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7章 圈套

第647章 圈套

永寧城的城門關了一天一夜,外頭的軍士還在挨家挨戶地查人,弄得百姓們人心惶惶。

安芷次日開業的時候,昨兒的侍衛長又來了,不過是來買包子的。

和侍衛長交談時,安芷隨口打聽了兩句,得知城門可能還要關個幾日,就跟着嘆氣。

把這事和裴闕說后,裴闕卻說池嘉韞關不了多久。

「永寧是這一帶的主城,池嘉韞要抓兇手,或者說找我,但他沒有由頭,即使這會大張旗鼓地抓人,也不敢聲張死的是什麼人。」裴闕手裏拿着撥浪鼓,搖得噹噹響。

賀荀坐在裴闕的斜對面,挑着眉毛問,「你老實說,是不是心中早有對策,所以才能不慌不忙?」

「你猜下。」裴闕笑道。

「永寧的北面就是定南,你與定安王向來要好,想來早早就聯繫了定南王,讓定南王助你一臂之力,是吧?」賀荀道。

「差不多是這麼個意思,想來這會人也在城門口了。」裴闕在定安落腳的時候,就和定南王聯繫上了。

裴闕與定南王是唇寒齒亡的關係,今兒裴家敗落了,遲早會輪到定南王,所以定南王必須要和裴闕統一戰線。

正如裴闕說的一樣,定南王手下的得力幹將朱浩已經帶着下屬到了城門口,卻得到了永寧這兩日閉城抓刺客的消息。

「是什麼樣的刺客,竟然如此大膽,是傷了池大人嗎?」朱浩是個武夫,嗓門大得出奇,望着城口上的小兵,直接喊道。

永寧城的軍士都得過吩咐,誰也不敢多說,他們的主子吩咐了誰都不允許進出,但沒想到會有定南王的人來。

讓不讓進?

明擺着定南王與裴闕要好,若是讓人進來,指不定攪起什麼樣的風雲。可是不讓人進城,又說不過去,到時候定南王一封摺子告到京都,賀崢的事就藏不住了。

一件事套著另一件事,作為永寧刺史的池嘉韞,不管哪一件事爆出來,他都要被京都里的人責怪。

這會把城門關了找人,本想快速把人找到,不曾想又驚動了定南王的人。

朱浩繼續在城門下吼,「還請讓我們進城,若是真有刺客為非作歹,我們也能幫忙。」

守城的軍士為難了。

朱浩明顯不是個有耐心的人,等了一會,沒聽到好之後,語氣放重了一點,「爾等這般拖延,莫非不是抓刺客,而是你們遲大人幹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?」

早有守城軍士去回稟池嘉韞,當池嘉韞聽到定南王的人來了,「啪」地就摔了茶盞,卻只能讓朱浩進城。

朱浩進了永寧城后,他同行的六個下屬也跟着一起,到了刺史府後,朱浩拜見了池嘉韞,「聽聞永寧城內出了賊人,不知所為何事?」

池嘉韞自然不能說是賀崢死在永寧城,不然光是賀崢為什麼會出現在永寧城,他就解釋不清。

「一樁殺人命案,因疑犯下手極其兇殘,弄得城中人心惶惶,所以才關城抓人。」池嘉韞不動聲色地打量著朱浩的臉色,但朱浩皮膚黝黑,看不出什麼情緒波動,「不知朱大人來永寧,所為何事?」

「巧了,在下也是來捉拿嫌犯的。」朱浩說這話時,他的一個下屬拿出幾張畫像,放在池嘉韞的桌上,「這三個都是背負數條人命官司的嫌犯,因為害了定南王的一位親眷,所以王爺命在下務必要抓到嫌犯。而我們一路追查,發現他們三個已經潛伏進永寧城中。既然池大人也要抓人,不如我們一起攜手合作?」

各有各的正當理由,誰也說不出對方有什麼逾矩的行為。

池嘉韞拒絕不了朱浩,只能答應下來。可心情已經沉到谷底,因為朱浩的三張畫像,上頭畫着的人,分別是他賭場的負責人和農莊藏錢的下屬,三個人的身上確實背負了人命官司,也正是因為這個,他們才甘願隱姓埋名地替池嘉韞辦事。

而眼下,朱浩突然拿出這三個人的畫像,不就是擺明了告訴他,朱浩已經知道了他那些見不得人的生意么。

視線交流的瞬間,池嘉韞已經動了殺意。但不是現在。

朱浩是奉了定南王的命令而來,若是在永寧境內死了,定南王勢必會聲討池嘉韞。

看着朱浩黝黑的臉,池嘉韞更加確信裴闕就在永寧城裏,而且已經和他鬥上了。

「有朱大人相助,本官感激不盡。」池嘉韞笑着道,「不過朱大人遠道而來,還是先在府上休整一翻,再去抓人。」

朱浩說不用,「麻煩池大人幫忙清掃兩間屋子,我們來得匆忙,也不好意思多打擾,主要還是找人要緊。」

城門關了,是方便池嘉韞抓人,但同樣給朱浩帶來了便利。

朱浩和池嘉韞虛虛行了禮,轉身出了刺史府。

到永寧城外的時候,朱浩就收到了裴闕送來的畫像和具體消息,他們現在只要帶着人去踩點抓人。

他們來得突然,池嘉韞還沒機會做出準備,能抓到一個是一個。

那些地下賭場,平日裏進出的都是熟人面孔,或者熟人介紹,像朱浩這種根本進不去。

但今兒拿着池嘉韞的令牌去抓池嘉韞的人,想來就很刺激。

裴闕在信上說,要把永寧城攪和得越亂越好,得讓京都里的人都知道永寧出了大事,做個鋪墊先。

朱浩幾個都是武藝高強的人,直接騎馬去抓人,到了地下賭場時,直接拔劍踹門,一點轉圜的時間都不給。

而刺史府里的池嘉韞,臉色已經不能再差。

管家剛收拾完地面上的碎瓷片,膽戰心驚地道,「大人,賭場那幾個人,都有把柄在咱們手中,即使被抓,也不會吐露出您的。」

「給他們十個膽子也不敢出賣我!」這一點,並不是池嘉韞擔心的,「但你知不知道,一旦地下賭場被揪出來,就打破了永寧一派祥和的表面。作為永寧的父母官,我卻沒發現經營多年的地下賭場,這是我的失職!還一個,沒了地下賭場,我就又去了一個收入來源,你讓我怎麼和京都交代?」

管家閉嘴不敢再開口了,事情鬧到現在,感覺他們就早就在圈套中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47章 圈套

74.97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