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4章 滿貫

第624章 滿貫

春蘭去余家買過兩次早點后,就把四周的鄰居都打聽清楚了。

她把買來的包子、白粥擺放到桌上,一邊說她打聽到的,「咱們正門的西邊住了一家秀才,張秀才在定安的一家私塾當夫子,余氏說這家人本事一般,但架子特別大,讓我們以後少搭理他們。」

冰露把自己炒的鹹菜和肉絲擺放上桌,「難怪我常聽到隔壁有人讀書,想來是秀才家的兒子了。」

「就是他。」春蘭笑了下,「張秀才考了一輩子的科舉都沒中,所以把希望都寄托在他兒子身上,壓得特別緊。接下來就是東邊的郝屠夫一家,余氏說郝屠夫是個憨實的人,做買賣從不坑人,讓我們往後可以郝家買肉。」

「再就是正對面的程家,據說是做船行生意,程家也是這條巷子最氣派的。不過程家夫人身體不好,所以不常出門,經常派人去余家買吃食,所以他們兩家關係也不錯。」

安芷坐下后,幫忙擺放碗筷,「這麼聽來,咱們的左鄰右舍做什麼的都有,倒是很豐富。」

春蘭點頭說是,她有些擔心,「可是夫人,人雜了,對咱們並不好啊。」

「凡事有壞處就有好處。」安芷讓大家都坐下,她拿起筷子給裴闕夾菜,「你們可別忘了,在他們眼中,咱們也是人魚混雜中的一個。」

吃過早點過後,安芷他們今日要去置辦鋪子。

鋪子就在巷子出口的那條街,並不算遠。

安芷簡單挽了頭髮,只戴了一支銀釵,衣裳也是比較樸素的青色。因為過去一個多月的趕路,白皙的皮膚沒那麼白了點,所以走在人群中,並不會太突兀。但天生優越的眉眼和臉龐,還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。

走出巷子的時候,余氏正好看到他們,招呼春蘭過去吃點心。

春蘭笑著說不了,余氏也沒強留。

新鋪子門面不算大,在街道上很一般,牌匾還在做,但鋪子里已經打掃乾淨。

安芷昨兒帶著冰露採買了許多花,還有原料,都在鋪子後面的庫房存著。

安芷叫來冰露,「你帶著福生到門口候著,待會會有人來送布料,讓春蘭去庫房就行。」

「那我呢?」裴闕期待問。

從知道裴闕右手的真實情況后,安芷就會下意識地想讓裴闕輕鬆一點,但有時候太刻意,她反而察覺到裴闕眼中的一些失落。

「我和春蘭力氣下,你去打水,製作胭脂前,需要把花瓣洗很乾凈,我和春蘭沒那麼大的力氣。」安芷想了想道。

聽到有活可以干,裴闕很高興。

大家一起幹活,沒有空做飯,到了中午,就去余家的鋪子吃飯。

期間,余氏一直拉著春蘭說話,還讓他兒子給安芷他們倒茶,殷勤得很。

等回到自個兒的鋪子后,冰露拉住春蘭問,「那個余氏是不是看上你了,我瞧她看著你的眼神,特別熱切,怕不是想娶你當兒媳吧?」

春蘭臉唰地就紅了,「你說什麼呢!余氏就是熱情一點,再說了,我們才搬來沒幾天,她看上我什麼了?」

「熱情?那她怎麼不對我熱情?」冰露一副過來人口吻,想到余家大兒子,黑壯的青年,每次都不敢看她們,「你真沒察覺到嗎?」

「沒有!」春蘭用力搖頭,「我怎麼會想那麼多,才搬來沒幾天,剛熟悉一點而已。」

這一點,安芷都看出來了。

她走過來到,「那你覺得呢?余家是單薄了一點,但這兩日我也發現了,余氏確實熱情。你要是對余家大兒子有意思,我覺得也可以。」

經歷過太多的事之後,安芷明白了一個道理,並不是大富大貴就比普通人家的安穩好。

「夫人,您怎麼也這樣說!」春蘭鼓著臉,「奴婢完全沒有要嫁人的意思,而且我們都不熟。」她看向冰露,「以後冰露姐姐或者福生去買早點吧。」

聽春蘭說不願意,安芷就不多說了,也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。

之後的五天里,安芷都在忙活新鋪子的事。

第六天,牌匾送來了,鋪子也可以開業了。

開業第一天的生意,都是附近的鄰居,說不上好,但也賣出一點東西,算是有件事可以干。

只不過,沒等鋪子開幾天,就有人上門來提親了。

來的倒不是余氏,而是定安的一個鄉紳,叫鍾滿貫,想求娶冰露當五姨娘。

「鍾某那日在蘭桂坊看見冰露姑娘,一見傾心,這裡有二十兩銀子,作為鍾某的聘禮。」鍾滿貫拿著一把扇子,說話時文縐縐的,狹長的眼睛不時往冰露那兒瞄。

安芷沒想到,她剛來定安沒多久,就會有人上門給冰露他們提親。

本著不願結仇的想法,安芷和氣道,「抱歉了鍾先生,我家冰露和一位千戶早有婚約,只等著對方從戰場回來就成婚。」

聞言,鍾滿貫眉頭皺緊,他陪三姨娘去蘭桂坊買胭脂的時候,發現裡面的兩位女工都很標緻,比他陪同的三姨娘都要好看,打聽到裴家只是普通人家,想著二十兩銀子不少了,所以信心滿滿,可沒想到冰露有了婚約。

「那春蘭姑娘呢?」鍾滿貫又問。

對於這個問題,安芷就有些意外了,「鍾先生不是想娶冰露嗎?」

「可冰露已有婚約,鍾某不是奪人所愛之人,且春蘭姑娘也挺合我心意。」鍾滿貫日思夜想了幾日,今兒帶了媒婆來提親,他可不想空手而歸。

媒婆也出聲幫忙說話,「裴夫人,鍾老爺家裡有百畝良田,他的姐姐還是德安的縣令夫人。就是鍾老爺自己也讀過許多書,只要春蘭姑娘嫁進鍾家,往後再也不用拋頭露面地討生活了。」

聽到鍾滿貫改問春蘭,安芷就知道鍾滿貫是個好色之徒,靠不住。

而且鍾滿貫竟然和德安有關係,就更不行了。

「不好意思,我家春蘭找人算過命,說今年不宜談婚論嫁,要等過了今年再說。」安芷道。

鍾滿貫賊心不死,「那我們可以先說好,可以明年再過門。或者我在外面買間院子,先把春蘭姑娘安置過去,省得委屈了春蘭姑娘,裴夫人覺得呢?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24章 滿貫

72.98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