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5章 懿旨

第605章 懿旨

安旭記掛著夫人肚子里的孩子,想讓夫人走到長廊下,卻被夫人拒絕了。

「這裡是行宮,到處都是太后的耳目,我哪裡也不去,就在你身邊。」惠平抬頭看了眼天色,見太陽從雲團后出來,輕聲道,「芷兒和太后怎麼能說這般久,她要是再不出來,我都想衝進去了。」

「芷兒不是說了么,就半個時辰,若是超過時間,咱們就衝進去。」安旭的性子和惠平很像,兩個人都是急性子,所以婚後才能那麼和諧。

惠平點點頭,算著時間的同時,左右轉頭打量著行宮。

要說氣派,行宮是真比不上皇宮,難怪太后住得那麼不爽。

「哎。」

惠平為裴家嘆了一口氣,又想到裴家大廈將傾,安府以後也要夾著尾巴做人了。

她剛嘆完氣,寢殿的門就開了。

看到春蘭扶著安芷出來,惠平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,她忙小跑上前,問,「怎麼樣了?」

「太后仁慈,咱們去接裴闕吧。」安芷和嫂嫂笑了下,轉頭和跟出來的進喜道,「勞煩進喜公公和我們一塊回京都了。

聽此,惠平很是高興,雖說還不知道安芷以什麼代價換來裴闕的平安,但人能沒事就好。

安芷記掛著裴闕,讓人加快速度。

另一邊,幽暗的天牢中,裴闕被架在木頭上,衣襟被長鞭打爛,露出可怖的條條血痕。

「啪。」

一盆冷水潑向裴闕。

雲興邦手裡拿著長鞭,在裴闕對面來迴轉了兩遍,停下后,指著裴闕,怒問,「裴闕,別以為你什麼都不說,就能護得了裴家其他人!只要你一死,剩下的裴家人都難逃一死。到時候你的夫人,還有你的女兒,都會成為官妓,日日夜夜被其他男人凌辱!」

許侍郎坐在昏暗的角落,眼睛不時往裴闕那邊瞥去,這樣的審訊,他看了不知多少次,可只有裴闕,是從頭到尾一聲不出的。

雲興邦沒得到裴闕的恢復,揮起手中的長鞭,狠狠打向裴闕,見裴闕上身抽搐幾下,又道,「裴闕,只要你交代出裴家所有的經營,我們就放了裴家人,也放了你夫人和孩子。不然你的女人,就要成為全京都最髒的女人了!不過你放心,等我疼愛安芷的時候,一定會好好享受的!」

「呸。」

裴闕吐了雲興邦一身的口水,稍微好一點的左手,已經捏緊了拳頭。

他不怕死,而且他也不一定會死。

雖說沒想到許侍郎藏得那麼深,但為了預防雲家和太后,裴闕可是早就做了準備。

裴闕相信安芷。

但云興邦的話,裴闕忍不了。

雲興邦定定地看了下衣襟上的口水,「啊」地叫了一聲,舉起長鞭要打,就被許侍郎喊住。

「雲大人,夠了。」許侍郎起身,從黑暗中走到燭光下,老謀深算的臉上看不到什麼表情,「在打人就死了。」

若是裴闕這會死了,他們倆就有麻煩了。

雲興邦不開心地放下手,轉身喊來兩個獄卒,給他找身乾淨衣裳來。

許侍郎則是走到裴闕跟前,他沒有裴闕高,所以仰頭道,「你這麼堅持又是何苦呢?」

裴闕垂下腦袋,懶得去看許侍郎。

「就算你可能有一些太后的把柄,可那又怎麼樣?」許侍郎不屑地笑了笑,「都到了這種時候,太后不可能留著你,而且你有把柄又如何,直接殺光裴家,什麼事都沒有。只要你願意把裴家六部都交出來,我願意看在文娟的面子上,送安芷和你女兒到一個沒人認識的地方生活。」

聽到這裡,裴闕呵呵笑了下。

許文娟是個好人,可許侍郎不是。但就因為許文娟是好人,所以裴闕放鬆了對許文娟的警惕,卻沒想到許侍郎連親生女兒都利用。

「許文庸,若是許文娟知道你做的一切,你覺得她會怎麼想?」裴闕哈哈笑著問。

以許文娟的性格,八成會打起來吧。

許侍郎面色一頓,他對女兒的疼愛不假,可對於權掌天下的渴望更大。

為了皇圖霸業,一點點的親情算不了什麼,而且等他上位,女兒也不一定會記恨他。

許侍郎轉身拿了烙鐵,看著火紅的烙鐵,再看看裴闕滿目瘡痍的身體,他恨不得用烙鐵把裴闕穿個洞。

可不等烙鐵貼近裴闕,天牢的管事就來了,說裴夫人帶著進喜公公來宣讀太后懿旨。

聞言,許侍郎驚訝得迅速去看雲興邦。

雲興邦也不懂太后怎麼會有懿旨來,不過他覺得不會有什麼事,因為太后比他更恨裴闕。

兩個人一起出了天牢,等聽完太后懿旨后,一個比一個臉色難看。

「這不可能!」雲興邦先喊了出來,不敢置信地看著進喜,「進喜,你是不是假傳懿旨,太后怎麼可能改判裴闕?」

進喜小心翼翼道,「您可以親自看看懿旨,這是老佛爺親筆寫的,您應該認得。國舅爺,老佛爺說您肯定不信懿旨,所以讓您馬上去行宮一趟,她有事交代您。」

雲興邦確認懿旨沒有錯,可還是不願意相信太後會突然改變主意,聽到安旭讓獄卒放人,他張開雙手攔住安旭,「不行放人,誰知道是不是你們綁架了進喜,我要去見太后!」

安旭可沒有好性子和雲興邦磨蹭,往前走了一大步,正好撞上雲興邦的胸膛,把雲興邦撞得後退好幾步。

「雲大人要怎麼去找太後娘娘,那是你自個兒的事。我這會帶了懿旨來,獄卒就得先放人,若是你能再要來抓人的懿旨,到時候儘管來裴府抓人。」

說完,安旭兇狠的目光掃向獄卒,嚇得他們忙去看雲興邦和許侍郎。

雲興邦沒了主意,也去看許侍郎。

許侍郎聽清了懿旨的內容,斬首改成流放葫蘆島,想來太后是真有大把柄在裴闕手中。

既然如此,他也只能先放人。

等許侍郎點頭后,裴家的小廝就跟著獄卒進了天牢。

安芷坐在轎子里,剛剛吃了兩口餅,這會胃裡還是難受,但想到馬上能見到裴闕,又強打起精神,喝了一大口溫水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05章 懿旨

69.78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