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5章 殘陽

第655章 殘陽

仁政殿

傍晚的一抹殘陽,零零散散地照了進來。

雲興邦來了好一會兒了。

皇上賞了他的座,他也就坐了下來。

「舅舅,方才許侍郎來過,成國公也來過,他們都舉薦了各自的人去永寧,你覺得朕到底該聽誰的?」皇上經過裴家衰敗的這段時間,長大不少,沒那麼多的孩子氣一點,但還是喜怒放在臉上,特別是在雲家人面前。

雲興邦得知池嘉韞被朱浩押送來京都時,就知道許文庸的人沒贏過裴闕,「回皇上,這件事,微臣想了好幾日,且詢問過家中老爺子的意見。」

聽到這裏,皇上身子往前傾了點。

「老爺子說,池嘉韞會死,多半是裴闕為了重振旗鼓。眼下的永寧,很可能已經被裴闕掌控了,這會若是讓許侍郎的人去永寧,必定會全力清剿裴闕。可若是成了,日後永寧就會再次落在許侍郎手中。」雲家不願意派人去永寧,他們只想坐收漁翁之利。

皇上這段日子,發現許侍郎的態度在慢慢轉變,心中對許侍郎是有所不滿的,所以這會點頭讚許道,「外祖父說得沒錯,不能讓許侍郎的人,可成國公與裴闕關係還可以,若是朕派成國公去,他會不會和裴闕勾結?」

雲興邦肯定地搖搖頭,「這點皇上可以放心,滿朝文武,您最可以信賴的人,除了微臣,就是成國公了。成國公是個老派人,雖說刻板迂腐,但也正因此,他才不可能放過裴闕。有成國公在,永寧就不會落入任何人的手中。」

說起成國公那個人,皇上也是不喜歡的。成日裏張嘴閉嘴都是祖宗禮法,盯着他要遵循這個那個,一天天地盯着他,沒完沒了。

但舅舅說得沒錯,成國公刻板,也就不會因為過往而通融裴闕。

雲興邦繼續道,「等成國公的人出發去永寧后,微臣也會派人去永寧,若是新任的永寧刺史與裴闕真有什麼關係,您也不必擔心。」

皇上長舒了一口氣,「聽舅舅這麼說,朕就安心了。」

定下永寧的事,皇上了卻一件心頭大患,「只希望新任刺史能厲害點,不然白拿朕的俸祿了。」想到裴闕賊心不死,他恨不得自個飛去永寧,一刀了結了裴闕,「對了,朕聽人說了個事,前段時間錢家的小公子鬧着要娶裴家女,有沒有這事?」

雲興邦這段時間忙得像陀螺,儘管如此,他也聽聞了錢瑾瑜的事,點頭嗯了一聲。

「錢家鎮守西部,與西北的白家是姻親,而白家又和安家關係匪淺。現在錢家要娶裴家女,舅舅你說,是不是裴家為了兵權,又拉攏了錢家?」當了皇上后,小皇帝也漸漸有了疑心病。

身在高位,越發難相信別人。

「微臣聽到的,好像是錢瑾瑜自己的想法,是他看上了裴家女,而他母親堅決反對來着。」雲興邦對錢家有些了解,「那錢家不是愣頭青,不會在這個時候看不清局面的。」

「不是就最好。」皇上知道裴闕手中有定南王和白家,若是再來一個錢家,他真要徹夜睡不着了,「舅舅,為了避免夜長夢多,還是別讓裴闕活着了。朕知道不能直接下旨要裴闕死,但他不死,朕總感覺有人在盯着朕,你明白我的意思吧?」

去年還是小孩一樣的人,現在說起殺戮,臉色一點也沒變。雲興邦哪能不明白皇上的意思,就是有些驚訝。

「微臣明白。」裴闕不死,雲興邦也不安心。

他們都想要裴闕死,而現在的裴闕,已經不是剛被流放到葫蘆島的裴闕了。

誰都後悔,但時間不能重來,只能再次行動了。

方才皇上和雲興邦說到的錢瑾瑜,他本來是不願意來京都的,但少年慕艾,就連他自己也想不到會對裴家女念念不忘。

裴家三房,孟氏伸頭往外看,等貼身丫鬟回來了,匆忙問,「走了嗎?」

「剛走。」丫鬟緊皺眉頭,「夫人,錢家公子日日都來,錢夫人都快要咱們的命了,不管奴婢們怎麼說,他每日就是要來一會。若是長久下去,也會影響到小姐的名聲啊。」

孟氏一臉愁緒,「已經影響到了。」

裴家今時不同往日,已經沒了往日的輝煌。

現在京都里的宴會,一般都不會請孟氏,就是娘家,也被告知沒事不要回去。

本以為等三年孝期過去,大家也會淡忘裴家的事,到時候再幫女兒找個品行好的人,可現在錢瑾瑜日日都來,雖說有錢瑾瑜的到來,會讓別人對裴家客氣一點,但也因為這個,孟氏他們都被錢夫人給記恨上了。

「真真是混世小魔王,怎麼就沒一個人能管管他!」孟氏氣憤地往屋裏走。

剛走沒兩步,就看到女兒從裏間出來。

這三個多月來,裴萱消瘦不少,孟氏看着就心疼。

「母親,我想見見錢瑾瑜。」裴萱手裏攥著帕子,指節用力到發白。

「你個傻丫頭,這種時候了,你該避開他才是,怎麼還想着見他呢?」孟氏怕女兒想不開,連忙勸解,「你不要想太多,他要是明兒再來,我就讓人打出去。」

裴萱苦澀地笑了下,「您打了他,錢夫人更心疼了。母親,您就讓我見見他吧。自從四叔被流放,平日裏對我百般疼愛的舅舅,也不願再讓咱們上門。人情冷暖,我算是看透了。錢瑾瑜不是說要娶我么,他若是能力排萬難,或者舍下他錢家公子的身份,那我也願意跟他吃糠咽菜。」

說着說着,裴萱已是淚流滿面。

孟氏心疼地握住女兒的手,「我的好萱兒,你說的什麼傻話。女人出嫁是一輩子的事,若是錢家真把錢瑾瑜趕出家門,你們就沒依靠了啊。」

「沒有就沒有。」裴萱堅定道,「他錢瑾瑜只要有口氣,就能去拼,功名是靠自己掙來的,光是靠家裏得來的前程也沒用。母親,您看看四嬸,再想想三嬸。三嬸是嫁了個門當戶對的人,可三叔風流,一屋子的女人處理不完。四嬸是四叔自個爭取來的,所以四叔對四嬸格外地好。您說得沒錯,女人要出嫁就是第二次投胎,但這次投胎不是單看往後喝粥還是吃肉,還要看有沒有選對人。」

聽完這一大段,孟氏心酸到不行,抱着女兒哽咽道,「既然你都想好了,等明兒錢瑾瑜再來,我會幫你們安排的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55章 殘陽

75.9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