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6章 劫持

第676章 劫持

安芷回家后,便和裴闕說了餘姚的事。

裴闕沒什麼意見,「張夫人是個性情中人,她沒那麼多規矩要講究,張槐安雖然有些刻板,但他出生貧寒,更懂得窮苦人家的不容易,日後會有一番作為的。」

「我也是這樣覺得。」安芷道,「就是不懂張大人,願不願意了。」

事實上,張槐安心裏是有些不願意的。

入夜後的院子靜悄悄,只有屋子裏的燭火在跳動。

餘姚坐在床沿,喪氣地道,「你說不着急,若是在我們部落是可以不着急,但在中原地區,女子到了及笄就有人上門提親了。你好歹是個刺史,官也不小,可媒婆看到咱們家都繞道走。都說一家有女百家求,可咱們家三個閨女,一家上門的都沒有。」

「你這話誇張了,前兒個不是就有人上門來打聽么。」張槐安小聲道。

「你好意思說前兒個,那是好人家嗎?」說到這個,餘姚就來氣,「一個二十幾歲的紈絝,身板薄得不像個男人,家裏老娘還是個潑婦,爹和兒子一樣好色。我寧願沒有這種人家來提親,也不想和他們周旋。」

家裏三個女兒,個個都是餘姚的掌心寵,她可捨不得隨隨便便把女兒嫁出去。

看相公不說話,知道這是說不過她,心中又不甘願了。

餘姚哼了一聲,「你不說我也知道,你是怕這會和裴闕搭上邊,日後有麻煩。可你也要想想,你同窗那幾位,酒桌上說得好好的,事後等真提起來,一個個都推脫說有婚事。」

張槐安弱弱地瞥了一眼夫人,自家夫人什麼性子,他一清二楚。今晚若是不說個明白,他不要想睡覺。

「他們不行,也還有其他人。」張槐安道,「白家鎮守的西北常年有戰事,白家人倒是不錯,可把女兒嫁給這樣人家,你就不怕女兒守寡嗎?」

「聽你這麼一說,白家好像確實不可以了。」餘姚皺眉問,「那錢家和定南陶家呢?」

張槐安都有理由,「錢家人口多,是非也就多,咱們女兒是什麼樣性子,難道你不知道。那種后宅女人比咱們府衙捕快還多的地方,是萬萬不能嫁的。至於定南陶家,他們有爵位在身,底蘊深厚,又怎麼看得上咱家姑娘。」

說來說去,張槐安就是不想和這些人結親。

餘姚思索了半天,突然道,「這三家都不能結親,那你說說,還能和誰家結親?你要是能舉個還不錯的人家,我絕不多言,立馬給女兒準備嫁妝。」

張槐安每日忙得像陀螺,就算知道有些家族適合,但不清楚對方家中有沒有適齡男子。

一時間,張槐安答不上來了。

「問你話呢?」餘姚為女兒的婚事愁了許久,看相公一直說不出個人選,嘆氣道,「讓你挑刺就厲害,問個準話就沒有。既然這樣,那你可別怪我給安芷回話了。你若是不想女兒嫁給我說的人家,就挑個人選出來。」

翻身,坐到床上,餘姚打了個哈欠,「歇息吧,明兒你不是還要去定安么。」

定安新上任的縣令不頂事,壓不住下面的人,張槐安收到了好幾封摺子,眼看着就要過年,打算在年前把定安的事給處理了。

張槐安聽到可以上床睡覺,心中默默鬆了一口氣。

次日一早,張槐安就帶着下屬去定安了。

但誰也沒想到,張槐安沒把海盜清剿乾淨,半路上,被逃跑的海盜給劫持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76章 劫持

78.42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