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1章 營帳

第611章 營帳

說實話,安芷並不想在這會見到許文娟。

她知道許文娟也是被許侍郎利用了,可被利用是一回事,但就算知道事實,許文娟也還是許侍郎的女兒,他們還是父女關係。

有些緣分,並不是不想斷,就能不斷的。

聽着馬車外的抽泣聲,安芷仰頭眨了眨眼睛,她不想在這個時候哭,「聽聞賀荀已經成功繼任九夷王位,恭喜你們。」

賀荀的上位,裴闕也花費不少心力。

臨到了,誰也想不到,最後反水的會是許侍郎。

安芷的話,就像針一樣扎進許文娟的心裏,可她又說不出讓安芷原諒她的話。

她們兩個之間,豎了一道無形的牆。

誰都不想看到這堵牆,可兩人之間就是多了這麼一道距離,誰也不能破牆過去。

許文娟前兩日才知道安芷的事,怕錯過安芷,她已經在這裏等了一天一夜了,甚至沒去管賀荀的繼任大典。

抬手擦了眼淚,許文娟抬頭看了看天色,「我知道說什麼都是徒勞,既然你要從九夷邊境南下,那我就一路跟着你南下。你也不用與我說話,更不用搭理我,我的馬會在你的馬車后。有我在,至少能確保你們平安一路。」

再多的,她現在也做不了了。

安芷的薄唇動了動,琉璃般的眼珠閃著淚光,她不知道該怎麼說。

本來應該很硬氣地拒絕,可山高路遠,九夷地勢險峻,加上蕭正他們打算動手,若是有許文娟帶着九夷的人護送,會安全許多。

懷中的悅兒動了動,張著粉嫩的小嘴打哈欠,黑溜溜的眼睛對安芷笑了笑,雖然才半個月大的孩子,也不懂她是不是真的在笑,可看到她,安芷心就柔軟了許多。

裴闕低聲道,「朔風已經做好準備,不一定要許文娟跟着。」

聽到這話,安芷就知道裴闕也是擔心的,如果很有自信,裴闕不會說不一定。

隔着窗紙,安芷看不到許文娟臉上的表情。

馬車外的許文娟,見裏頭沒有回應,反而更高興,甩了甩手中的馬鞭,對她帶來的人舉起馬鞭,一起安營紮寨。

不遠處,古樹下的蕭正,臉已經黑得不行。

本來打算在九夷邊境處理了裴闕,可許文娟帶着兩百人的軍士護送,他想動手都不行。

等過了九夷的邊境,沒多久,便會到葫蘆島。

所以這麼一來,蕭正八成不能在路上殺了裴闕。

許文娟到了離安芷馬車有點距離的地方,轉身的時候,正好發現蕭正在看她。

她不客氣地甩了下馬鞭,以做示警。

跟着賀荀在南邊的這段時間,許文娟從一個不會騎馬的千金小姐,到了能騎野馬的地步,她的變化,可不是用肉眼能看完的。

馬車裏的安芷,聽到外頭的動靜小了一點,給冰露使了個眼色,冰露就下馬車去望風了。

「有許文娟的護送,我們應該可以順利到葫蘆島。」裴闕半躺着,與安芷面對面,他的右手還是用布條綁着,看着很是不舒服,「不過我之前幫了賀荀那麼多,咱們也不算欠了他們,你可以不用覺得虧欠。」

「我倒不是覺得虧欠,就是有些惋惜。」安芷嘆氣道,「與我要好的不過就幾個人,每個都是很好的人。可眼下,就算許文娟提前不知道許侍郎做的那些事,可他們到底是父女。我不去恨她,已經是極力說服自己的結果。」

從頭到尾,安芷就不覺得自己是個很大度的人。她心眼不大,只容得下那幾個對她好的人,也不願意讓裴闕身邊有其他女人。

所以她從來不覺得自個兒有多好,因為很多缺點她也有。

就像許侍郎的這個事,一開始想到許文娟的時候,她也做不到理智地去分析事情,而是一起遷怒許文娟。

「你可以不用那麼勸自己。」裴闕心疼道,「你想不喜歡就不喜歡,都可以的,沒有什麼人規定,是人就要良善好心。咱們都不是聖人,無愧於自己就好。」

安芷點頭嗯了一聲,聽到馬車外冰露咳了一聲,知道有人來了,便打住話頭。

不一會兒,馬車外響起蕭正的聲音。

「馬上就要下雨了,帶的營帳不夠多,你們就住馬車裏吧。」蕭正沒好氣道。

馬車空間狹小,還不能生火煮吃的,安芷還在月子中,不好喝冷水,裴闕也要煎藥喝。但蕭正都這麼說了,想來是不會給他們送吃的和熱水。

蕭正說完后,冰露立即上了馬車,因為外面下雨了。

「夫人,這怎麼辦啊?」冰露擔憂道。

天色又還早,不然還能睡一覺到明天。

安芷想了想,也沒想到什麼好辦法,「忍一忍吧,春日裏的雨水來得密,若是連着下雨,蕭正也不會一直這麼着。」

裴闕起身往外看了眼,天上飄着濛濛細雨,雖然不大,但足夠讓人感到麻煩。

他看了看邊上的營帳,蕭正他們生了篝火,已經煮上吃的了。

就在這時,一個胸前掛着獸皮的女人提着食盒過來。

「貴人您好,這是我家往後給你們準備的吃的,馬車后也給你們搭了營帳,若是馬車裏不舒服,可以去營帳里休息。」

裴闕看了眼食盒,沒伸手去要,其實他心裏也是有些介懷的,「回去謝謝你們往後,之前我幫了你們的九夷王,所以你們的護送我接受了。但這些東西就不必準備了,天與地之間隔了萬里高空,咱們已經不是一路人了。」

女人有些為難,可裴闕已經轉身進了馬車,她只好把食盒放在馬車邊上。

等女人走後,裴闕看向安芷,尋求她的意見。

「你說的沒錯,我們不是一路人了。」安芷挺贊同裴闕說的,就是想到接下來還要下雨,就有些頭疼。

好在沒過多久,福生突然從樹林中回來,說撿到了別人不要的營帳,還有爐子。

裴闕一聽,就知道是朔風給他們準備的。

而蕭正則以為是許文娟準備的,就沒去多問,冷眼看着福生和冰露幾個,手忙腳亂地搭營帳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11章 營帳

71.46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