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9章 情意

第609章 情意

此次南下葫蘆島,倒沒有特別凄涼,因為安芷和太后要了許多東西,包括裴府門口的馬車。

安芷原想着誰也不帶,可到最後,擰不過冰露和春蘭,便帶上了他們兩個,冬蘭則是帶着翠絲去京都外繼續做生意。剩下的人,像王嬤嬤這種老僕,他們都去跟了惠平,因為離開裴府,他們也不安全。

而裴闕,只帶了福生一個。

至於裴家剩下的其他人,年輕的都遣散了,剩下一些年老的則是去了三房。

因為走得急,連老爺子下葬都等不到。

「走吧。」蕭正對裴闕比了個方向。

裴闕把目光從裴府身上收回來,轉身往馬車上走,「我原以為林帆重傷,蕭大人會有機會上位,但今兒個,怎麼還是你來?難不成新來了錦衣衛指揮使嗎?」

按照資歷、順序,不管任何一個方面,都應該是蕭正繼位新的指揮使,可許家突然派了人到錦衣衛,直接上位。

要說蕭正的年紀也不小了,三十齣頭的年紀,想要再熬壞一個指揮使,怕是不可能。畢竟錦衣衛這行,得走在刀鋒上,沒人能幹一輩子。

這會爬不上去,往後更沒機會。除非蕭正有點能耐,能把新來的指揮使給害了。

蕭正眉頭動了動,沒有接裴闕的話,而是沉默看着裴闕上馬車。

安芷因為怕風吹,早就上了馬車。

冰露抱着悅兒,好在悅兒知道今兒個不太一樣,一直沒有哭。

裴闕的右手用長布吊在脖頸上,他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無數,好些都沒結痂,安芷便讓裴闕躺着。

馬車搖搖晃晃,從裴府一直駛向西城門。

昨兒該見的人都見了,要交代的事也都交代了,所以安芷上了馬車后,就開始看記載葫蘆島的書。

不知過了多久,突然聽到車外有人大喊了一聲等等。

安芷聽着聲很詫異,馬車沒有停,等對方再次喊了后,才聽出是成嫿姐姐的聲音。

而這時,馬車才被攔住。

安芷掀開布簾,看到提着兩個竹籃的成嫿,心頭一暖,剛想下馬車,就被成嫿喊住。

「你別下來。」成嫿的髮髻有些亂了,聽說了安芷的事後,她本想着立馬來京都,可夫家又出了點事,路上耽擱了,昨兒夜裏才到城外,可已經錯過進城的時辰,只能在城門口等著安芷的馬車。

蕭正認識成嫿,因為是成國公家的小姐,他這會不敢呵斥,只能耐著性子道,「您有什麼話快些說吧,若是耽擱了時辰,夜裏怕是要宿在郊外了。」

成嫿瞅了蕭正一眼,沒理蕭正,而是把手裏的兩個竹籃放在了馬車上,「我一路從金陵而來,眼下幫不了你什麼,只能給你送些吃的,望你珍重,咱們後會有期。」

說完,成嫿打開了竹籃,讓蕭正來檢查。

蕭正剛伸手翻了一層,成嫿就撇嘴道,「仔細點看,別弄壞了什麼東西。」

太后要了裴家四房所有的財產,自然不會讓安芷和裴闕帶上錢財,所以這次南下,安芷他們能帶的,只有幾件衣裳,其他所有財務,都留在了裴府。

蕭正聽到成嫿的話,馬上收回了手,就像裴闕說的一樣,他本來可以升指揮使,可許家卻攔了他的官路,還讓他押送裴闕去葫蘆島,乾的都是吃力不討好的活,他這會也沒必要檢查得那麼細緻。

安芷看到竹籃里的吃,感動道,「多謝你了。」

成嫿知道四周都有耳目,就算她自個兒不怕,可還有家人,也只能和安芷揮手告辭。

安芷把竹籃拿進馬車后,在竹籃最底下找到了厚厚的一疊銀票,大概有五千兩。

「成家向來家風正,不管是成國公,還是他養的子女,都有情有義。」裴闕道。

安芷點頭說是,「眼下咱們出了這樣的事,也不知道裴萱和成家的婚事還能不能成。」

按著習俗,裴萱若是不能在熱孝內出嫁,就要為爺爺守孝三年。

三年時間,對於裴萱來說,實在太長了。

所以孟氏厚著臉皮上了許家一趟,可許家那兒,卻給不了她一個確定的答覆。

即使許家自個不介意裴家的事,可眼下正在風口上,誰都怕牽連家人,所以許家人的意思是,可以先等個一年再說,若是裴家太平,在定親。

可等了一年就要等三年,孟氏又不能怪許家,畢竟這門婚事本就沒定下,她也只能認了倒霉。

但誰也沒想到,之前不喜歡裴萱的錢瑾瑜,突然到三房求親了。

孟氏夫婦得知錢瑾瑜的來意,全都愣住。

孟氏確認問,「你來裴家提親,是你的意思,還是你家裏人的想法?」她不信錢家會在這種時候對裴家伸出援手。

錢瑾瑜敢作敢當,「是我自己想求娶裴萱姑娘,還請叔叔嬸嬸同意,我自個兒的婚事,有我自己同意就行。」

孟氏不解,「你之前都不喜歡萱兒,怎麼突然來提親?」

說到這個,錢瑾瑜有些不好意思,耳根子紅透了,但他還是說了之後和裴萱的幾次相遇。

孟氏大概了解了,雖說和錢家接親非常好,可她卻不能這麼答應,「兒女親事,是要你們都同意,可也要家裏長輩願意,不然這親事結了也要成冤家。錢公子,我很感謝你能在這個時候過來提親,但還是請你回去徵求你母親的同意吧。就算我們裴家落寞了,也不會同意女兒和人私奔的。」

錢瑾瑜面色一頓,臉僵得不知道說什麼好,最後還是裴家小廝帶他出去。

而結果不需多想,錢瑾瑜的母親自然不會同意,至於之後如何,那都是後事了。

眼下的裴闕一行,白日裏走了很長一段路,這會正停在一家驛館休息。

這一日,蕭正他們倒是沒有為難。

日子往後推到元宵節,裴闕他們到了和九夷交界的錦州。

裴闕身上的傷,大多結痂,就是右手還綁着布條,這一路走來,他都裝着右手很疼的樣子,其實他一點知覺都沒有。

安芷因為還在月子中,到了驛館后,便躺着給悅兒餵奶。

她剛把孩子哄睡着,不知是不是錯覺,窗外好像閃過一個人影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09章 情意

70.4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