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8章 暖意

第618章 暖意

裴闕話音剛落,廳里靜了一會,眾人都感受到裴闕身上的殺氣。

順子原本在西北帶兵打戰,但聽到裴家被抄,二話不說,就快馬加鞭追來了。

當裴闕收到順子的消息后,立即讓順子著手準備眼下的這些事,畢竟順子是他最值得信任的。

他們這次要去的地方,叫定安,離德安並不遠,再花上兩天的功夫就能到。

定安是晉朝的邊界小城,因為邊界外有好幾個小國家,貿易來往密切,每日都有生面孔湧進定安,所以等裴闕夫婦到了定安后,別人也不會覺得奇怪。

說完這些后,大家幸苦了一天,各自休息去。

裴闕和安芷一塊離開,兩人進屋后,讓看孩子的春蘭回去休息。

「等我們去定安后,你還有更大的計劃吧?」安芷輕手輕腳地把熟睡中的女兒放進搖籃,再走到燭台邊上,給燭台剪了點燈芯。

裴闕站在搖籃邊上,瞧著搖籃里的女兒刀,「我不想我們後半生都在顛沛流離,也放不下這份仇恨。」

「那就不要放下吧。」安芷回頭,對著裴闕粲然一笑,「我也放不下,你被關進天牢的那兩日,我聽著裴府里的哀樂,想著人世間,沒有比哀樂更讓人討厭的了。」

回憶起過往,安芷的眼眶有些濕潤,「放不下就別放下,咱們一塊兒殺回去就行。若是成了,咱們給老爺子請功名。若是敗了,那也不必後悔,因為咱們不殺回去,會更後悔。」

說話的時候,安芷已經走到了裴闕身邊,摟住裴闕的胳膊。

裴闕低頭落下一吻,溫柔地覆在安芷的額上。

「就是要辛苦你了。」裴闕愧疚道。

「幸苦是必然的。」安芷靠在裴闕的肩膀上,心中踏實,「我既然嫁給了你,就不止是要享福,你的榮耀就是我的榮耀,你要去拼搏,我也會和你一起。」

笑了下,安芷仰頭看著裴闕的下巴,指腹摸著裴闕的胡茬玩,「當然,往後也有我出息的時候,你也是要沾我光的。」

裴闕笑了,抱住安芷,暖意遍布全身,「好,那為夫就等著夫人了。」

夫婦倆相視一笑,連日來的艱辛,在這一刻都煙消雲散。

另一邊,順子在冰露的屋外,磨蹭了許久,就是不敢去敲門。

屋子裡的春蘭看得都謝急,坐在冰露邊上,吐槽道,「他到底要不要見你啊,來來回回的,都待了那麼久了,就是不來敲門。」

冰露咬著唇,心裡亂得很。

她今兒看到順子,還沒單獨和順子說過話。

心裡是想和順子說說話,許久沒見,有太多的事想知道。

可另一方面,冰露又怕和順子面對面。

兩個人都在擰巴,誰也不敢主動一步。

外頭,福生過來把順子拉到一邊,「順子哥,你幹嘛不去敲門呢?」

順子舌頭彷彿打了結,磕磕絆絆道,「我怕她不願意跟我了。」

「怎麼可能呢,春蘭姐姐都跟我說了,冰露姐姐偷偷給你做了衣服布鞋,若不是裴家被抄,這會已經寄到西北了。」福生把順子往前推,「你要是這會不去表明下態度,冰露姐姐還以為你嫌棄她呢!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18章 暖意

72.28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