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章 救人

第65章 救人

因為是中午,天氣比較熱,安芷便讓馬車快些。

不曾想,這一快,就撞到了人。

「怎麼回事?」冰露先下馬車問。

安芷也跟着下了馬車。

她看到馬車前頭躺了一位年輕男子,男子一身布衣,臉色蒼白,馬車夫一直在邊上喊男子,但男子都沒有反應。

福生過來回了冰露的話,「冰露姐姐,方才這位大哥突然出現在路上,咱們的馬不小心撞了他。」

冰露看了眼地上的男子,瞧著臉色很不好看,轉身去向安芷要主意。

安芷:「把人抬到馬車上吧,既然是咱們撞了人,就先帶回去。」

安芷不是附近常住居民,並不認識男子,帶回去后若是趙家人認識,她再去把男子家人找來。

因為帶了個受傷的男子,馬車的腳程又更快了一點。

到了宅子后,安芷便讓人去請大夫,同時讓趙家人來認認男子,但他們都不認識,那說明男子不是當地人。

等大夫來診斷後,安芷才知道男子不是因為被馬車撞暈,而是別餓暈,而且男子身上有許多外傷。

安芷當時聽了就皺緊眉頭,交代冰露,「你去和大家說,別說屋裏男子的事,等待會給他處理好傷口后,就把他挪到最裏頭的屋子,找兩個人守着他。」

帶回男子的路上,安芷就發現他臉頰的皮膚細嫩,不像是普通村民會有的皮膚,她猜是個富貴少爺。

「小姐。」成姨娘聽說安芷救了個男人回來,忙過來詢問。

安芷笑着說沒事,「就是我的馬車不小心撞到了人,帶回家幫忙醫治。」

「不會嚴重吧?」成姨娘擔心的是安芷名聲問題,女兒家和陌生男子同乘一輛馬車,若是被人知曉,免不了要被說道,若是再傳個撞死人的名聲,那安芷就要再家一個跋扈了。

「大夫說死不了。」安芷知道成姨娘膽小,她的那些猜測就不和她說了。

安撫了成姨娘幾句,送走成姨娘后,安芷便長長地吐了一口氣。

這都什麼事啊?

安芷交代如果男子醒了,就讓人立刻來報她,之後她便去找趙嬤嬤摸花牌了。

而男子到了第二天都沒醒過來。

安芷讓大夫又去看了看,確認不會死後,便去準備迎接成嫿。

成嫿今兒上門帶了兩筐禮物,其中一筐是成文錦帶給她的江南玩意,她特意用來給安芷賠罪的。

安芷出來接人時,讓她想不到的是,成文錦也來了。

「我三哥擔心路上不安全,你找個屋子,讓他自己待着就行。」成嫿解釋道。

成文錦朝安芷作揖。

哥哥擔心妹妹很正常,安芷本就沒在記恨昨兒的事,便讓福生帶着成文錦去逛莊子,她則是和成嫿一起到她的屋子。

「我三哥本來想親自和你說聲抱歉,但我知道你這裏也人多口雜,便讓我替他轉告一聲,昨兒實在唐突。」成嫿再次道歉。

安芷笑,「你們兄妹看着不拘小節,實則最是客氣。你就放寬心吧,我沒在想昨兒的事了。」

重活一次,安芷對於很多事都能看開了,特別是世俗對女子的拘束上。

她招呼著成嫿吃點心,一邊道,「下午趙家兄弟要去河裏收網子,順帶去翻大蝦,你要不要一起去?」

村裏有條溪水,兩邊都有遮陰的樹,所以就算是夏天也不會熱。安芷來莊子就是為了能出去玩,昨兒個若不是因為昏迷的男子,她昨兒下午就去了。

「去啊,我當然要去!」成嫿在她自己莊子裏爬樹浮水都可以,可身邊伺候的都是國公府里出來的規矩丫鬟婆子,沒人會帶她摸魚打獵,所以聽到安芷的邀請,巴不得立馬就去。

安芷:「我就知道你會喜歡。」

兩人坐了一會後,成姨娘帶着安靖過來了,因為安靖聽說趙家兄弟下午要去摸魚,他也想去。

「成小姐。」「姨娘好。」成姨娘和成嫿互相打了一聲招呼。

安靖跑到安芷跟前,「大姐,我下午可以跟你一起去嗎?」

「只要你姨娘同意,我就可以帶你去。」安芷說話時看向成姨娘。

成姨娘一開始是比較擔心,但聽到成嫿也去,想到邊上伺候的會有很多人,便點了點頭。

安靖開心得直樂。

與此同時,成文錦跟着福生在莊子裏走了一圈,該觀察的都留意了一遍,便到正廳休息。

他今兒瞧見安芷,才想到安芷是裴鈺的前未婚妻。

十幾歲時他隨母親赴宴,曾遠遠見過安芷一面,當時就覺這個妹妹十分驚艷,回去后就和他母親許氏說想娶安芷,結果被他母親當頭潑了一盆冷水,因為那時候安芷和裴鈺有娃娃親在。

這麼多年過去,他其實早就忘懷少年心事,只不過昨兒再次見到安芷,讓他心神忍不住有些蕩漾,便以保護妹妹之名,特意過來再看一眼。

這一瞧,便又有些心動了。

不過他眼下已經不是不諳世事的少年,那一點點心動並不足以讓他立刻回家讓母親去安家提親。

他還想留下多觀察下安芷。

而且除了這個原因,他還有個不得不留下的理由。

成文錦到京都門口卻不回家,先來莊子裏,是因為他前幾日收到家裏密信,說九夷王世子賀荀在這附近遇襲,希望他能暗中調查下賀荀的下落。

所以剛才他才會特意打量一圈安家的莊子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5章 救人

7.51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