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4章 除根

第644章 除根

賀荀訕訕笑下,他自己解決不了麻煩,只能厚著臉再來找裴闕。

自個坐下后,賀荀拿出一份契約,上面已經簽好他的名字,「裴闕,我也不是白白得你幫忙。只要你幫我殺了賀崢后,我在位期間,九夷銷往晉朝的藥材,都由你來轉售,這是契約,你可以看看。」

裴闕笑了下,「好傢夥,我記得這承諾,你早就和我許過了,又拿這個來,不算。」

「就你會算計。」賀荀嘆氣道,「我知道你要復仇,我不能幫你回京都殺我親岳丈,但我可以幫你解決池嘉韞。裴闕,你來永寧也有段時間了,但你遲遲沒有動手,不僅僅是等機會,還是因為池嘉韞做事過於謹慎,你沒抓到他的把柄。」

兩個人共過事,在京都時,沒少一起坑人,對彼此都有一定的了解。

賀荀見裴闕不反駁,就當他默認了,「九夷和永寧有一小塊沿海的邊境是接壤的,雖然邊境線不長,但只要有連接,就會有收穫。我曾查到一個商隊會定期往九夷賣私鹽,販賣私鹽在九夷並不嚴重,可以晉朝就是大罪。商隊里,有我的細作,只要你幫了我,我不日就能把商隊頭頭和賬本送到你的手上。我聽說,這個商隊給池嘉韞掙了不少錢,不管如何,對你肯定有用。」

對於這比交換,裴闕挺滿意的。

「你客氣了,咱們什麼關係,隔壁說什麼商隊不商隊的。」話說一半,怕賀荀反悔,裴闕馬上接著道,「但你都這麼說了,我肯定不能拒絕。你讓我想想哈,賀崢這個事,還真是頭疼。」

裴闕希望能在池嘉韞的院子里殺了賀崢,但院子的四周都有暗衛。就算賀荀不怕鬧出動靜,但也要確保殺完賀崢后,能離開永寧城。

這裡頭的圈圈繞繞實在多,裴闕本不願多想,可賀荀給了那麼大的好處,只能幫忙幫到底。

安芷剛哄完女兒睡覺,她坐在裴闕邊上,給裴闕和賀荀倒茶,淡淡道,「賀崢現在就是驚弓之鳥,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,他就會想逃跑。既然東南西北都有暗衛,那你們勢必要解決掉一個方向的暗衛。」

賀荀點頭說對,「就算是為了逃跑,也要留個方向。」

「東邊城門最近,可以把東邊的暗衛給清理乾淨。」裴闕有了法子,「安芷說得對,但凡有點動靜,賀崢就不能安睡。在快天亮時,把賀崢引到院子里,再在東邊安排兩個神箭手,射死賀崢后,你們正好可以抓住時機從城門離開。」

賀荀有了期待,「只要出了城,池嘉韞的人就不敢貿然來追,到時候我們北上,把池嘉韞的目標往京都引。」

京都里,現在和許侍郎鬧得最不愉快的就是雲興邦。

雖然賀崢的死,池嘉韞會懷疑裴闕,可這麼一來,連帶著雲興邦也逃不了干係。

就像許文庸不是很重視賀荀的性命一樣,賀荀對於他岳丈大人能否登基並不關心。相反的,賀荀倒不是特別想看到岳丈登基,因為一個野心那麼大的人,也可能吞併九夷。

屋子裡的幾個人互相看了眼,時間不等人,賀荀馬上帶著手下去布局了。

與此同時的賀崢,他並沒有睡著。

他的幾個隨從都打地鋪睡在他邊上,呼嚕聲此起彼伏。

翻了一個身,還是睡不著。

他在想包子鋪的事,也在想賀荀的事。

那日賀荀帶著兵馬,撞開宮門的剎那,賀崢被母后推進密道。他沒有看到母后是怎麼死的,但後來有打聽到,說賀荀還是以王后的禮儀厚葬了母后。

可他不信賀荀有那麼仁道,畢竟是他母后害死了賀荀的母親,又是他的母后一力要求送賀荀去晉朝當質子。

賀荀應該恨透了他們母子,絕不可能給母后體面的後事。

所以他一定要回到九夷,要讓賀荀跪在母后的墳前求饒。

思緒到次,賀崢不由拍了下床板,驚醒地上睡覺的幾個隨從。

張英從夢中驚醒,第一反應就是拔刀,看到屋子裡只有坐著的主子,鬆了一口氣,「爺,您怎麼還不歇息?」

賀崢重新躺下,「你睡吧,我也要睡了。」

張英知道主子心思重,起身道,「您安心睡吧,屬下出去巡查一遍。」

輕手輕腳地出了屋子后,張英的輕功了得,沒一會的功夫,就把附近查了個清楚。

等張英回來的時候,賀崢還是沒睡著。

「池嘉韞一共派了多少人在附近?」賀崢躺著問。

「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加起來,至少三十個,他們輪流站崗,其中有幾個功夫比較厲害。」張英想到池嘉韞也可能會害他們,皺眉擔憂,「若是池大人要我們死,我們必死無疑。」

「但沒找到裴闕的線索,池嘉韞暫時不會動我們。」這一點,賀崢可以放心。

「等我們解決了裴闕之後呢?」張英信不過池嘉韞了,「若是賀荀來找池嘉韞要人,他可是許侍郎的乘龍快婿,池嘉韞肯定會把我們交出去吧?」

「若是如此,我就讓池嘉韞身敗名裂,他不讓我好過,我也不讓他安生。」賀崢翻了個身,背對著張英,「睡吧,明兒可能要花大功夫。」

說完,賀崢就閉上眼睛,儘管睡不著,也躺著休息會。

睡不下來的時間,有種度日如年的感覺。

賀崢迷迷糊糊間,不懂到了什麼時辰,突然聽到門框被石子砸了一下,和屋子裡的所有人,猛地做了起來。

「什麼人?」張英還沒睜開眼睛,拔劍就問。

屋外沒了動靜,但為了以防萬一,張英還是打算出去看看。

先推開一條門縫,天色蒙蒙亮,院子里什麼人影都沒有,等他出去后,也沒發現異樣。

賀崢下床走到門口,看到張英回來,問,「怎麼樣?」

「沒什麼,可能是小鳥,還是野貓突然經過。您再多睡一會吧,天還沒大亮,包子鋪應該還沒開門。」張英打了個哈欠,肚子咕咕叫了起來。

「不了。」賀崢一晚上沒怎麼睡,你們快些洗漱,趁著會天色早,我們先去包子鋪確認下,如果真的是裴闕夫婦,就直接動手,省得引起別人的注意。」賀崢握住劍柄,走出屋子。

張英幾個隨便洗了臉,就準備好了。

賀崢走在最前頭,身後跟著張英三個。

「咻……咻……」

就在這時,連著好幾聲的箭矢飛射過來。

張英他們反應快,拔劍就擋。

但在他們的背面,也飛出數十支羽箭,速度快得讓空氣都變燥熱了。

「砰。」的一聲,一支羽剪穿透賀崢的喉嚨,剎那間空氣被凝固住,轉而聽到張英驚天動地地吼聲。

「王八蛋,是哪個龜兒子!老子要殺了你全家!」

「砰。」又是十幾支飛射而來的羽箭,張英沒能躲過去,慢慢地跪下,死前看到他的主子正瞪大了眼睛,想要對他說什麼。

裴闕說解決掉一個方向的暗衛就可以,但賀荀覺得,暫草要除根,出手就要狠,便在西邊安排了幾個死士,勢必要殺了賀崢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44章 除根

74.28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