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6章 葫蘆

第616章 葫蘆

德安山多田少,百姓生活比較貧苦,府衙也就三進小院。

蕭正從胡令安的書房出來后,到了院子時,正好看到裴闕。

兩人目光對上,若是以前,蕭正一定給個不屑地眼神,可是他這會落了下風,只能不露表情地看着裴闕。

裴闕倒是對蕭正笑了一下,進了屋子后,看到冰露在鋪床,「冰露,今兒夜裏,你和春蘭,都跟夫人住,我去和福生睡。夜裏也別出去,那個縣令賊眉鼠眼,不是什麼好東西。」

安芷也覺得胡令安的眼神很冒犯,「真希望快點離開這裏。」

大家都是這樣覺得,簡單收拾后,各自睡了去。

裴闕找到福生,見福生正捲起褲腿洗腳,轉身關了門,用正常音量道,「福生啊,待會早點睡,明兒一早,咱們就得起了。」

福生順着主子眼睛望着的方向,看到窗邊上有個陰影,就知道有人在偷聽。

福生誒了一聲好,出去倒了洗腳水后,兩個人就去歇著了。

次日天蒙蒙亮,裴闕睜眼后就起來了。

福生過來小聲問,「爺,昨兒夜裏的響聲,您聽到了嗎?」

裴闕說聽到了,那麼大聲的慘叫,怕是整個縣衙都聽到了。

兩個人出了屋子后,正好遇到蕭正。

蕭正黑著臉,「昨兒夜裏,胡縣令起夜遇到了小偷,把他腦袋砸了個血窟窿,今兒個,只能由我來送你們上島了。」

原想着看戲的蕭正,不曾想胡令安那麼沒用,半夜偷摸到安芷屋外,還沒靠近,就被房頂的瓦片給砸了。

這啞巴虧,胡令安只能吃下。

安芷聞聲走出來,看到蕭正,頭也不回地帶着冰露兩個往外走。

裴闕露出一個遺憾的表情,「那可真是太可惜了,不過我早就聽聞德安的治安不好,看來胡縣令還需要努力啊。」

說完,裴闕就追安芷她們去了。

因為掌握了主導權,上島前,裴闕帶着安芷買了米油糧面,還特意去鐵匠鋪買了兩把大砍刀,是鐵匠鋪里最重的。

他們買刀的時候,掌柜的還反覆確認,當裴闕說了要進葫蘆島后,老闆還給安芷送了一套袖箭,提醒他們進島后一定不要露出財。

裴闕心想太遲了,刀都買了,還是半個人長的刀,一般人可買不起這樣的刀。

到了碼頭后,蕭正特別不情願跟着去。

「蕭大人,幸苦你了啊。」裴闕腆著臉笑道。

蕭正十分不想和裴闕說話,跳上船后就站到另一邊船頭去。

船劃出半個時辰后,船上的幾個人都開始暈船,特別是蕭正,等到了島上后,蕭正已經臉色慘白得說不出話來。

「蕭大人,記得我們的約定哦,如果你聽話,會有人按時給你送解藥的。」臨別的時候,裴闕特意走到蕭正跟前道。

蕭正沒有力氣回答裴闕,心裏想着如有下次機會,再也不要出海了。

整個葫蘆島就是流放的地方,府衙們並沒有給裴闕他們安排住的地方,所以把人放下碼頭后,就立即開船走了。

安芷也暈船,但比起暈船,眼前陌生的小島,讓她更覺得可怕。

「福生,你要是還好,就扶起冰露兩個,我們不進島。」裴闕既買東西,又買刀,為的就是給蕭正做個樣子,讓蕭正覺得他會安心住在葫蘆島上,可他特意弄傷胡令安,又脅迫了蕭正,可不是真的為了在葫蘆島種地吃苦,「咱們沿着沙灘往北走,順子已經在那裏等着我們了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16章 葫蘆

71.05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