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7章 硃砂

第627章 硃砂

蘭桂坊的門口,站了兩個鍾家的家丁,霸道地攔著外頭的百姓們,只許他們在門口看熱鬧,。

鋪子里,鍾滿貫的三姨娘蘭馨兒正指著臉頰上的紅腫,哭哭啼啼,讓安芷他們賠錢。

「還有什麼好說的,我就是用了你們鋪子的胭脂,臉才變成這樣,難不成我還會冤枉你們么!」蘭馨兒左右兩邊的臉頰,都有輕微的紅腫,仔細看去,還有細小的紅點。

安芷自個兒做的胭脂,用了什麼原料,她都清楚。

而且開這間鋪子,不過是掩人耳目,沒有要掙大錢的意思,所以原材料都是挑好的買。

她從櫃檯後走出來,淡淡地看了眼蘭馨兒的臉頰,讓冰露拿了賬本過來,「蘭姨娘,我的賬本記錄,你來我的鋪子,買過一盒凝脂膏、兩匣遠山黛,還有蘭春口脂,沒錯吧?」

蘭馨兒點頭說沒錯。

「那我再問你,你往臉頰上塗的是什麼呢?」安芷又問。

「自然是凝脂膏和口脂了,不然還能塗什麼?」因為安芷鎮定的口吻,蘭馨兒本就是特意尋釁,慢慢心虛起來。

聽到這個,安芷笑了。

她轉身,隨手把賬本放在櫃檯上,對著門口圍觀的百姓們道,「據我的觀察,蘭姨娘臉頰紅腫,是誤用了硃砂導致,但我鋪子里,別說是凝脂膏和蘭春口脂,就是所有的東西,都沒加硃砂。煩請父老鄉親做個見證,我家男人壞了手臂,只能開間胭脂鋪子過生活。若是今兒個口碑沒了,日後別說做買賣,就是見到你們也沒臉。所以勞煩誰能幫忙請兩個大夫過來,眼下我們誰也不動,就在鋪子里等大夫來看看,到底是誰說謊了。」

胭脂里的硃砂,是蘭馨兒自個兒加進去的。

有些胭脂鋪子,為了胭脂的顏色鮮艷,會加極少量的硃砂,但也會給客人提前說明。

所以蘭馨兒想著安芷也是用了硃砂的,不然蘭桂坊的胭脂怎麼可能如此好看,這才往胭脂里多加了硃砂。

可聽到安芷說的話,蘭馨兒慌了。

「你說沒有就沒有嗎?」蘭馨兒掩面小聲抽泣,可憐兮兮地道,「若是你們不小心用了呢?再說了,我是鍾府的姨娘,身上穿的,脖子戴的,樣樣都能買下你鋪子里所有的胭脂,我又何必來與你鬧?」

一番話下來,倒是有理有據。

安芷卻依舊淡定,「因為你想要的不是錢,而是你家夫君讓你來尋釁,畢竟他昨兒個才被我拒絕了親事,惱羞成怒了,也很正常,畢竟你們鍾家在定安一直都沒有好名聲。」

鍾家管著定安所有的糧倉,不允許其他人在定安開米糧店,一旦發現,鍾家就會派人尋事,甚至請幾個地痞在門口攔人。

因為把握了定安所有的米糧店,所以定安的糧價,全由鍾家定,會比附近縣城的都要貴上兩三成。

對此,百姓們一直敢怒不敢言。

安芷是看著低調不了,乾脆就懟上了,反正鍾家的好日子剩不了幾天。

蘭馨兒被說得瞪眉想罵人,可門外圍著的一群人,一直看著他們這裡,聽完安芷說的后,很多人開始說她妖精之類的話,便有些想走了。

但大夫來得更快,不給蘭馨兒離開的機會,就先到了。

兩個大夫把安芷鋪子里的胭脂都查了一遍,並沒有發現硃砂。

倒是一位大夫查看過蘭馨兒手中的胭脂后,勸道,「蘭姨娘以後還是小心些才是,誰家胭脂都不會放那麼多硃砂,您的臉還是快些醫治吧,不然可能要留疤了。」

聽到會留疤,蘭馨兒真的哭了。

她做姨娘的,沒有家世背景,要想在後院生活,靠的就是美色。若是留疤毀容,下半輩子也就毀了。

但安芷可不管蘭馨兒以後會如何,事情說明白了,沒必要多糾纏,「既然蘭姨娘的臉和我蘭桂坊無關,你就請回吧,我還要繼續開門做買賣呢。」

蘭馨兒哪裡還顧得上鍾滿貫的任務,一心記掛著臉,忙帶著小廝,匆匆走了。

安芷看著蘭馨兒離開后,不慌不忙地走到門口,和圍觀的人吆喝,「今兒我心情好,買二送一,歡迎大家進來看看。」

許多人站在門口,為的是看熱鬧,聽到安芷說買二送一,這樣好的折扣,好些人都心動了。

不過也有些人忌憚著鍾家,不敢進蘭桂坊。

但圍觀的人太多,到了傍晚,安芷的存貨,賣得差不多了。

回到住的院子,冰露帶著福生去做飯,安芷和春蘭數錢記賬。

「夫人,咱們昨兒只賣了三兩銀子,今兒足足有三十幾兩呢。」春蘭像個守財奴一樣,盯著桌上的錢興奮道。

「今兒賣的是多,但咱們也送出去不少,所以算下來,掙不到多少錢。」安芷已經算好賬了,「不過經過今兒的事,百姓們買了咱們的胭脂,若是覺得好,往後就會回頭來買,算是蘭馨兒幫咱們宣傳了。」

說到蘭馨兒,春蘭就氣憤撇嘴,「那個蘭馨兒,一定是鍾滿貫故意喊來的,若不是夫人見識多,咱們就要被坑了!不過夫人,鍾滿貫一次不成,肯定還會有下一次,咱們怎麼辦?」

「你安心等著,鍾家的好日子到頭了。」安芷笑吟吟說完,眸光轉向窗外,外頭殘陽只掛了一抹餘暉,後院也飄來了飯香。

與此同時的鐘府,鍾滿貫罵了蘭馨兒好一會兒的廢物。

他順風順水長到三十幾歲,還沒被尋常人給氣成這樣。

「老爺,您不能不管切身啊。」蘭馨兒哭得梨花帶雨,大夫已經來過了,說她臉上會不會留疤,要看運氣了。

鍾滿貫本來最沖蘭馨兒,因為蘭馨兒模樣最好,還識趣,會討他歡心,可眼下的蘭馨兒腫了臉,他越看越不順眼,不耐煩道,「行了,既然病了就好好修養,臉沒好之前,別來找我。」看著怪膈應的。

說完,鍾滿貫就甩袖走了。

寂靜的夜晚,門開了又闔上,帶進來的一陣寒風,直逼蘭馨兒的心坎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27章 硃砂

72.74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