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8章 中秋

第668章 中秋

陶瑞明嗯了一聲,看到裴闕還是有點緊張,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了幾步,心中默默鼓氣,「裴四爺,這次我與妹妹來永寧,實際是我祖父想讓我們兩家聯姻。」

話說到這裏,陶瑞明已經不敢看裴闕了,目光偏移到書桌的筆筒上,「若……若是您還沒成婚,我也很樂意和您結親,但這次跟着張大人出門,我發現島上的每個女人都很不如意,她們有受不了家暴而逃跑。也有人是家裏貧寒,被爹娘直接賣給海盜為娼妓。」

聽了許多人生故事,陶瑞明一夜之間長大了許多。他的心本就是柔軟的,更容易被感動。

裴闕起身從書桌後走出來,讓陶瑞明跟他一起坐。

陶瑞明沒坐,站得筆直,「妾通買賣,上不了枱面。我與盈盈一同長大,雖然不是一母同胞,但我從沒區別對待過盈盈。所以很抱歉,這件事我會稟明祖父,還請裴四爺諒解,我願意用其他東西來做結盟。」

從海島回來的路上,陶瑞明就一直在想島上的所見所聞。

祖父和父親覺得他太容易心軟,無法繼承定南,所以想要他更狠酷一點。

但他從小如此,性格這東西,不是一朝一夕能改變。而且保持仁心也不見得是錯事。

不過經過海島的事,他也想通了一個道理,仁心是對善良的人,對惡人得殺伐決斷,不能一概而論。

裴闕要的就是這句話,看陶瑞明一臉歉意,他倒是特別淡定,「你不用太自責,我本來也沒有納妾的意思,我們兩家的關係,也不是一樁婚事就能決定的。」

聽到這話,陶瑞明更愧疚了,也對裴闕多了幾分敬重。如此大度的一個人,日後定能成事。

陶瑞明對裴闕鞠躬感謝,「多謝您的理解。」

裴闕笑笑,起身走到陶瑞明的身邊,拍了拍陶瑞明的肩膀,「我會寫信給你祖父,我裴家有許多大好兒郎,也有其他名門閨秀,若是真有看對眼的,不妨另外結親。至於我,你也看到了,家中夫人善妒,我心無她人。」

陶瑞明笑了,「裴夫人嫻靜溫柔,值得您的重視。」

「我家夫人確實溫柔,她是我心心念念追回家的夫人,我得高高地捧起來才行。」意識到陶瑞明還沒說親,裴闕勾唇道,「這種事,等你日後遇到喜歡的女子,便懂了。」

聽此,陶瑞明立即紅了耳根,搖頭說還早。

裴闕解決了一樁心事,眼看着五月就要結束,陶家兄妹也要回去了。

安芷給陶家兄妹準備了兩馬車的禮物,親自到莊子外送他們。

看着馬車消失在飛揚的塵土中,安芷長長地鬆了一口氣。

裴闕瞧見安芷的小表情,心裏很是受用,他喜歡看安芷吃醋的樣子。往死里安芷對他確實好,但可能是他先動的心,所以少了幾分安全感,有時候安芷的吃醋就能讓他安心不少。

送走陶家兄妹后,錢瑾瑜從嶺南回來了。

嶺南的夏家在京都有親,所以對京都的局勢很是了解,這種時候誰也不想得罪,但也不願意站隊。

裴闕沒急着要夏家的態度,畢竟他還不急。

日子轉到八月中秋,兩個多月過去,後山的樹木黃了一半,院子裏栽的幾棵石榴樹掛滿了石榴。

安芷嫌石榴難剝,不願吃石榴,但裴闕每次回來,都會給她剝一個石榴。

中秋團圓夜,錢瑾瑜回了西部過節。安芷則是準備一桌酒席,等著從外頭歸來的裴闕。

眼瞅著天色漸晚,裴闕和福生都沒回來,安芷有些擔心,帶着冰露往外頭走。

等她剛走到正門,就看到福生從遠處騎馬歸來。

福生跳下馬背,跑到夫人跟前,喘氣道,「夫人,姑爺讓小的先回來,他先去找張大人了。」

「出什麼事了?」安芷皺眉問。

如果不是大事,裴闕不會先去找張槐安。

福生滿頭是汗,抬手擦了擦汗珠,「小的和姑爺回來的路上,收到了京都來的消息,說皇上龍體抱恙,已有一個多月了。」

「皇上還年輕,且從沒有過大病,怎麼就突然病了?」剛問出口,安芷心裏頭就猛地一跳,她想到了野心勃勃的許侍郎。

京都里出了大事,裴闕自然要先去處理,安芷讓福生先回去洗漱,再一起等裴闕回來。

與此同時的裴闕,已經在永寧刺史府里,和張槐安面對面坐着了。

「皇上抱恙一個多月,雲興邦被許文庸抓住把柄,打壓得喘不過氣來,成國公有和張大人說嗎?」裴闕一直在看張槐安,希望能看出一點什麼。

張槐安比裴闕大了一輪,臉型較方,濃眉大眼,留着青色的胡茬,「國公大人在月初的時候曾送來消息,說許侍郎近期有些動作,但具體做什麼還不知道。其餘的,並沒有說。」

從京都到永寧,就是快馬加鞭,也要花上十天半個月,消息來晚了也是正常。

裴闕嗯了一聲,想到他收到的信,「據我收到的消息,皇上的身體不容樂觀,並且他這病來得突然,太醫院的太醫們都束手無策,若不及時救治,怕是撐不到明年春天。」

這話一出,張槐安的濃眉立即皺在一起,拍桌道,「許文庸太大膽了!」

「張大人別急,這事也不一定是許文庸做的。」裴闕現在還在永寧,並不希望皇上就這麼死了,而且皇上一死,許文庸就要有大動作了,到時候想回京都,就沒那麼容易。

「除了他,還能有誰?」張槐安是保皇黨,就算皇上有些做法不好,但他們也沒想過推翻皇上。

裴闕也覺得很可能是許文庸,但沒有證據之前,他不喜歡把話說得太滿。

「成國公年歲漸漸大人,有些事,他也有心無力。」裴闕意有所指地道,「張大人若是有什麼想法,可以隨時來找我,今兒中秋佳節,我就先不打擾了。你慢慢想,我也要回去了。」

從張槐安嘴裏沒能得到有用的消息,裴闕便沒有繼續待下去的意義。

他起身和張槐安道別。

從永寧城出來的時候,天已經大黑,好在今晚的月光好,一路指引着他回到莊子。

遠遠看到莊子時,裴闕雜亂的心慢慢平和下來。

等再近一點,看到門口杵著的幾道人影,裴闕覺得什麼都值得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68章 中秋

77.4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