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9章 墜崖

第629章 墜崖

陶文恭住下后,除了按著時辰來給裴闕用藥,其餘時間都窩在後院不出來,就連一日三餐,都是靠福生送進房間里。

而裴闕的傷口,被陶文恭割開,重新縫合。

所以這兩日,裴闕都躺在家中,由安芷帶著人去鋪子。

不過鋪子沒開兩日,門口就蹲了幾個地痞,毛手毛腳的,眼睛也不老實。

安芷一早去了鋪子,遠遠瞧見門口又來了兩個地痞,轉身去了余家的鋪子。

春蘭癟嘴道,「夫人,那些人一看就是鍾滿貫派來的,他們一直守著鋪子,咱們不可能躲著呀。」壓低音量,「要不,讓朔風他們,把這幾個地痞給打一頓,看他們還敢不敢來守著我們的鋪子。」

安置搖頭道,「打走兩個地痞,還會有更多的地痞來。我們要解決的可不是地痞,而是鍾滿貫那個源頭。」

說話時,安置看到余家鋪子的門面,就停住不說話了。

安芷想買幾個饅頭,打算中午煎來吃。

但她剛到鋪子門口,就被余氏匆匆拉到一邊。

「裴夫人,實在不好意思,我往後不能賣東西給你了。」余氏尷尬搓手,「實在是抱歉,我們全家人就靠著這間鋪子生活,做吃的,用的麵粉、米、油等等,都要從鍾家的糧油店買。鍾家已經發話了,不允許我們賣吃的給你們,不然就要斷我們的糧油。」

余氏一直和安芷他們有來往,知道安芷他們一家都不錯,所以說這話的時候,臉已經漲紅了。

安芷懂余家的艱難,「沒事,你不用在意這些事,不懷你。」

確實不怪余家,普通老百姓不過是為了生存而努力,總不能讓人為了義氣,餓死全家。

聽到安芷這麼說,余氏更加羞愧了,「這樣,等過了午夜,我讓我兒子把糧食裝在木桶里,放在我家門口的樹下,你讓福生悄悄來拿走。」

安芷感激道,「多謝余家嫂嫂,但我家的米糧還夠吃一兩個月,不急著要糧食。你這幾日就按著鍾滿貫的話做吧,你的心意,我心領了。」

和余氏說完后,安芷便帶著福生和春蘭回去了。

春蘭在邊上問,「夫人,您不買菜了?」

「不買了,這兩天咱們都別出門了,其他人也難做,等胡令安死了后,咱們再出門吧,反正家中存糧很多。」安芷道。

春蘭是家裡最討厭鍾滿貫的,這會聽到主子的話,恨不得拿把刀上門去剁了鍾滿貫。

不出門也有不出門的好處,家中不差米糧,前幾日做了臘肉,放上花椒爆炒,也足夠下飯,安芷也有更多的時間陪女兒和裴闕。

她抱著女兒,晃著手裡的撥浪鼓,和裴闕說話,「胡令安的事,就是這兩日了吧?」

裴闕嗯了一聲,右手疼得他不敢亂動,只能睜著眼睛看頭頂的蚊帳。

安芷也知道裴闕不舒服,所以都是她說,裴闕在聽。

原想著熬過這兩日就好,可到了夜裡,悅兒突然發了熱,陶文恭說是白日里可能著涼,馬上開了方子,可福生去抓藥的時候,藥鋪的老闆也得了鍾滿貫的吩咐,不敢賣葯給福生。

福生是哭著回來的。

陶文恭聽到沒有葯,立即皺眉,「若是不早點退了熱,腦子要燒壞掉的!」

安芷聽得慌了,床上的裴闕也很心急。

「朔風!」安芷把朔風喊了過來,「等不了了,你去附近的藥房,悄悄地把葯偷回來,再放下雙倍的銀子。其他的事可以等,但這件事不可以。」

朔風馬上出門。

忙活到快天亮,悅兒才不發熱。

安芷抱著女兒坐了一晚上,眼白里都是血絲,直到陶文恭說沒事了,安芷才鬆了一口氣。

另一邊,福生半夜買葯的事,也被鍾滿貫知道了。

蘭馨兒的臉有了好轉,所以他今兒過來坐坐,「真是報應,我倒要看看裴家那對夫婦,為了兩個丫鬟能撐多久。」

蘭馨兒心裡是不想府里進新人,可她又不敢惹老爺生氣,只能奉承道,「還是老爺厲害,是人就要吃飯,斷了他們的米糧,等裴家餓得受不了,總要和老爺妥協。到時候別說春蘭一個,就是冰露,也可以一起娶回來。」

「不!」鍾滿貫端起茶盞,猥瑣地笑了下,「冰露和春蘭是不錯,我不僅僅要她們,裴夫人我也要。雖說是個生過孩子的女人,但她那腰身還有臉蛋,比起萬花樓的頭牌還要勾人。」

蘭馨兒聽得有些反胃,但她不敢表現出來。

她臉上還有一些小紅點,小聲道,「那老爺要看好裴家,別讓他們離開了定安,不然可就前功盡棄了。」

「你就放心吧,裴家前後,都有人守著,我就不信了,他們不來求我。」鍾滿貫好幾天沒過來,看到蘭馨兒乖巧,喉結滾了下,一把抱住蘭馨兒。

兩個人正鬧得歡樂時,門突然被推開了。

「老爺,你快起來啊!」鍾滿貫的正房胡氏沖了進來,「你快點穿好衣服起來啊!方才德安來信,說我哥哥病死了,我的老天爺啊,這讓我怎麼過啊!」

當即,胡氏就坐在凳子上哭了起來。

鍾滿貫立刻軟了。他的這個大舅子,可是他最大的靠山。能得到定安縣令的庇佑,也是因為定安縣令看在大舅子的份上,不然收別人的錢也是收,不一定要收他的賄賂。

胡氏哭了一會,看到鍾滿貫穿好衣裳后,狠狠地推了一把蘭馨兒,「狐狸精,都這種時候了,還想著勾引男人。」拉住鍾滿貫的手,「老爺,我哥哥可是一直護著咱們家,前些日子還好端端,怎麼就死了呢?」

鍾滿貫也奇怪,「夫人先別哭了,我們快些去德安看看吧,若是事有蹊蹺,也能幫大舅哥出面。」

胡氏點頭說是,兩個人匆匆離開,簡單收拾了行李,便乘馬車離開鍾府。

「旺財你快一點!」胡氏等不及,想要快點回去,一直催著趕馬車的旺財。

「夫人,前兒個才下了雨,外頭泥濘得很,不敢太快啊。」旺財回道。

「讓你快點就快點,要是耽誤了要緊的事,小心我扒了你的皮!」胡氏凶完,尤不解氣,掀開帘布,在旺財的背上狠狠地掐了一把。

旺財吃痛,下意識去拉進韁繩,拉車的馬突然立了起來。

馬車往後翻去,胡氏和鍾滿貫往後摔倒,兩個人砸在一起。

不等他們反應過來,只聽車梁「嚓嚓」響了兩聲,往路邊的斜坡翻滾下去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29章 墜崖

73.57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