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0章 習性

第610章 習性

安芷喊了一聲冰露,沒有答覆。

外頭夜深了,方才冰露出去打水了,裴闕在樓下籤到站文書。

安芷心裡突突的,不太安心。

「嗚嗚,哇……」

許是太緊張,抱著女兒的手用了點力,又把女兒給弄醒了。

「乖悅兒,別哭啊。」安芷柔聲哄道。

不一會兒,裴闕就喘著氣推門進來問怎麼了。

安芷招招手,讓裴闕坐到床沿,「我方才,好像看到外頭有個人影,不懂是不是我的錯覺。」

從初五到正月十五,他們一共走了十日。

這十日里,蕭正他們雖沒有給過好臉色,卻不曾苛待裴闕一家。

這反而讓安芷很不安心。

不說別人,就是太后,她也該想法子半路弄死她和裴闕。

可一路到了錦州,風平浪靜,什麼事都沒有,讓人更難安心。

裴闕走到窗邊,沒有推開窗,只是隔著薄薄的窗紙往外看,外頭漆黑一片,什麼都沒看到。

他回到床沿,「外面有朔風他們,若是有什麼情況,朔風會注意的。」

裴家六部還掌握在裴闕手裡,除了明面上沒了的錢,剩下的都還在。

安芷還是有些不安心,「你說都到了錦州,太后怎麼一點動作都沒有呢?如果說許侍郎城府深,可雲家不是這麼耐得住性子的人啊?」

裴闕也覺得有點奇怪,本來他都做好了半路反抗的準備,甚至想過叛國,可蕭正那些人,卻是一點想法都沒有。

「我覺得可能是想讓我們放鬆警惕,以太后他們的性子,我們不死,他們不會安心。」裴闕思索後到,「反正咱們隨時戒備著,明兒過了錦州之後,就要沿著九夷的邊境往南,都是高山抖路,怕是沒之前那麼輕鬆了。」

安芷唉了一聲,把睡熟了的女兒放在床上,伸手拉住裴闕厚實的手掌,「那咱們見招拆招吧,且看他們有何妙計。好在往南后沒那麼冷了,不然咱們都得磨出病來。」

與此同時的蕭正,正在驛館附近,一處僻靜的院子里,對面坐了一個蒙面人。

「大人說了,讓你在九夷的邊境上,把人給解決了。」蒙面人的聲音有點細,聽著像是掐了根的太監。

「眼下九夷局勢剛定,咱們就在九夷邊境把人給處理了,大人豈不是要把許侍郎給拉下水?」蕭正問道。

九夷那邊,賀荀剛上位,他的成功,少不了許家的支持。所以在九夷邊境殺人,嫁禍給許家最好。

蒙面人冷笑道,「就是要讓許侍郎翻不了身,年初五的時候,許家的幾座礦山都被炸了,不知損失了多少錢財。據說是裴闕報復許侍郎做的,但你肯定想不到,許侍郎轉頭就把這事給扣到咱們大人的頭上,因為他知道無法從裴闕身上要回損失,所以只能來咱們大人身上找,還美名其曰是為國為民。」

說到這裡,蒙面人的語氣明顯急促了一些,「我呸,搞得就像只有許侍郎會算計一樣,咱們把裴闕給害了,一來免除太後娘娘的心頭大患,二來也能打壓許家。眼下裴家倒了,成國公又氣得身體不好,正是咱們雲家重回巔峰的好時機。」

蕭正從一開始,就是雲家的人,所以許侍郎為了打壓蕭正,特意扶了一位新的錦衣衛指揮使,這也徹底激怒了蕭正。

蕭正跟裴闕走了十天,有點知道裴闕一家的習性,為難道,「裴闕和安芷都是極小心的人,他們身邊帶的三個隨從,更是把我們盯得死死的。而且我總感覺,一路走來的過程中,好像還有其他人跟著,我怕不好動手。」

蒙面人眉心輕擰,「我會派人協助你,反正絕不能讓裴闕他們上葫蘆島,不然大人日夜都不能安心。至於你說的其他人,我覺得可能是許家的人,畢竟許家也想裴闕死,我會先在暗中觀察,咱們伺機而動。」

朔風趴在黑暗中的角落裡,把屋子裡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,聽到屋子裡有椅子挪動的響聲,又把身體往黑暗中移動了一點。

蕭正起身站了起來,他不希望這次的事出太多意外,即使裴闕死了,他也有責任,只是看怎麼推脫,「還請大人仔細一些,辦不好差事,咱們都要跟著吃瓜落。」

蒙面人應聲說好,藏在黑布下的面孔,卻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蕭正從小院離開后,回了驛館,問了隨從裴闕在幹嘛,上樓敲門。

「你別動。」裴闕拍了拍安芷的手,「我出去看看就行。」

到了走廊上,蕭正上下打量了裴闕,「裴闕,這一路走來,我也不曾為難你,連手鏈、腳鏈都沒有,接下來的一段路程,我希望你們能識相一點。有可能過了錦州不久,我們就不能乘馬車了,到時候做好心理準備。若是你們吃不了苦,就別怪我上鐐銬了。」

一番警告的話說完,蕭正的心裡才感受一點。他不敢懟蒙面人,但這會能說裴闕。

裴闕倒是沒什麼感覺,看著蕭正,端量了一會後,點頭說了好,「我眼下就是蕭大人的掌中雀,你說什麼,我肯定不敢反對。不過蕭大人,我看你生氣的模樣,這錦州的刺史可不敢惹你,可是京都來了什麼消息?」

蕭正沒想到一眼就被看穿,板著臉說沒有,其實很心虛,「不該問的別問,回去睡覺吧,明兒咱們可要起早趕路。」

說完,蕭正轉身走了,怕被裴闕看出更多。

裴闕看了眼蕭正的背影,輕聲哼了下,回屋后,在窗檯下發現了一張小紙條,拿起來看了后,再用燭火燒了。

「你要有個心裡準備,咱們接下來,可能會有點事了。」裴闕和安芷道。

安芷緊張地保住裴闕,夫婦倆沒再說話,生死存亡的時候,誰都知道光靠嘴上說是不行的。

次日一早,安芷一行出了錦州后,路況明顯差了許多。

到了正午,天色有些變了,眼瞅著要下雨,蕭正讓人原地搭營帳。

安芷坐在馬車裡憋得難受,想開窗又不敢,只能忍著悶。

喝了一口水后,安芷正打算讓冰露下去弄點吃的,就聽到一個熟悉,又不想聽到的聲音。

她以為是錯覺,等對方到了馬車邊上,哭出第一聲后,安芷也跟著濕了眼眶。

「安芷,是我對不住你。」許文娟站在馬車邊上,抽泣道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10章 習性

70.68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