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0章 不安

第650章 不安

「池嘉韞不會輕易出城的。」安芷看到懷裏的女兒笑了,抱着女兒站了起來,「他那麼謹慎的一個人,絕不會離開永寧。」

一旦出城,就有可能中埋伏。

雖然裴闕沒打算刺殺池嘉韞,但池嘉韞並不知道,不管怎麼說,有命在,才有未來。

福生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,瞧著夫人懷裏的小主子笑得可愛,心頭一軟,「若是咱們能早些安定下來就好了,到時候咱們家小姐,一定可以名震京都。」

安芷哈哈笑了下,「我也想早點結束,可我不想悅兒有多大的名氣。這世道啊,女人不容易。說這個你也不懂,快去換身乾淨衣裳吧,下午就別出門了,你的指甲也快好了,該繼續讀書了。」

說到讀書,福生的面色瞬間僵住,很快就轉身,不想讓主子看到。

少年人眼中的震驚,隱藏得並不好,安芷一眼就能看穿福生的小心思。

雖然裴闕沒有明說,但從福生被送到她跟前起,她就知道福生不是一般的罪奴。

天兒一天熱一天,安芷抱着悅兒熱得難受,便去了比較陰涼的一樓大廳。

喊了裴闕兩聲,卻沒得到裴闕的回復。

倒是臨風出來了,「夫人,老爺今兒一早,和九夷王一塊一出門了。」

「他手都沒好全,又怎麼能出去?」安芷擔憂道。

「老爺就是去查看幾個地方,順便和朱將軍接個頭,您莫擔心,院子裏有小的在,老爺那有朔風在,不會有事的。」臨風說得肯定。

安芷聽得卻有點心慌。

在這種時候出門,讓人聯想到的,都不是什麼好事。

可臨風都這麼說了,安芷也沒辦法,畢竟她不可能任性說要去找裴闕。

另一邊的裴闕,其實沒有去找朱浩。

朱浩身邊都是池嘉韞的探子,若是裴闕去見朱浩,就算再小心,也會被發現。

至於臨風為什麼會這樣說,是因為裴闕要去做更危險的事。

裴闕要賀荀去假扮他,而他自個兒呢,也會冒頭,為的就是讓池嘉韞搞不清楚他到底在哪裏。

敵在暗,裴闕是佔據主導優勢的。

賀荀一早就出了城,裴闕則是往城北的刺史府走。

現在,裴闕正藏在刺史府外的一個小樓里。

朔風站在裴闕的後面,「爺,九夷王這會,應該在城外和咱們的人接頭了,您說池大人還是不出來嗎?」

「池嘉韞怕死得很,他是不會輕易出來的。」裴闕也沒要池嘉韞出來,「咱們就等著,等刺史府再派出一批人,就進給池嘉韞送點禮物。」

賭場被搗毀了,池嘉韞沒了財路,也沒了孝敬許侍郎的銀錢,也就等於沒了用處。為了彌補損失,池嘉韞只有替許侍郎殺了裴闕,才能將功抵過。

可裴闕,又豈是那麼好殺的。

而裴闕的目的,就是看池嘉韞自亂陣腳,等刺史府亂了,他才有機會進入刺史府。

又過去了半個時辰,刺史府里匆匆離開一群軍士。

朔風遞給裴闕一把弓箭。

木窗開了一條縫隙,裴闕拉弓對準刺史府的牌匾。

「咻」

射出的箭正中牌匾中心。

守門的小廝聽到響聲,出來看到箭時,嚇得魂都沒了,踉踉蹌蹌地跑回去喊人。

裴闕滿意地看了眼手中的弓箭,他這一箭,就像射中池嘉韞的心頭一樣。

「把弓箭留下,我們往後退。」裴闕道。

一行人匆匆下樓,離開小樓后,又進入一個隱蔽的屋子,木窗的視角剛好能看到方才的小樓。

池嘉韞聽到有人射了牌匾,立即知道是裴闕在挑釁,帶着人到了門口,卻沒有出來,而是讓下人出去檢查。

但等池嘉韞的人剛發現裴闕留下的弓箭,不止從哪又飛出幾支弓箭,射死了池嘉韞的人。

裴闕滿意地放下手裏的弓箭,對朔風道,「行了,有這幾箭在,我就不信池嘉韞還能穩得住。」

他帶着朔風離開了屋子,卻沒有回包子鋪,而是偷偷藏到一個富商的院子裏。

而包子鋪里的臨風,等傍晚沒收到主子的消息后,就知道主子沒事了,才敢和安芷說實話。

「還請夫人責罰。」臨風跪下道。

安芷聽得心頭突突地跳,彷彿在夢中,不知什麼是真,什麼是假。

「其實恭叔替老爺重新致傷后,老爺的右手就一直在好轉,只不過老爺知道您不肯他去涉險,加上對九夷王的不放心,所以沒敢明說。」臨風解釋道。

裴闕會不信任賀荀,這個安芷能理解。

但被欺瞞了,心裏還是不太舒服,她深吸了一口氣,「也就是說,裴闕的右手早就好了,對不對?」

「沒,老爺的右手只是恢復知覺,但傷口太深,還是需要敷藥和鍛煉一段時間,才能和正常人一樣。」臨風聽出主子生氣,連忙道。

安芷冷哼一聲,「他現在在哪呢?」

臨風以為夫人要去找老爺,換了個方向跪着,不讓夫人去找人,「老爺說了,他今兒把池嘉韞給惹了,不敢這會回來,怕給您帶來危險,他會在外頭待兩日,等風波過去再回來。」

越聽,安芷越想罵人。

她最氣裴闕不和她說實話,瞞着她去冒險,既然知道她會記掛,還這麼做。

若是裴闕在她邊上,一定要好好掐裴闕一頓。

不過話說回來,氣歸氣,裴闕沒在她身邊,心裏就不安。

「哇哇。」搖籃里的悅兒突然哭了。

安芷過去抱起女兒,等哄好女兒后,看到臨風還跪着,無奈道,「你起來吧,我罵你也沒有用,裴闕自個兒主意大,你們都得聽他的話。既然他那麼有主意,咱們就在家裏候着,要是他缺胳膊少腿的回來,我就廢了他好的手腳,看他以後還敢不敢跑。」

「哈切!」

柴房裏的裴闕突然打了個噴嚏,揉了揉鼻子,接過朔風遞過來的酒,等嗓子辣了一口,身上才暖和起來,笑道,「肯定是夫人在罵我了。」

朔風聽主子還笑得出來,不禁為主子感到擔憂,「爺,您就不怕夫人生氣?」

「怕啊,所以留了個臨風在。」裴闕道,「不過夫人嘴硬心軟,掐我也捨不得用力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50章 不安

75.32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