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5章 安德

第615章 安德

一瓢冷水,蕭正被潑醒了。

二月初的夜晚,還是很涼人。

蕭正打了個寒顫,腦袋昏沉沉,低着嗓子道,「誰啊?」

「看來蕭大人是真糊塗了。」裴闕又潑了蕭正一瓢水,半點客氣的意思都沒有。

聽到裴闕的說話聲,蕭正咦了一聲,等發現自個被綁住后,才驚得蹬腿想擺脫,「來人啊!」

「噓……」裴闕的食指放在唇上,做了個噤聲的手勢,「蕭大人別喊了,荒山野嶺里,你的那些兄弟們,都睡了,這會再怎麼喊,都只能喊來野獸。」

蕭正左右轉頭,視線里能看到的下屬,全部昏睡不醒。

他怒問,「裴闕,你到底對我們做了什麼?你知不知道,一旦我們回不去京都,你們一家都會被追殺,京都里的裴家其他人也會因此受到牽連!」

裴闕點頭說知道,他的左手一直捏著右手的手腕,雖然沒有知覺,但這樣能讓他覺得右手還在。

「所以我沒有殺你啊。」裴闕笑了笑,琉璃般的眼睛裏劃過一抹狡黠,「白日裏我幫你出了主意,現在就是你回報我的時候了。」

迷暈蕭正這些人,不僅僅是給蕭正一點教訓。

從這裏去葫蘆島,還有十來天的路程,只要蕭正沒得手,之後還會一直下手。

為了免去麻煩,裴闕打算先下手為強。他可不是什麼好人。

「你帶來的二十個人里,其中十五個手腳不幹凈的,我都幫你解決了。」裴闕用最平緩的語氣,說着最狠的話,「但是你放心,我不會動你,因為我還需要你回京都交差。」

「對了,還有雲興邦派來的那些人,這會應該自身難保了,你們下的那些毒藥,我全還給他們了。」裴闕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。

你死我活的時候,裴闕不會放過任何一個人。

他拔出匕首,對着蕭正的臉,隔空比劃了兩下,察覺到蕭正開始害怕后,才放下匕首。

「你抖得這麼厲害做什麼?」裴闕笑道,「我說了,我不會殺你。」

「那……那你想要我做什麼?」蕭正後悔之前太自信,完全沒察覺裴闕會反將一軍,以至於淪為階下囚。

「等到了葫蘆島后,我要你出面打好招呼,並且回京后,要說我重傷未愈,安芷也因為受了風寒,雖然你沒能殺了我們,但我們活不了幾天。」裴闕道。

「可日後你要是沒死,那我怎麼辦?」蕭正並不是個完全沒腦子的。

若是日後裴闕又好起來,並且出來作亂,蕭正的人頭就不保了。

裴闕重新把匕首放在蕭正的脖頸上,「你要是不按我說的做,現在就會死。等你回了京都后,只要當上指揮使,把整個錦衣衛把控在手中,又有誰能動得了你?」

匕首鋒利的尖尖刺破蕭正的皮膚,讓蕭正亂成一鍋粥的腦子,立即清醒起來。

就在這時,裴闕給蕭正的嘴裏,猛地塞了一顆藥丸。

「咳咳!」蕭正的喉嚨火辣辣地疼,「你……你給我吃了什麼?」

「毒藥,劇毒的毒藥。」裴闕道,「這種毒藥,平常會和沒事人一樣,但必須半個月吃一次解藥,如若不然,必會爛腸而死。如果你不信的話,等半個月後你可以試着先不吃解藥,到時候錐心刺骨得疼一次,你就會知道聽話了。」

話畢,裴闕不管衣裳濕了大半的蕭正,起身回了營帳。

安芷他們,把方才裴闕兩人的對話都聽清了。

剛進營帳,裴闕就解釋,「毒藥是賀荀給的,他從京都走的時候,不是給咱們留下一箱的毒藥和解藥么,我讓朔風他們都帶上了。」

聽此,安芷鬆了一口氣,「這麼一來,之後的路就能平安一點了。」

確實會好一點,但這只是解決了雲家的人,還有許家暗處的人。不過裴闕不會和安芷說這個,他不想讓安芷多擔心。

一夜過去后,清晨的露水籠罩着整片山林。

裴闕起來后,才去把臉色發白的蕭正放了,「從京都到這裏,你下了那麼多次黑手,我讓你凍一晚上也不過分。自個兒去生火暖一暖吧,可別耽誤了時間,我們還得繼續趕路呢。」

蕭正現在看到裴闕的臉,就害怕。

以前在京都里,就流傳著別得罪裴闕的話。蕭正原想着裴闕都落魄了,應該沒什麼大問題,可沒想到他會受到那麼大的打擊。

但裴闕做了一件對他有利的事,被裴闕解決了的錦衣衛,都是被許家收買了的人。沒了那些人在錦衣衛里監視他,往後辦事能容易些。

一行人重新整頓后,對於少了十五個人,便都前後挨着一起走了。

活下來的錦衣衛,也被裴闕餵了毒藥,所以這會裴闕才是老大,就連蕭正都走在隊伍最後面,離裴闕遠遠的。

就這麼走了四天,出了山之後,裴闕在附近的鎮子租了一輛馬車。又過了四天後,眼看着就要到葫蘆島了,裴闕他們進島之前,得先在附近的安德縣簽個文書。

所以到了安德縣之後,裴闕他們就不能住驛館了,縣令叫胡令安,是個黑瘦的男人,一對老鼠眼,看到安芷的時候就移不開。

廂房裏胡令安特別不解地問蕭正,「大人,那裴闕不是罪臣嗎,罪臣怎麼能住客房呢?不該下大獄?」

過去八日裏,蕭正夜不能寐,後來得知雲興邦派來的蒙面人真的死了,他的心徹底涼了半截。

「你別管那麼多,明兒早早送他們上島,你別再讓他們下來就行。」

葫蘆島原本有和官衙,但後來裏面的官員被當地百姓活活打死,就沒有官員肯上島。所以葫蘆島就由安德縣令管,不過胡令安也不敢多插手葫蘆島的事,就是每天在碼頭收點船稅。

胡令安若有所思道,「不說那個裴夫人,就是他們帶來的那兩個丫鬟,也真是貌美啊,我活半輩子,還沒見過那麼水靈的姑娘。」

聽到這話,蕭正不屑地笑了下,要是胡令安敢動冰露兩個,裴闕能直接閹了胡令安。但他不打算提醒胡令安,他心裏記恨著裴闕給他下毒,想看裴闕倒霉一點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15章 安德

70.93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