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3章 難得

第643章 難得

安芷聽到狗突然叫了,就知道有東西經過,便和裴闕一起走到了窗戶邊上,看到兩頭狗對着院牆一直在跳。

「牆的另一邊肯定有人。」安芷道。

裴闕握住安芷的手,「臨風就在院子附近,如果有人來,他肯定知道是誰。咱們都別出去,就在屋子裏。」

安芷深呼吸一口氣,透過縫隙看着木窗外的院子,直到狗不叫了,才和裴闕離開木窗。

福生和春蘭一直緊張地守在門後面,福生拿着刀,春蘭握著擀麵杖。

「開門吧。」裴闕道,「人應該走了。」

春蘭哼了一聲,舉起手中的擀麵杖,讓福生開門。

門開了后,沒看到其他人,倒是看到衣服粘滿麵粉的陶文恭跑過來。

「春蘭,沒發生什麼吧?」一邊問,一邊跨過門檻,聽春蘭說狗叫得厲害,又去問裴闕,「四公子,我方才看見幾個人往這邊跑,怕不是什麼好人。」

「沒關係,臨風已經去追了。」裴闕看到冰露提着菜籃子進來,「春蘭,你們快點把菜卸了。」

春蘭誒了一聲,飛快跑去卸貨。

安芷想到有可能被人盯上,心就突突地跳,「裴闕,要不然,我們明兒繼續關門好了,我這心裏,總是不太安心。」

裴闕搖頭說不行,「咱們都和幾個老顧客說好明兒要開門,若是突然反悔,豈不是更容易惹人注目。不過等明兒,你就不要去前面了,讓冰露幾個去忙活。雖說你每次都會把臉塗黃,還粘上痦子,但你天姿國色,誰見了都會忘不了的。」

聽裴闕越說越歪,安芷狠狠地瞪了他一眼。

不過裴闕說得對,明兒個,還是別去前面招呼客人了。京都里的人,向來都是要她和裴闕的性命,對冰露幾個,應該是沒有吩咐。

~

賀崢和張英在包子鋪外趴了一會,因為院子裏有狗,不敢爬牆去看,只能匆匆看一眼,卻也沒瞧見什麼人。

四個人沒能得到什麼消息,匆忙回去了。

路上張英買了幾個包子,等回到他們住的小院后,只能就著冷水配包子。

「爺,您是不是發現了什麼?」張英一口咬下半個包子,呲了鬍鬚好多油。

「就是有點懷疑。」賀崢的直覺告訴他,那間包子鋪有問題,「四周的鄰居不是說了嗎,包子鋪明天會開門,明兒一早,咱們再去包子鋪確認下。如果真的是我想的那樣,咱們就能早收工了。」

在小院的附近,臨風看着賀崢幾個進了屋子,便不敢再靠近了,因為他發現小院的四周,埋伏了許多的暗衛。

回到包子鋪后,臨風把看到的都和裴闕說了,「如果小的沒有猜錯,今兒在附近的幾個人,應該就是九夷王的弟弟賀崢。至於賀崢會在咱們的院子外鬼鬼祟祟,想來是池嘉韞給他們的任務,因為前兩天,朔風曾看到他們和池嘉韞接觸過。」

裴闕哦了一聲,看到邊上的安芷緊張起來,安撫道,「夫人莫慌,賀崢只是懷疑,今晚肯定不會有事。」轉頭去吩咐臨風,「把這個消息透露給賀荀,千載難逢的好機會,可別錯過了。」

臨風領了任務離開,裴闕淺笑道,「只要賀崢死在池嘉韞的院子裏,咱們和池嘉韞的擂台也就搭好了。」

賀崢是九夷逃犯,而九夷是晉朝的附屬國,按理來說,若是晉朝有賀崢的消息,應該主動提供給賀荀,可池嘉韞卻包庇了下來,就可以獲罪了。

給賀荀出主意,裴闕可不是白出的。

若是裴闕親自動手殺賀崢,在池嘉韞的底盤上,很難做到神不知鬼不覺,所以裴闕要接賀荀的手。

等賀崢一死,裴闕安排的其他人,也就可以出場了。

從以前到現在,裴闕就不是個會無償做好事的人。

他會出手幫忙的事,必定算好了回報。

至於幫賀荀去殺賀崢,不管是對裴闕,還是對賀荀,都有好處。

安芷這才明白裴闕把賀荀也給算計了進去,「可臨風說了,池嘉韞派了許多的暗衛保護賀崢,雖然賀荀帶了人來永寧,到底比不過池嘉韞啊。」

裴闕笑了笑,「賀荀只要賀崢死了就行,至於賀崢的手下,或者什麼人,都沒必要斬草除根,也不用怕留下什麼馬腳。這和我們去動手,完全不一樣。」

若是裴闕動手,得毫無痕迹地殺人。賀荀卻是可以大張旗鼓地鬧起來,只要殺了賀崢就行。

安芷明白了,「希望賀荀可以努力一點,別讓賀崢給跑了,不然明兒一早,賀崢肯定會去找池嘉韞,到時候我們就暴露了。」

與此同時的賀荀,不僅收到了他下屬的回話,也見到了臨風。

臨風站在賀荀的對面,「院子的東南西北都設了暗衛,要想在院子裏直接動手,實在有點難。」

賀荀問,「那依你主子的意思,我該如何下手?」

「主子沒說什麼法子,他說大王您會有辦法的,因為機會難得,若是就此錯過,可能您會晝夜難寐了。」臨風說完,就告辭了。

等臨風走後,賀荀捏著茶盞轉。

隨從見主子一直不說話,着急道,「大王,您快拿個主意,臨風說得對,若是我們不把握住機會,就再沒那麼好的機會了。」

賀荀嘆氣道,「可你也聽臨風說了,賀崢的東南西北,四個方位都有池嘉韞的暗衛。雖然我們帶來的都是高手,可池嘉韞就是吃素的么!」

賀荀也知道機會難得,可就是因為機不可失,所以才不能輕易錯過。

「不行,我得再去找裴闕一趟。」賀荀猛地站了起來,「他能幫我算到這一步,就一定有辦法解這個局。

「可裴老爺不是說了嗎,不會再幫咱們了。」隨從跟上賀荀。

「你別看裴闕這個人記仇又難對付,可他心裏最重感情。雖說……雖說現在沒以前那麼看重了,但我對他有信心。」賀荀穿上夜行衣,帶上兩個隨從,又去找了裴闕。

等他們到的時候,裴闕和安芷正被歇下。

裴闕見來的又是賀荀,嘖了一聲,不耐煩道,「大半夜的,你不去干正經事,又來找我,未免太厚臉皮了吧?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43章 難得

74.34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