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4章 流放

第604章 流放

「太後娘娘費盡心思助皇上登基,必定希望皇上能坐穩皇位,立威萬年的吧?」安芷抬頭看了眼太后,感覺太累后,又靠着春蘭,「可如今家公的死,已經給皇上帶來不少非議,聽信讒言,逼死忠良,他以後還如何親政?又如何為你們雲家撐起世家榮耀呢?」

安芷一字一句,說得很慢,但每一句話都像針一樣扎進太后的心中。

太後半生過去,自然知道在這個時候殺了裴闕,會給皇上帶來名聲問題,可這會不殺,往後裴闕反撲,她又更不安心。

「裴闕抗旨不尊,本就該殺。」太后沉聲道。

「對,是該殺。」安芷笑了下,「可不殺的理由更大。」

安芷拍了拍春蘭的胳膊,春蘭很快拿出另一份口供,安芷把口供攤開,放在面前的地板上。

「先太子薨逝后,之前的四皇子和八皇子奪嫡異常激烈,八皇子有勇無謀,所以太后更忌憚心思深沉的四皇子。」安芷的視線停在口供上,「所以當年太后悄悄給四皇子下毒,還假借了七皇子的手謀害了四皇子。後來五皇子冒頭,雖說五皇子的敗落大多是因為裴闕的計謀,可太后和雲家也沒少摻和。」

頓了下,安芷去看太后的臉色,她還沒有說完。

太后這會的心思飛速運轉,最後得出的結論,就是要在這會殺了安芷,絕不能讓安芷他們離開。反正成完敗寇,死了的人,是不會為自己辯解的,到時候她隨便安個由頭就行。

可安芷看穿了太后的心思,繼續道,「這樣的口供,不多不少,裴闕讓每一個人都畫押了十份。若是臣婦今兒不能從行宮回去,便會有人把口供昭告天下。」

自古以來,奪嫡里的殺伐陷害不計其數,只不過贏家瞞住了事實而已。

皇上本就非議在身,而太后也因寶華殿佛像斷頭,而陷入僵局。若是再曝光這些,太后勢必會遭受萬民唾罵,嚴重的話,甚至可能會要太后以死謝罪。

太后的掌心出了汗,她看着下首的安芷,「安芷,你這是在威脅哀家嗎?」

「是的,就是威脅。」安芷微微勾唇,抬頭和太后的目光對上。

這些東西,都是成婚後,裴闕與安芷說的。

本來按裴闕的想法,是想着把太后逼回西陵就行,因為一旦拿出這些東西,就會曝光裴闕的實力,之前在宮裏和雲家埋下的線人都會遭到清掃。所以不到萬不得已,這些東西都不會拿出來。

「您在後宮謀算多年,肯定知曉這些口供的厲害。」安芷的腰很酸了,但她還是直直地看着太后,「而這些人,有一半都還活着。您扶持皇上登基,為的就是您自個兒後半生的榮華富貴,還有雲家的百年流傳。可這些事暴露出去,您和雲家,可不會比裴家好多少。」

早前安芷和裴闕夜聊的時候,裴闕就和安芷談了京都里的這些世家,和安芷交代了許多事情,必要的時候可以救他們一命。

知道得多,可以預防很多事。可被人知曉他們懂很多事,那就不是好事了,因為別人會不安心,所以不到關鍵時候,不能暴露自己的底盤。

太后瞳孔驟縮,猛地站了起來。

「您先別生氣。」安芷掌握了談話,「臣婦家公以死明志,為的就是裴家幾年的平安,若是皇上這會繞裴闕一命,世人就會誇皇上仁厚。所以太後娘娘,您只要讓裴闕活着,就能安享您的尊榮,這有什麼不好的呢?」

這半點也不好。太后在心裏說。

她是太后,是皇上的母后,卻要被人如此威脅,哪裏能好。

而且以裴闕的性格,如果一旦逃過此劫,必定會回來報仇的。

太后咬着牙不說話,不知不覺中,她已經落下風了。

昨兒一晚,安芷都在思索,如何才能有個好的退路。

眼下的裴家,必定不可能恢復之前的富貴。而且只要皇上不換人,裴闕就不可能再做官。既然做不了官,繼續待在晉朝也沒什麼用,還會因此牽連裴家的其他人。

天大地大,安芷剛重生那會,就想着去遊歷大山大河。

「還請太後娘娘放心,只要您繞裴闕一命,臣婦願意跟隨裴闕,一塊離開晉朝。」安芷道。

太后哼了一聲,「讓你們離開?當哀家傻嗎?裴家發展那麼多年,不說暗樁無數,光是裴家的錢財,就夠你們幫助其他國家攻打晉朝。你倒是好算計,讓哀家放了你們,然後再捲土重來嗎?」

太后的擔憂並沒有錯,這次抄家,裴家擺在明面上的財產就是許多人家不能比,更別說裴家暗地裏發展的東西了。

安芷早就料到太後會這麼說,也清楚太后和皇上有多想裴闕死,不管以後要如何蟄伏,前提是裴闕不能死。

「臣婦願意把裴家四房所有的家產都送給太后。」安芷眉心微蹙,「聽聞南夷有個葫蘆島,三面環海,島上資源匱乏,且民風彪悍,早前晉朝流放了許多官員上葫蘆島,沒一人能從島上離開。既然太后不放心,懇請太后把我們一家流放到葫蘆島,是生是死,全靠天命。」

太後知道葫蘆島,先帝在位時,流放了不少罪臣上島,據說島上還有食人族。只要管控了葫蘆島的船隻,裴闕就是有天大的本事,也不能變成飛鳥和其他人聯繫。

看來,安芷為了裴闕,是真煞費苦心了。

重新坐下后,太后開始認真思考安芷的提議。這會殺了裴闕,對皇上的名聲確實不好,但放裴闕一馬,那就不一樣了。而且從京都去葫蘆島,走水運的話,得花上大半個月的時間,以裴闕現在的身體狀況,能不能到葫蘆島,還是另外一回事。

再說了,現在不殺,以後再殺也是可以的。

太后心中有了主意,轉了轉大拇指的指套,「哀家可以放了裴闕,但你和你女兒,得留在京都。你那麼為裴闕着想,想來裴闕也不願意看到你受傷。」

留下安芷母女,可以用來當作人質,若是途中有個意外,日後也好利用安芷母女來壓制裴闕。

安芷搖了搖頭,堅持道,「臣婦說了,您得讓我們一家一塊去葫蘆島,不然臣婦不放心呢。」語氣漸漸加重,「方才臣婦說的那些,可不是在和您打商量,成與不成,一句話就行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04章 流放

69.83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