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0章 定安

第620章 定安

天亮的時候,安芷和裴闕都起來了。

經過一個多月的趕路,安芷每日都是天亮起來,不再和以前一樣多睡了。

一行人吃過早飯後,就繼續南下去定安。

春蘭和福生拿著魚竿,坐在船頭釣魚,因為不用在葫蘆島定居,他們的心情都很好。

安芷抱著女兒,和裴闕,還有順子,坐在船艙里。

經過兩天的坐船,安芷今兒好多了,也有力氣問順子京都如何。

「初五過後,許家的礦山被炸,許侍郎不甘心損失那麼多錢,所以從雲家撈了一筆,以至於兩家人開始對上。」說到這裡,順子冷哼一聲,「狗咬狗,倒是一個比一個壞。」

「至於成國公,自從他發現說再多都沒用之後,就只關注他份內的事了。」

安芷想到離開京都前,成嫿特意趕來送她,嘆氣道,「成國公是個難得的好人,成家人也都不錯,事情到了這個地步,成國公不管其他人也挺好,至少不會引火上身。」

裴闕點頭說是,「有成國公在朝中撐著,許侍郎也會有所忌憚,許侍郎想上位,就沒那麼容易了。」

說到這裡,船頭的春蘭突然笑著拍手。

「夫人,奴婢釣到魚了!」春蘭興沖衝過來,炫耀地把手中銀色鱗片的魚兒豎起來,「您看這條魚,還是咱們沒見過的呢!」

安芷笑道,「你再努努力,若是多釣幾條魚,咱們晚上就能加菜了。」

春蘭說好,馬上又去釣魚。

裴闕看安芷眼中歡喜,湊近道,「夫人是不是覺得,不理是非,自由自在地遊山玩水也挺好?」

「是挺好。」安芷知道裴闕在試探什麼,「每一種選擇都有好處和不足,只看我們更適合哪一種,而我們現在,還沒有隱居這個選擇。」

把手放在裴闕的手背上,給了裴闕一個安心的眼神。

既然做了選擇,安芷就不會後悔。再去糾結過往,只會讓自個兒更難受。

船在緩慢前行,今兒夜裡沒有農莊歇息,所以大家將就地在船上度過。

夜裡的星星格外地閃亮,安芷不習慣睡船艙,所以坐在船頭看月亮。

裴闕盤腿坐在安芷邊上,夫婦倆頭挨著頭,漫天的月色,也不如他們倆動人。

次日天還沒亮,船就繼續南下。

等快傍晚的時候,船才靠岸。

安芷戴了紗帽,儘管這會天色不早,可碼頭上卸貨的工人們還是非常多。

「定安的碼頭啊,比怡紅院歇得還要遲。」順子和福生道。

安芷正好聽到這話,把碼頭掃了一圈,這樣來往頻繁的碼頭,如果在這裡做生意,一定會有非常多的財路。

心裡想著有什麼掙錢機會的時候,安芷跟著順子到了一處僻靜的小院。

「院子已經讓人打掃過了。」順子介紹道,「前後二進,後頭就是定安河,出行特別方便。雖比不上以前的住所,可要什麼都有。若是有什麼少的,也可以馬上去置辦。」

安芷還挺滿意這個院子的,或許是過去一個多月沒住過什麼好地方,她是越看越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20章 定安

71.51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