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4章 灰燼

第634章 灰燼

不算大的院子里,裴闕與許志安已經對峙了好一會兒。

裴闕的拇指在安芷的掌心揉了揉,安芷便知道裴闕在暗示她,時間差不多了。

屋子裡,陶文恭看著冰露緊張地抱著悅兒,慵懶道,「你們家的兩個主子都是人精,那個許志安太過心急,雖然有計劃,可還是太貪心了。就放心吧,沒什麼大問題。」

冰露抱著小主子,一直在屋裡轉,「恭叔,咱們現在是弱勢,福生還沒找到,你怎麼還能說這樣淡定的話?」

「不是淡定,是對你們主子有信心,難道你們看不到這屋子外藏了那麼多的暗衛嗎?」陶文恭在裴家學的醫,得空的時候,也會跟著學些拳腳功夫,不過他練得不好,但眼力好,「太貪心的人,是會有報應的。」

話音剛落,院子里就有輕微的幾個響聲。

是臨風回來了,他的劍上還流著雪,在他身後,還站著兩個蒙住臉的人。

不等許志安反應過來,臨風就帶著人開打。

許志安確實有所準備,他帶來的八個人,功夫都很不錯,但在殺紅眼的臨風面前,很快就敗了下風。

等解決完許志安的八個侍衛,臨風的劍直接放在了許志安的脖頸上。

「裴……裴闕,你要是動我一根汗毛,就是知法犯法。謀害朝廷官員,那是要抄家滅族的!」許志安急忙道,他可不想死,眼看著就有滔天的富貴,非常不甘心。

裴闕和安芷走下台階,聽到臨風說外面埋伏的人都解決了,緊接著朔風背著傷痕纍纍的福生從後院過來,裴闕的眼神就沉了下來。

安芷更擔心福生身上的傷,忙跑過去,喊陶文恭幫忙看傷。

等看到福生的手指時,安芷忍不住慟聲哭了起來,拿起桌上的剪子衝到院子,對著許志安的掌心插進去。

臨風手快,先捂住許志安的嘴,不讓他喊出來。

安芷瞪著許志安,「你最好保佑福生沒事,不然他身上受的苦,我都會讓你一一體驗!」

轉身看裴闕,「我去看福生,別把他弄死了。」

裴闕說了句好,對臨風比了個手勢,臨風就推著許志安,一起到了後院的廚房。

廚房的另一邊是定安河,河對面離得遠,不會被聽到響聲。

許志安的掌心還在流血,疼得滿頭大汗,「我求求你放了我,只要你們放了我,你要什麼都可以。」

「放了你可以,那你說說,都知道什麼事,還有關於我們的事,你往外傳了多少?」裴闕坐了下來。

「我是聽鍾滿貫的三姨娘說了你們的事,才起了疑心,我就是想拿你們去邀功而已,沒想做其他。」許志安哭著道。

裴闕可不信這樣的話,如果真的是邀功,就不只是帶著侍衛,還會有永寧刺史的人,或者是守城的軍士。許志安只帶了自己的人,明顯是想獨吞這份功勞。

「不老實,臨風,剪斷他的耳朵。」裴闕冷冷道。

「不,不要啊。」許志安掙扎著道,「裴闕,裴四爺,您大人有大量放了我吧,只要你放了我,我保證什麼都不會說。而且我突然死了的話,不說許侍郎會起疑,就是永寧刺史也會覺得奇怪啊。畢竟胡令安剛死,我再出一點問題,豈不是直接和永寧刺史說您離開葫蘆島了嗎?」

裴闕嘖了一聲,點頭道,「不錯,你說的挺有道理。」笑了下,抬著眉毛道,「可是你不死,我更不能放心呢。」

臨風插話道,「爺,屬下救了福生出來的時候,順帶把這狗東西的私人宅院給燒了。咱們把他打暈丟火里,誰也不知道是咱們做的。」

看到許志安,臨風就想到福生的傷,覺得燒了許志安都太簡單,應該把人抓起來好好打一頓。

許志安聽到私宅被燒,瞬間無力地往後坐在地上,那裡藏了他所有的錢財,若是一把火燒沒了,豈不是什麼都沒有?

寒窗苦讀十幾年,為的不就是升官發財么!

許志安看臨風的眼神,越發怨恨,「你……你怎麼可以這樣做?你知不知道,那個院子里,有我畢生的心血!」

看到許志安奔潰,臨風心情好了點,「那你又知不知道,福生被你弄得有多慘!他才十幾歲,就被你用酷刑,你都不是人了,我還管你做什麼!」

裴闕想到福生身上的傷,覺得臨風的提議甚好,「反正也問不出什麼東西,你去問問夫人,若是夫人也沒意見,就按你說的辦。

許志安看裴闕真要殺他,嚇得馬上回神,「別……別殺我,你想知道什麼,我都和你說?」

「對了,你要想從定安離開,必定要經過永寧。」許志安想活著,非常想活著,只要活下來,一切都還有可能,「永寧刺史可不是個簡單的人物,他是許侍郎得意門生之一,娶的是許家女。而且他是個笑裡藏刀的人,百姓們都覺得他好,可他背地裡比我貪的錢還要多!」

許志安看裴闕還是不說話,發誓道,「我絕對沒有騙你,如果我騙你,就下十八層地獄!我每年都要送數十萬兩的銀子給永寧刺史。還有京都的許侍郎,他有錢可不僅僅是許家的產業多,更多的是我們這些人,一點一點地往京都送給他,不然他絕對沒有那麼多錢。」

聽到事關許侍郎,裴闕來了興趣,「按你的意思許侍郎是通過你們的這些小嘍嘍,在全國各地搜刮錢財?」

「許侍郎狡猾得很,他從來沒和我們聯繫過,都是他的那些弟子收集。」許志安道,「光是我聽到的,就有三個不是好官。雖然我沒有證據證明他們把錢給了許侍郎,可這不是明擺著的事么。」

「對啊,大家都會這樣想。」裴闕笑了笑,用破布堵住許志安的嘴。

一個小小的縣令知道得太少了,沒有證據,那就沒有用。

臨風去問了安芷,安芷想讓許志安更難受一點,但他們馬上得離開定安,不能再拖了,只能同意臨風的提議。

到最後,許志安說了所有知道的,但像裴闕說的一樣,人死了才能真的閉嘴,所以許志安和他貪來的那些錢財,一起燒成灰燼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34章 灰燼

73.55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