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6章 朋友

第636章 朋友

裴闕不太情願地上了樓,他就不該問是不是要偽裝下身份,現在好了,夫人成小寡婦了,他只能半夜偷偷溜進夫人的屋子裏。

「哎。」

苦澀啊。

回到屋子時,悅兒還在睡覺。

剛滿兩個月的小嬰兒,每天除了吃就是睡,醒來的那點時間,大家都搶著哄。

搬了椅子坐到搖籃邊上,裴闕拿了本書,正打算要看的時候,朔風進來了。

「爺。」朔風走路沒有聲音,所以先喊了一聲。

裴闕轉頭去看朔風,做了個噤聲的手勢,把朔風帶到靠走廊的位置,「怎麼樣了,是池嘉韞有什麼動作嗎?」

池嘉韞就是永寧刺史,三十齣頭的年紀,年輕有為。

朔風點頭說是,「按著許志安給的東西,池嘉韞在永寧應該開了好幾家底下賭場,只不過經營的人不是池嘉韞,房契的名字寫的也是其他人。所以小的連着觀察了半個月,發現那些地下賭場的負責人,每十天就要裝着錢去城外的莊子,儘管他們去的不是一個莊子,但那些莊子都是沒人住的地方。」

裴闕明白了,「池嘉韞倒是小心得很,讓人把錢送到沒人住的莊子裏,他再派人去拿,每一次都不走賬本,只要不被抓現行,他就沒什麼好擔心的。」

「被抓現行也不怕。」朔風道,「莊子上沒有痕迹,每次錢送到莊子后,拿錢的人都是隔兩日才到,根本抓不到他們碰面的時候。若是被發現,只要咬定不說,誰也不懂那些錢是從哪裏來,又要給什麼人。可以說,池嘉韞是個非常小心謹慎的人。」

「確實。」裴闕贊同道。

他們到永寧也半個月了,裴闕一直有關注刺史府的動向。

當池嘉韞得知許志安死了,還被扒出貪污的事情,池嘉韞也只是派人去查案,沒有做其他事。

就像是,池嘉韞一點兒都沒猜到胡令安和許志安的死和裴闕有關。

「你繼續派人跟着,池嘉韞是刺史,不能再像處理胡令安和許志安一樣了。要想給池嘉韞判罪,得京都那裏下詔書過來。」裴闕道。

朔風說明白,「還有一點,定南王派人送信過來,說想和您碰個面,您覺得呢?」

「暫時不要見面。」裴闕不急在這會見面,「許侍郎知道我與定南王幾個關係好,他也料定我會和定南王他們接頭。還是等一點時間,等許侍郎忙得焦頭爛額了,再和定南王見面。」

朔風說明白了,在他出去的時候,臨風帶來了京都的消息。

定安那次的廝殺,臨風雖沒受重傷,但因為小傷太多,所以也修養了十幾天,前兒個才正式領活。

「爺,方才京都來信,說雲興邦和許侍郎杠上了,甚至找出了許侍郎私開礦場的證據,已經把許侍郎的人給扣下了。」臨風說到這個,唇角忍不住上揚,因為對他們來說,是個很好的消息。

「看來蕭正還是有點腦子。」裴闕誇道。

用毒藥威脅蕭正的主要目的,就是要讓蕭正回京都挑撥離間,當個兩面三刀的工具。不然光憑雲興邦的腦子,頂多只想到許侍郎想要攬權,而不會去想許侍郎要造反的事。

許侍郎年紀不小了,他的人生開始倒計時,所以為了能早日上位,一定很心急。

臨風笑道,「蕭正一心相當錦衣衛指揮使,可許侍郎偏偏攔了他的陞官路,蕭正自然會心生不滿,加上林帆又不是個省油的,有他和蕭正在京都里攪和,可以幫爺不少。」

「敵人的敵人,就可以做暫時的朋友。」裴闕滿意地笑了,「我在京都的時候,林帆一心一意想要弄死我。可我被流放了,他卻沒得到任何好處,反而還丟了館,又怎麼可能甘心!」

「自然是不願意的。」臨風幻想了下京都里的情形,覺得肯定十分精彩。

事實上,正如臨風猜想的一樣,京都里的幾大世家,自從裴闕被流放后,他們明裏暗裏地斗過好幾次了,每一次都很精彩。

這會的許家,許文庸剛摔了一套價值千金的青瓷茶盞。

「雲興邦是腦子進了金汁嗎?」許文庸看着管家送來的信,憤怒道,「這般拉我下水,他又能有什麼好處?」

晉朝允許私人經營礦場,但有嚴格的等級分配,金礦銀礦這種珍貴的礦山不允許私人經營,而其他的礦山稅收非常重,一般人是經營不起來礦場。

有許多人為了掙錢,選擇鋌而走險,有偷偷開採金礦、銀礦,也有人做假賬。這兩種一旦被抓到,就是要殺頭的大罪。

雲興邦找到了許文庸的一座金礦和一座銀礦,每年可以給許文庸帶來幾十萬銀子的利潤。但云興邦一點情面都不講,甚至在把礦主是許文庸親戚的事,直接在朝堂上說出來。

雖然許文庸說是親戚自己做的,和他沒關係,但大家都不是傻子,所以在成國公的堅持下,說事情沒查清楚之前,讓許文庸先停館在家休息。

方才管家來信,說雲興邦的人還去了許文庸老家,似乎想查更多的東西。

「老爺,雖說咱們在老家沒有留下把柄,可那些人裏面,難免有嘴巴不牢固的,若是被雲大人問出一點半點,咱們可就像網扯了個洞,再也停不下來了。」管家滿臉愁容。

「你說的這些,難道我不知道嗎?」許文庸吼道。

他在屋子裏轉了兩圈,急得抓頭髮。

「雲興邦怎麼突然針對我了呢?」許文庸想了又想,「就算我幫皇上扳倒裴闕,可皇上最信任的還是雲家。明明我沒有在針對雲家了,可雲興邦還是步步緊逼,就連皇上對我的態度也變了。」

許文庸想了又想,他一直不在意雲興邦,因為他覺得雲興邦就是中上一點的能力,還不夠格當他的對手。

「老爺,會不會是雲家老爺子看出了一點什麼?」管家遲疑問。

「雲勝興?你說雲盛興那個半死不活的老骨頭?」許文庸停了下來,「還真有這個可能,如果他們真的懂了什麼,那雲家就不能留下來了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36章 朋友

74.39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