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章 信我

第63章 信我

安芷被嚇愣了一會,但很快就回神了,畢竟突然出現在屋子裡的這種事,裴闕不是頭一回幹了,「裴四爺,你下回能不能別陡然出現,要是我膽小一點下意識喊起來,那被人聽到就不好了。」

「哦,這樣啊?」裴闕微微勾唇,他一忙完公務,就特意騎馬趕來了,這會腰酸背痛的,還有些餓,看到桌上放的有桃子,便拿了一個,咬下一大口,邊吃邊笑,「那你的意思是,讓我下回走正門嘍,那我也是可以的,只要你不怕別人說我們有染就行。」

「誰和你有染了!」安芷咬牙道。

可說完她就後悔了,裴闕這是故意在逗她,因為她看到裴闕鳳眼裡的壞笑了。

她側過身子,沒對著裴闕看,「我的意思是,你要下回有事,找我出去說就行。」讓裴闕光明正大來找她,那是絕對不可能的。

「怎麼找?」裴闕吃完一個桃子,胃裡舒服些,他一手撐著腦袋,看著燭光下安芷的側顏,明艷動人,一嗔一笑都能攝人心魄,不得不說京都第一美人這名號半點不虛。

裴闕呵呵低聲道:「我忙完朝堂上的事就來找你了,到莊子時天已經黑了,這種時候你還會出門和我見面?」

自然是不會的。

但安芷這會不能這麼說。

「那你可以之後再說的嘛。」安芷小聲道。

「之後?」裴闕反問道,「你以為來了莊子避暑,就能把京都的是非都逃開嗎?」

聽到這話,安芷立馬轉頭看向裴闕,「怎麼了?」

裴闕瞧安芷懵懵懂懂看著他,心裡痒痒的,可這會只能憋住,他嘆了口氣,「雖說是我去找皇上告密,但你私下也傳了二皇子奪嫡的事,難道你以為二皇子謀划多年是白費力氣嗎?」

看安芷的眼神從不解到驚恐,裴闕便明白安芷之前沒想過那麼多,「你派出去的那些人,就算做了掩飾,但二皇子還是能查到是你做的。他一個皇子,本就高傲,如今因為你而被破退出奪嫡,他又不敢隨意招惹裴家,那你覺得他會隨便放過你?」

安芷搖了搖頭,這件事是她做得太不小心了。

想到是裴闕向皇上告密,安芷抬眸看了眼裴闕,劍眉星目,又帶了點痞氣,卻不是市井下流的流氓氣,而是比較剛硬的痞氣,讓她看著,莫名有些安心。

「謝……謝謝你。」安芷小小聲說了句。

裴闕笑了,他做好事向來要留名,不然豈不是白做了,但只是得了那麼簡單的一聲謝謝,他可不滿意,「你說什麼,我沒聽到。」

安芷咬下嘴唇,她早就見識過裴闕的厚臉皮,知道若是不讓他滿意,他是一定不會走的,只好又大聲點說了句謝謝。

「就一句謝謝?」裴闕面露不滿,「因為這件事,我可是差點被皇上杖責,怎麼說你也得喊我一聲四哥哥吧?」

什麼?

安芷驚奇地瞪著裴闕。

「咳咳。」裴闕被安芷這麼一瞪,心虛地低下頭,「不喊四哥哥,一聲四哥也行。我可是連晚飯都沒吃,就來給你通風報信,還冒著生命危險替你去告密,你可不能……」

「四哥,謝謝你幫了我。」安芷打斷了裴闕的話,快速說完后,立刻轉頭,又是側身對著裴闕,她能感受到臉頰迅速熱了起來。

而裴闕被這聲四哥喊得心花怒放,抿嘴看著安芷一直笑。

過了好一會兒,裴闕才再次開口,「我已經派人在暗中保護你,你不必太過擔心,平日該怎麼走動就怎麼走動。若是二皇子真的不識趣來找你麻煩,那我一定會讓他後悔。」

頓了下,他認真道,「安芷,既然我說過這這一年裡會盡全力護你,那就一定會做到。下回再有這種事,請你信我,可以嗎?」

他聽到安芷要離開京都避暑時,隨即就讓順子帶著他的五個侍衛來保護安芷,生怕安芷會出點什麼問題,又連夜趕來找安芷說那麼多。

一心一意為了安芷做那麼多,他就不信安芷不感動。

安芷聽到裴闕的問話,心裡忽然翻湧起來。

之前她一直不想去依靠裴闕,因為那樣她會覺得她欠裴闕太多,可事實上,她一直都在靠裴闕的能力化險為夷。

這會她很想說句她自己能行,可話到嘴邊又說不出口,因為她自己都不信她能行了。

憋了一會兒,安芷才扭捏地說了句盡量。

得到安芷這句盡量,裴闕眼睛立馬亮了起來,這就是努力換到進展了啊。

「別盡量,只要你說的,我就一定幫你完成。」裴闕笑著說完打了個哈欠,意識到時間不早了,便起身告辭,「你好好保重,等我休沐日再來找你。」

還來?

安芷的第一個想法是別來了,可想到裴闕還派人保護她,便覺得這個想法太不識好歹了。

她看了眼窗外的月色,讓裴闕等等。

安芷轉身包了幾塊點心,還有桃子,塞到裴闕懷裡后,便轉身道,「你……你拿去路上吃,莫要餓壞身子。」畢竟裴闕為了她忙活那麼久,她不是忘恩負義的人。

裴闕低頭看了眼懷裡的吃食,這會覺得再累再辛苦都是值得的,他誒了一聲后,朝安芷說了聲謝謝,看到安芷紅透了的耳垂,唇角的笑意更深了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3章 信我

7.28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