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2章 值得

第662章 值得

「你就唬我吧。」安芷嘴上很嫌棄,但還是幫裴闕擦起背來,「你說,錢瑾瑜明兒個是留下,還是離開?」

「夫人覺得呢?」安芷想了想,「你把他算計得那麼准,我想他應該是會留下的。只不過,我覺得錢家好像是另有打算的,並不是表面那樣想要獨善其身。」

「就算錢家有其他想法,那也沒事。」裴闕有自信讓錢瑾瑜留下來,「單說錢瑾瑜這個人,就頗有能力,還有一股傲氣和拼勁。至於錢家如何,只要他們沒想造反,就和咱們沒關係。」

安芷點頭說是,夫婦倆在溫存的時候,錢瑾瑜也在思索。

次日天剛亮,福生來敲錢瑾瑜的門,發現錢瑾瑜一夜沒睡。

「錢公子,您東西收拾好了嗎?」福生站在門口。

錢瑾瑜從思索中抽出神來,「你說什麼……包袱啊,待會再說,你先帶我去找裴闕,我有話想要問他。」

「您先去吃點東西吧。」福生道,「姑爺還沒醒呢。」

錢瑾瑜瞧了瞧外頭已經很亮的天色,皺眉道,「他一個被流放的人,怎麼能日日安心睡大覺!」

錢瑾瑜想了一晚,有些話不問個清楚,有如百爪撓心。

可裴闕沒起來,他也只能等著了。

裴闕進屋的時候,第一眼就看到錢瑾瑜黑黑的眼袋,「錢公子昨晚沒睡好嗎?」

錢瑾瑜白了裴闕一眼,「四叔,如果我留下來,你要讓我做什麼?」

裴闕坐在錢瑾瑜的對面,修長的手指轉著玩,「你能打,也熟讀兵書。日後有一天,我可能需要有人能在前線聽我的指揮。不管是定南王,還是白家,我和他們都是盟友的關係,他們不會聽令於我,我也不會被他們管轄,但我需要能為我辦事的人。」

看錢瑾瑜眉頭皺了起來,裴闕給錢瑾瑜起身走到窗邊,瞧著天上的幾團烏雲,平淡道,「我的手下,有比你能打的,也有比你更精通兵法的,可他們往往只精通一樣。」轉身看向錢瑾瑜,「而我需要一個將才。你可以放心一點,雖然我也很想要錢家的幫助,但我看上的是你這個人,而不是為了錢家來說服你。至於錢家與我,那是另外一層關係,我絕對不會用你去牽制錢家。」

聽到裴闕誇自己是將才,錢瑾瑜心裡有些美,畢竟裴闕可不是一般人,他可沒聽過裴闕說奉承的話。

錢瑾瑜想到母親的交代,他有一個要求,「在時局沒有到非要開戰的時候,我不想暴露身份,因為我不想家裡人為難。」

「就算到最後,你不想暴露身份,我都可以。」裴闕早有準備,「到時候,我可以給你準備面具,即使上戰場,你也可以戴著。不過錢家那裡要怎麼解釋你沒回西部,要你自己想個理由。」

「這個容易。」錢瑾瑜很快就想好借口,「我有一個師父,常年在遊歷,我只需要送信回去,說我和師父回去遊歷就行。」

頓了下,錢瑾瑜斂了斂神色,認真道,「四叔,我今日信你,我會竭盡全力來助你重回京都,不管到什麼時候,我都不會出賣你。這是我的諾言。我錢瑾瑜說話算話,從不食言!」

裴闕笑道,「我也從來不騙人,你心中所期待的,我一定讓你的付出值得。」

【作者有話說】

連著幾天失眠到四五點,今天熬不住了,先睡了哈,明天我多更一點補回來。晚安~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62章 值得

76.36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