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2章 一窩

第652章 一窩

池嘉韞發令的時候,晚霞只能看到一點點光暈,取而代之的是銀色的月光。

四周圍繞著的那些人,聽到池嘉韞的命令后,開始朝裴闕沖了過來。

可就在這時,在庭院的暗處,池嘉韞的對面,突然飛射出一支冷箭,不偏不倚額額射中池嘉韞的右肩胛骨。

「保護大人!」

幾個軍士把池嘉韞圍在中心,確保池嘉韞不再受到暗箭的攻擊。

池嘉韞的肩胛骨疼到頭皮發麻,有生以來,是頭一回受這麼重的傷,嘴角一抽一抽地在在抖。

「快把裴闕控……控制住!」池嘉韞咬牙道。

這會的裴闕,從腰間抽出軟劍。

他的功夫雖比不上馳騁疆場的白騁,但也算是厲害的。

剛湊近他的兩個軍士,已經被割破喉嚨,倒地起不來了,其餘的都紅了眼,一起朝裴闕衝來。

「咻咻咻……」

連著數十支飛射出來的箭,那些軍士還沒靠近裴闕,就被射殺了。

「還有誰敢來的!」裴闕手中的軟劍閃著攝人的白光,張狂地原地喊道。

池嘉韞看不到外面的情況,他因為失血過多,說話的力氣都沒有。聽到裴闕的話后,拼著全力推開前面的軍士,透過縫隙,看到裴闕的笑容特別得意。

「裴闕!」池嘉韞低聲咒罵,慢慢抬起他的左手。

為了以防萬一,池嘉韞的身上一直配備了袖箭,還是塗了劇毒的袖箭。

只要這會射中裴闕,他還不算輸。

視線里的裴闕晃出了兩個人影,池嘉韞晃了晃腦袋,閉上一隻眼睛瞄準裴闕。

「池大人,您好生帶著吧。」一名看似保護池嘉韞的軍士,用劍挑開了池嘉韞手中的袖箭,隨即把劍刺向邊上的幾個人。

池嘉韞沒了袖箭,也就成了案板上的魚肉,徹底沒了反抗的機會。

一個被砍傷的軍士倒在池嘉韞的身上,壓得池嘉韞肩胛骨彷彿在「咯咯」響。

裴闕倒是沒繼續往前走了,望向池嘉韞的目光,冷得去地獄里的寒冰。

也就在這時,朱浩帶著一大群人沖了進來。

「全部都放下手中的兵器,本將軍奉旨捉拿貪官池嘉韞,爾等快快束手就擒!」朱浩拔刀飛快,他的嗓音響徹整個庭院。

池嘉韞帶來的那些人,還活著的幾個,這才發現,他們才是被包圍的那個。

從院牆,到屋頂,還有逃亡的幾個路口,全部被裴闕和朱浩的人給圍住。

「咣當。」

一個人嚇得沒抓住手中的劍。

也有一個人捅了自己的小腹,自殺而亡。

剩下的一些,聽到「咣當」一聲,心也跟著顫抖起來。等他們的目光找到昔日的主人時,卻看到主人被一個沉重的軍士壓在身下,痛苦掙扎著往外爬,卻沒能挪出多遠的距離。

緊接著,又是幾個人丟下手中的武器。

一個接一個,都放棄了抵抗。

裴闕滿意地踱步到池嘉韞跟前,俯身蹲下,漫不經心道,「你知道我為什麼要讓人射你一箭嗎?」

池嘉韞的意識不太清楚,腦子裡迷迷糊糊,聽得不真切,只看到裴闕離得他很近,氣憤地想要去打裴闕,可他卻挨不到裴闕的一根汗毛。

「你真是沒用啊,才中一支箭就迷糊了。」裴闕站起來,問走過來的朱浩,「都查到了?」

「查到了,終是池嘉韞做得再小心,也還是留下了大量的金銀財寶,他一個刺史,就是一輩子也掙不到其中的一成,所以罪名實打實地扣上了。」說到這裡,朱浩有些懊惱,「若是我們能不打草驚蛇就好,我並沒有找到池嘉韞和京都來往的書信,想來是被他給處理了。」

這一點,裴闕早有預料。

「許文庸是個老狐狸,他手下養的人就是小狐狸,一窩子的狐狸分散開來,想要抓一窩是不太可能,只能一隻只地解決。」裴闕轉頭讓離他最近的士兵勺點水來。

朱浩瞥了眼地上半死不活的池嘉韞,問裴闕,「他怎麼辦?」

是這會就弄死,還是押送到京都?

若是這會就弄死,事後許侍郎容易拿這個做文章。可如果活著送去京都,許侍郎還是容易把池嘉韞給截下。

裴闕想了想,方才池嘉韞不是要用袖箭射他么,袖箭有毒,裴闕也有許多毒藥。

他從袖中掏出幾個瓶瓶罐罐,找出一個白色瓶子,遞給朱浩,「你把這個藥瓶帶上,等差五天到京都時,就給池嘉韞吃下綠色的,還一天到京都時,就給他吃白色的解藥。這種葯吃了后,沒有及時解毒,後半輩子也廢了,而且還說不出話來,也就不用擔心他倒打一耙。就算許侍郎見到他,更套不出什麼話來。」

這時,打水的人回來了。

裴闕把水全倒在池嘉韞的臉上。

池嘉韞猛地打了個機靈,身體抖了下,傷口進了水疼得瞬間清醒,「裴闕,你怎麼敢這樣對我,我是朝廷命官。還有朱浩,你勾結罪臣,不僅僅是你,就是定南王也難逃一死!皇上不會放過你們的。」

裴闕不以為意,彎起一個大大的笑臉,「池嘉韞,池大人,很不好意思了,你技不如人,這輩子沒有機會看到我們死了。我來回答我自己的問題,射你一箭,是為了報我右手的仇。雖然我的右手與你無關,但我想讓許文庸知道,他傷了我的右手,還害了我爹的性命,總有一日我會要回來的。」

池嘉韞呵呵嘲笑,「就憑你?怎麼可能是侍郎大人的對手!裴闕,你輸了一次,就會有第二次!只要我一死,你就等著吧,侍郎大人不會放過……嗚嗚……」

裴闕聽得聒噪,一腳踩在池嘉韞的臉上,看到院子清理得差不多,轉頭去看朱浩,「朱將軍,之後的事就麻煩你了,咱們就當從來沒見過,這裡的功勞都是你的。等見到定南王后,幫我給他老人家問個好,等我安定下來,一定去道謝。」

朱浩笑道,「王爺一直記掛著你,想著你年輕,怕你拿不定主意。現在看來,是王爺多慮了。剩下的都交給我吧,四爺可以先回去休息,聽說你家夫人很是挂念你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52章 一窩

75.2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