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8章 賀崢

第638章 賀崢

又過去十天,安芷的包子鋪,生意越來越好了。

這天還沒到中午,就全賣完了,惹得好幾個老顧客沒買到包子不開心。

陪著笑臉把沒買到包子的客人送出去后,安芷剛打算和春蘭一起關門,就進來一個商隊。

「老闆娘,來十籠包子。」為首的男子下馬道。

安芷想說沒包子了,抬眼看去的時候,卻發現來的男子不像是商隊的人,但他們的旗幟又寫著商號。

男人聽到賣完了,表情有些不悅,但看到安芷時,目光呆住了。

被人盯著瞧,是件很不舒服的事,安芷對男人點下頭,就進去喊春蘭來關門。

等包子鋪的門關上后,外面的幾個男人還是沒離開。

賀崢的隨從小聲道,「爺,這個老闆娘好生標緻,比咱們九……」

「你再多嘴多舌,信不信老子割了你的舌頭?」賀崢偏頭瞪了眼隨從。

隨從馬上閉嘴。

「咱們去別的店吧,既然到了永寧,就有機會見到池嘉韞了。」賀崢道。

一行人又匆匆上馬,很快就離開了。

而安芷關了門之後,並沒有馬上離開,因為她瞧著為首的男人有些眼熟,可她確實沒見過男人。她是瞧男人的氣度實在不像商隊的人,所以才留下多看一會,怕是京都里來的細作。

「夫人,他們走了。」春蘭道。

安芷嗯了一聲,站直身子,「春蘭,你看剛才的男人,覺得眼熟嗎?」

「有一點點,但奴婢肯定不認識他。」春蘭問,「應該沒什麼事吧,天底下相似的人還挺多的,不一定都是認識的。」

「希望是不相干的人吧。」安芷和春蘭一起往後院走。

他們種的瓜果蔬菜,再次發了呀,長得最好的南瓜已經有一尺高了。

經過菜園子時,裴闕正抱著女兒,手裡抓著蟋蟀給女兒看,嚇得安芷馬上過去拍開裴闕的手,把女兒抱了過來。

「夫人幸苦了,今兒比昨兒還要早呢。」裴闕笑著道。

安芷坐在裴闕邊上,「最近鋪子的生意越來越好,最近兩日我都不開業了,等客人少一點再開業。」

安芷可不想再因為生意好,而引來什麼人,不然她也不會選擇開包子鋪,一般的有錢人家,也不會吃他們這種小鋪子的東西。

掙不掙錢的,裴闕也無所謂,「休息兩天的話,咱們要不要出城玩兩日?臨風說最近永寧城外風景不錯,夫人幸苦好些日子了,咱們一塊出城散散心?」

「我可不敢去。」安芷是經過一次難,就會更小心一點,「池嘉韞的生辰快到了,既然他一直沒有動作,咱們是不是該主動出擊?」

一方刺史的生辰,就算不辦酒,各地的縣令也會派人送來賀禮,到時候肯定是刺史府最熱鬧的時候。

「不能等到池嘉韞生辰的時候。」裴闕覺得池嘉韞這個人不太簡單,不能小瞧池嘉韞,「若是池嘉韞心裡有成算,以他的角度來思考,肯定能想到我們會在他生辰的時候派人去刺史府,屆時多加防備,就可能順藤摸瓜找到我們。」

聽此,安芷才恍然大悟,「你說得對,我們不能在生辰那天派人去刺史府。」

裴闕剛到永寧的時候,就試著安插人進刺史府,雖然人安排進去了。可一直在刺史府邊緣忙活,根本看不到池嘉韞。他只能派朔風進刺史府查看過幾次,從表面上看,刺史府和一般的府邸沒什麼差別。至於池嘉韞的生活,和一般人家比,更沒有特別的地方。

所有關於池嘉韞的一切,都很平常,看不出任何疑點。

但裴闕和安芷都知道,池嘉韞手下的人,經營著永寧最大的幾家地下賭場。

能把面子功夫做得那麼好,裴闕打心眼裡佩服,不愧是許侍郎的得意門生。

裴闕看女兒又睡著了,忍不住戳了下女兒粉嫩的小臉,被安芷嫌棄拍開手,「京都里傳來消息,說許侍郎的金礦和銀礦都被雲興邦給搗毀了,雖說雲興邦沒能把許侍郎給拉下馬,可沒了兩處最重要的礦山,許侍郎也會因此重創。」

聽到這個消息,安芷滿意地笑了,「礦山就是許侍郎的財路,斷了礦山的財路,許侍郎就需要從別的地方斂財。一旦許侍郎有新的動作,咱們就可以趁機往裡面安排人。」

新的財路,總沒有舊的妥當,而且時間比較急的情況下,常常會出現差錯。

裴闕點頭說是,「所以池嘉韞這裡,我們先不用著急。畢竟許侍郎和雲興邦都還好著,咱們得再給他們找點麻煩,慢慢來吧。」

「對,慢慢來,咱們可比許侍郎他們年輕多了,就是熬,也能把他們給熬死。」說到這裡,安芷的眼裡多了一些殺氣。

夫婦倆四目相對,知道了對方的想法后,安心多了。

~

賀崢住進了一家很普通的客棧,房間里的窗戶還有灰塵。

隨從張英從進客棧起,就一直在皺眉,等進屋后,才忍不住道,「爺,咱們幾個住這種地方可以,怎麼可以讓您住這裡!」

「有的住就別挑了。」賀崢給自己倒了滿滿一杯的茶,入口時發現是涼的,只是微微頓了下,還是一飲而盡,「我都成了喪家犬,還做什麼講究。若是住好的客棧,被那位給發現了,你覺得他真的會給我一條生路?」

張英憤憤搖頭,「那位恨不得您馬上去死,怎麼可能會放過您。」連著嘆了好幾聲,「可……可這家客棧實在是太簡陋了,您以前可是從沒喝過涼茶的人啊!」

「以前是以前,現在敗了就不要講究那些。」賀崢拍了拍手上的灰,鼻頭痒痒地難受,「行了,別管住的好不好了,這永寧刺史池嘉韞是咱們以前的熟人,我們得藥材,半數都是從他手下出售。」

「對啊,屬下還見過池大人呢。」張英道,「過去幾年,池大人跟著我們掙了不少錢,所以咱們來找他幫忙,他肯定會答應吧?」

「那可不一定。」賀崢咳了兩聲,「就九夷逃走的時候,我就派人給他送了信,但他到這會,都還沒回信!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38章 賀崢

74.62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