「啊……」

從憤怒到無力的吶喊,安芷用盡了所有的力氣。

她淚眼模糊地抓住嫂嫂的手,「嫂嫂,你去幫我準備轎子,我要出城去行宮,這會誰都救不了裴闕,只有我能救!」

「你救?你怎麼救啊?你可別嚇我!」惠平以為安芷悲傷過頭,開始說胡話了,「行宮裡住的可是太后!」

原本太后在方案二十九就可以回宮,可因為寶華殿佛像斷頭的事情,加上欽天監的占卜,太后只能一直逗留在行宮。

所以太后恨不得扒了裴闕的皮,若是安芷這會過去,肯定不會給好果子吃。

「我就是要見太后!」安芷肯定道,「嫂嫂你別多說了,就算哥哥和長公主再努力,也只能換來裴闕的全屍,這會能壓制雲家和許侍郎的,也就只有太后。」

「可你剛生完孩子,若是這會出門,一個不小心,你落下病根怎麼辦?」惠平憂心道。

「只要保住裴闕性命,我的一點病痛算不了什麼。」安芷已經下定決心。

惠平拿不定主意了,她想了想,「眼下城門已經關了,你想出去也不成。要不這樣,咱們再等一晚上,若是你哥哥他們還沒消息,明兒一早,我就帶你去找太后,行嗎?」

安芷沒有通天的本事讓城門為她而開,不行也得行。

她這會還不知道裴闕受了重傷,光是想到裴闕在天牢里受罪,就有夠她難受的。

惠平陪了安芷一晚上,在天剛亮的時候,安旭來了,卻毫無進展,錢家說會幫忙上摺子。但這種時候光是上摺子,已經沒用了。

安旭聽到妹妹要去找太后,一開始也是拒絕,但實在沒有出路,只能讓人把轎子抬到屋子裡,把每個縫隙都堵得嚴嚴實實,再抱著安芷上轎。

轎子被抬出屋子后不久,安芷看不到外頭的景象,卻聽到了遠處的哀樂,胸口立馬疼得厲害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02章 哀樂

69.43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