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3章 餘姚

第673章 餘姚

葫蘆島常有暴雨,天氣惡劣,當地居民只能靠打魚為生。

若是讓裴闕他們去住葫蘆島,必然會過得很辛苦。

夫婦倆一覺睡到天亮,安芷醒來的時候,裴闕已經起來了。

她去了正廳,奶娘抱著悅兒過來,把悅兒放在搖籃床上。

悅兒會認人,看到母親,就伸出白胖的胳膊,「呀呀」說著含糊的話。

安芷給悅兒夾了一塊點心,她自個兒再接著吃。

日子不咸不淡地到了十二月中旬,永寧還是沒有要下雪的意思,安芷帶著家中下人置辦起年貨。

雖說不張燈結綵,可他們住在偏僻的莊子,吃食就得多備一點。

後院有養豬,今兒殺豬做臘肉和香腸。

安芷離開京都后,已經不是只會看賬本的高門夫人,見到殺豬的場面也很淡定。

就連懷裡的悅兒,也看得津津有味。

兩頭肥豬養了大半年,後山的豬草喂到飽,長了一身的肥膘。得三個成年男人才能把豬給按倒。

安芷隔了一些距離,看過殺雞殺鴨后,還是頭一回看殺豬。

「夫人。」冰露從正院而來,湊在主子耳邊小聲道,「張夫人來了。」

「張夫人?」安芷愣了一會,才想到是哪個張夫人,「快帶我去。」

永寧境內,只有一個張夫人能知道安芷的莊子,就是張槐安的夫人。

前兩日,安芷讓人給刺史府送了一車的年貨,都是莊子里產的。

她之前和張夫人,並沒有見過,因為搬到莊子后,為了少麻煩,安芷再沒進城過。

怕張夫人等得急,安芷匆匆到了正廳。

張夫人餘姚臉型略方,眉眼周正,是個很大氣的長相,年紀估摸著三十齣頭。

兩人頭一回見面,但都是后宅里的老人,一句接一句地,很快就熱絡起來。

「收到你送來的年貨,我就想著你肯定是個實誠人。」餘姚笑的時候,有淺淺的酒窩,讓她英氣的五官變得柔和,「所以今兒特意帶了一些我家鄉的特產,過來拜訪,希望裴夫人不要介意。」

「余姐姐客氣了,你一句一個裴夫人,聽得我怪不好意思的,你喊我安芷就行。」安芷聽裴闕說過,張槐安是個大有作為的人,日後前途不可限量,這會餘姚主動上門,她得好好拉近關係才是。

「我虛長你一輪,那我就喊你安妹妹吧。」餘姚大方一笑,說起了她送來的禮物,「對了,你來永寧許多日子,都不曾見你出門過。我知道你是謹慎,但戴個紗帽,什麼都可以解決,大好的光陰,得多出門走走才是。」

安芷笑了笑,「莊子附近的景色就很不錯,以後有機會我會多出門的。」

「不要有機會,等過兩日,我們一起去城外的永安寺吧?」餘姚熱情道,「永安寺的齋飯特別好吃,我去過許多地方,就永安寺的齋飯做得最好。」說到這裡,餘姚的眼睛轉了轉,「不好意思,我這人就這樣,出身鄉野,一說起話來,就忘了你是京都里的世家貴女。」

張槐安家貧,中舉之前沒有姑娘願意嫁給他。後來外放去的地方是邊界小城,餘姚是那裡酋長的女兒,一眼就看中會讀書的張槐安,主動追了一段時間才成了。

所以餘姚的性子,不像中原女子那般內斂,會更奔放一些。

安芷有聽說過餘姚的出身,但親眼看到這麼不一樣的女子,還是有點驚奇。

不過她並沒有不喜歡,反而覺得這樣大大咧咧挺好的,「余姐姐說笑了,我現在也就是一個普通農莊的婦人,沒什麼規矩不規矩的。既然你說永安寺不錯,那咱們就一起去。」

餘姚開心道,「行,那我到時候派人來接你。你放心,我不會喊其他人,永寧那些富人家的夫人,和我都說不到一起去,我不愛與她們玩。」

琴棋書畫,餘姚是樣樣不懂。但如果比騎馬射箭,還有上山打獵,她可以說上一整天。

安芷笑了下,留餘姚吃了午飯,下午送餘姚走的時候,又給餘姚裝了一車的禮物。

餘姚上了馬車后,還一直往窗外看安芷。

等看到安芷的莊子后,才坐直身子,長長地嘆了一口氣,「銀珠,你說人和人的差別怎麼這般大。人家說話溫溫柔柔,我說話恨不得一口氣說完所有事。安芷吃飯也是慢條斯理,每個動作都好看,我怎麼學都學不來。」

銀珠是餘姚的丫鬟,跟了餘姚兩年了,清楚自家夫人是什麼樣的人,安撫道,「老爺不是說了么,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優點,夫人您爽朗又大方,比那些多嘴多舌的婦人,好了不懂多少倍呢。」

「你少哄我,這話他可說不出來。」餘姚哼了一聲,噗呲笑了,「不過我確實挺好,阿爸說我是部落里最像太陽的女子,誰能和我在一起,都會很開心。哎,就是中原和部落不一樣,這裡的女人處處都是規矩,我一點也不喜歡。」

銀珠不是部落里的人,但有跟夫人回過部落,那裡確實和中原有點不太一樣,「沒辦法嘛,夫人既然嫁給了老爺,就只能入鄉隨俗了。」

「要是他能跟我一起就好了。」餘姚嘆了一句,不再多說,因為她知道多說無益,「不過安芷倒是挺不一樣的,她是頭一個沒和我講大道理的人,還願意聽我說有的沒的。銀珠,你覺得她會幫我嗎?」

「應該會的吧。」銀珠也挺喜歡裴夫人的,她覺得裴夫人格外的好看,就沒見過更好看的人,「老爺不是說了么,裴家夫婦和一般人不太一樣,您又不是什麼大事,應該會幫的。」

餘姚發愁道,「突然上門讓人幫忙,我也挺不好意思的,明明都來了那麼久。」

銀珠看夫人一直發愁,她不懂怎麼勸了,只能安靜地坐在一旁。

另一邊,安芷送完餘姚,轉身往莊子走的時候,問冰露,「你會不會覺得,張夫人好像有什麼話要說,但每次都沒說出來?」

「好像是。」冰露也察覺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73章 餘姚

78.07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