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1章 三年

第631章 三年

「成家家大業大,比以前的裴家也不差。」安芷冷笑下,「許侍郎的上位之路,可不好走。」

想到成家,裴闕也笑了,「成國公是個老派人,膝下幾個子女也教養得不錯,想來撐個一年安穩,不會有問題。」

說到這裏,外頭的福生在敲門,說讓鍾家又有消息了。

安芷讓福生進來說話。

「方才小的出去倒污水,余家的小五興沖沖地和小的說,一群捕快去了鍾家,說是要抄家呢。」福生尾音上揚,很是高興。

聽此,安芷意外地抬了下眉毛,轉身看向裴闕,「這個定安縣令,倒是有點城府,懂得先拉下鍾家,反正鍾滿貫生死不知,事情怎麼樣,都能由著定安縣令去說道。」

「就想前面咱們說的一樣,能在魚龍混雜的定安當縣令,必定是有些本事的。」裴闕的濃眉泛著淺淺的笑意,「福生,你多拿點銀子,去街上買些鹽水滷肉回來,夫人愛吃那個。剩下的錢,你自個兒看着買。今兒有好事,咱們該慶祝下。」

福生笑着說好,開心地跑出去找冰露要錢。

這會的鐘家,已經亂成一鍋粥了。

本來兩個主子出了事,下人們就忙得不行,看到捕快上門,好些直接逃了出去。

蘭馨兒本來守在鍾滿貫邊上,但是聽到捕快上門來了,立即丟下鍾滿貫,跑回自個得屋子。

丫鬟芍藥不解問,「蘭姨娘,你收拾包袱做什麼啊?」

「你難道不懂嗎?」蘭馨兒只收拾了最值錢的首飾,其他一概不要,「胡縣令死了,老爺沒了靠山還重傷,鍾家過去囂張跋扈,得罪了不少人。現在捕快上門,肯定是有事發生,當了三年的姨娘,我算是當夠了。反正老爺廢了雙腿,就算鍾家這會沒事,我也不想繼續待了。你要走就跟我一塊,不走就自己找個地方躲起來吧。」

說完,蘭馨兒就帶着包袱跳窗到後院。

芍藥看了看門的方向,又去看窗戶,咬咬牙,跟上了主子。

蘭馨兒當了三年的姨娘,雖說鍾滿貫寵她,可每月到她屋子裏的時間也不多。一個人的時候,她就在鍾府逛,把鍾府的地勢摸了個透。

一路找到狗洞,蘭馨兒也不管鑽狗洞有多難看,想都沒想,就鑽了進去。

好不容易鑽出狗洞,蘭馨兒剛站直身子,就看到眼前坐着的男人。

「馨兒,好久不見啊。」定安縣令許志安,正翹著二郎腿,手裏拿着一把匕首玩。

看到許志安,蘭馨兒立即跪下,「許......許大人,切身見過許大人。」

許志安和蘭馨兒招招手,「過來,讓我看看你最近長什麼樣子了。」

蘭馨兒瘋狂搖頭,她清楚許志安是個什麼樣的人,當初就是許志安把她送給鍾滿貫的,在跟鍾滿貫前的一個月,蘭馨兒都跟在許志安身邊,那是她這輩子最擔驚受怕的日子。

「馨兒,你不乖了。」許志安站起來,朝蘭馨兒走過去,「我不是說過嗎,送你進鍾家的是我,接你出來的也是我。」

說話間,許志安手中的匕首,已經抵在蘭馨兒的臉頰上。

「大人,許大人,您就放過妾身吧。」蘭馨兒止不住地顫抖,「三年來,您說什麼,切身都照辦,從來沒有忤逆過您啊。」

許志安得了鍾滿貫的錢,但是不放心鍾滿貫這個人,所以悄悄買了蘭馨兒調教,等調教好了,再以別人的名頭送給鍾滿貫。

過去三年,許志安從蘭馨兒口中,得知了鍾家所有的事。

「所以啊,本大人才要好好獎勵你。」許志安起身站直,「起來吧,老老實實跟我回去,還有命活,若是你再動點小心思,我的手段,你是知道的。」

身後的鐘家傳來痛苦的呼喊,蘭馨兒一點一點地站起來,命賤如草芥,說的就是她。

~

鍾家被抄,就連雙腿廢了的鐘滿貫,都被帶到定安縣衙。

沒了鍾家的限制,余氏立馬蒸了一籃子的包子送來。

她把竹籃遞給福生,滿臉歉意地看安芷,「前兩日,真的對不住。我每日都睡不好,就怕你們餓著。」

安芷是真沒因為這件事怪余氏,「我真沒有怪你的意思,前兒我家門口防著的糧食,我知道是你送的。」

余氏一家子好幾口人,做的是小本買賣,實在經不起折騰。她心裏愧疚,只能半夜送點吃的。

「現在好了,鍾滿貫罪有應得,再也不用擔心了。」余氏笑着轉移話題,「對了裴夫人,眼下鍾滿貫下了大獄,鍾家的米糧店也會關門,你有沒有想過做米糧買賣?」

余氏和她相公都有點心動,做吃的賣,每天早起貪黑,掙到的錢也有限。開了那麼多年的鋪子,他們夫婦也積累了一些錢,夠再開一間鋪子。因為心裏覺得對不起裴家,所以想着可以一起掙錢。

安芷聽了卻搖頭,若是裴家沒被抄,她一定會趁機壯大生意,可她現在最不需要的就是名氣。

「你也知道我家相公是個什麼情況。」安芷無奈地嘆了口氣,「他的手幹不了重活,再開一家鋪子,我們一家有心無力,還是算了。倒是余嫂嫂可以再開一家,你和余大哥孩子多,現在大的幾個都能幫忙了,正好趁此機會給他們掙點聘禮。」

余氏就是這個意思,她有四個兒子和一個女兒,最大的兒子二十了,正是要娶二媳的時候。

轉了下眼珠,余氏轉頭見春蘭不在,抿唇猶豫了一會,才糾結著開口,「裴夫人,我家老大你也熟悉,他人是不怎麼機靈,但勝在老實有力氣。我這些年也存了一些錢,就想着給他娶個踏實能幹的媳婦。我第一眼瞧著春蘭就喜歡,你覺得......他們合適不?」

說實話,安芷也覺得余家老大人不錯,余家人都本分,但春蘭沒那個意思,她也不好多說。

「是這樣的。」安芷舔了下嘴唇,既然余氏都問了,她也不繞彎子,「我是沒什麼意見,但我曾讓冰露問過春蘭,春蘭說還不想成親。男女婚嫁,總歸要個互相滿意,你說對吧?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31章 三年

73.8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