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0章 鴻門

第670章 鴻門

太后瞧著情況不對勁,把太醫喊到了一旁問話。

太醫是一直跟着伺候太后的人,所以值得信賴,「老佛爺,微臣……哎。」

「你就實話實說,哀家需要知道真實情況。」太后的眉頭已經皺了起來。

太醫道,「皇上的飲食,還有熏香,被長時間地加了相生相剋的材料,加上宮中無人能勸導皇上,所以皇上難免貪嘴多吃。久而久之,就傷了心肝脾肺腎,皇上現在的情況,怕是撐不了多久了。」

聽到最後一句,太後腳底一軟,歪歪地倒在牆上,若不是宮女及時扶住,就要摔倒了。

太后的身子止不住地打顫,她就一個兒子了,好不容易扶持上位,結果卻得了今兒的地步。先帝遺留下來的子嗣不多了,若是皇上駕崩,太后又該如何?

不對,那都是後事,她得先對付許文庸。

「若是好生休養,皇上還能有多少日子?」太后強撐著問。

「還能一到兩年。」太醫道,「可如果受了刺激,就有可能隨時暴斃。老佛爺,您得做好心理準備了。」

「哀家知道了。」太后沒想到許文庸布了那麼久的局,聽太醫說的話,應該是皇上登基沒多久,飯菜就被動了手腳。

蕭正搜查回來,說御膳房的幾個管事,全部服毒自盡,一個活口都沒留下。

太后的眼裏閃過一抹殺氣,咬牙道,「許文庸,哀家總有一日,會讓你付出代價的!」

宮變來得就是這樣快,一夜的功夫,天就變了。

許文庸安插在仁政殿的人,太后連理由都沒找,直接讓人拖出去杖斃,把仁政殿外的地磚染了薄薄的一層鮮紅。

與此同時的許家,許文庸用膳期間,得知了太后帶人進宮的消息,當眾摔了手中的青花瓷酒壺。

戲台上唱的《花好月圓》也戛然而止,許家小輩紛紛屏息靜氣,誰也不敢出大聲。

許多人也嚇了一跳,她跟着許文庸進了書房。

管家的額頭和鬢角有細細的汗珠,他是一路跑回來的,「老爺,蕭正和林帆殺了咱們派去的錦衣衛指揮使,把他的人頭掛在了菜市口,想來咱們安插在宮裏的人,也都要被解決了。」

倖幸苦苦安排了好幾年,許文庸沒想到雲興邦會藏拙,他都把皇上逼成那樣,結果雲家和太后能一直拖着。

他們夠狠心的。

許文庸胸口憋著一團怒火,一時間無法發泄,面色陰沉得可怕。

許夫人小心翼翼道,「太後會有此反擊,想來是咱們的人裏面,有了雲家的細作,老爺得先把這個細作揪出來才是。」

「夫人說得對,為了已經發生的事而苦惱,就是浪費時間。」許文庸揉了揉腦袋,老謀深算的眸子半眯,「雲興邦不過中人之姿,想來在後面出謀劃策的,還是雲家老頭和太后。太後身份尊貴,一般人接近不了,雲家老頭中風許久,想來痛不欲生了。」

說到這裏,許文庸露出一個瘮人的笑容,「管家,你悄悄地把家中下人盤查一遍,並讓門客去查誰給雲家通風報信。至於興盛興那個快要死的老東西,我就先送他一程吧,總是要扳回一局的。」

當天夜裏,許家的刺客悄無聲息地摸進雲家后宅,不過沒能得手,畢竟雲興邦都懂得藏拙了,自然會加強戒備。所以派去的幾個刺客,一個都沒能回去。

次日一早,許文庸沒等來雲盛興死了的消息,反而得到了太后召他進宮的懿旨。

許家小輩勸許文庸裝病,但許文庸知道躲得了一時,躲不了一世。而且他手握京都命脈,太后不敢真的動他。

許文庸進宮的路上,特意繞路經過菜市口,看到木架上掛着的十幾具屍體,便知道昨兒夜裏沒能成。

馬車緩緩駛進宮門,把守的侍衛已經換成新面孔,把許文庸身上搜了個遍,才放人進去。

太后一早就到了仁政殿,她的身旁站着薛夢瑤。

只不過,薛夢瑤的臉頰有個深深的巴掌印,即使蓋了厚厚的一層粉,都遮不住。

小德子從外頭進來,「老佛爺,許侍郎進宮門了。」

太后哦了一聲,兩根纖細的手指打開茶蓋,眉頭一擰,「啪」地放在案几上,斜眼對薛夢瑤道,「你就是這麼管理後宮的,下人連個茶水都準備不好?」

太后不在宮裏的日子,都是薛夢瑤管轄後宮。

原本的薛夢瑤,是依靠太后才當上了貴太妃娘娘,可裴闕還在京都的時候,薛夢瑤跟着裴闕擺了太后一道,讓太后不能回宮。太后這會既記恨行宮的事,也怪薛夢瑤沒能照顧好皇上。

薛夢瑤心中清楚太後為何發火,畢恭畢敬地躬身去擦案几上灑出來的茶水,「太后息怒,臣妾這就去換過的。」語氣柔和,一點不悅都沒有。

太后瞪了薛夢瑤一眼,輕聲嗯了下,「手腳麻利點,許侍郎馬上就要到了。」

等薛夢瑤重新換了茶水來,許文庸也到了仁政殿外。

秋日微風習習,不冷,還挺溫柔。可在風中站久了,再舒服也會沒了耐心。

太後有心為難許文庸,讓許文庸站了半個時辰,才把人給喊進殿中。

兩人的餘光都在較量,誰都恨不得對方不得好死,可明面上卻還要保持着君臣和諧。

「真是為難許大人了,哀家方才說話忘了時辰。」太后的道歉很隨意。

「無事,老佛爺是主子,老臣等再久都是應該的。」許侍郎微微垂眸,視線停在殿中的漢白玉地磚上,「人年紀大了就容易忘事,老臣也是如此。」

太后最討厭別人說她年紀大,知道許文庸是故意膈應她,袖中的手指攥緊,目光也犀利了一些,「聽聞昨夜中秋家宴,許大人發了好大的火氣,不知道什麼事惹得你這般生氣?」

許文庸聽得心頭一驚,太后連他發火都一點,更證明了許家有細作,但他這會並不能表現出來,「不過是家中幾個小輩不爭氣,有些鬱悶罷了,算不了什麼大事。」

「原來是這樣。」太后嘆了口氣,「不是大事就好,皇上龍體抱恙,哀家也是心力憔悴。昨兒聽聞許大人發怒,還擔心今兒的朝政沒人處理呢。說來也巧,昨夜許大人發怒后,雲家就進了十幾個刺客,哀家一早聽到這消息,差點沒嚇暈過去。」

說到這裏,太后故意頓住,狐狸般的眼珠在許侍郎身上轉了轉,「要哀家說,皇上不能理事,國家正是最需要用人的時候,許大人覺得是不是?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70章 鴻門

77.46%
目錄
共86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