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章 鋪路

第67章 鋪路

偏房在莊子的最角落,需要穿過一片竹林才能到,尋常人是不會到這邊來的。

安芷帶着福生到了偏房,瞥見床上躺着的男人,對他微微作揖,「昨兒實在抱歉,我家馬車不小心撞了你,我已請了大夫幫你診治,只需休息幾日就能大好。敢問公子家住何處,我也好替你送封信?」

賀荀聽到是個婉如鶯鳴的女聲,讓他有些驚艷,好奇的同時微微撐起身子,仰著脖子往說話聲那看,瞧見了一位天仙一般的人物,他不禁看得發愣。

安芷出聲提醒:「公子?」

「哦,我姓......常,不是京都人士。」賀荀眼下不動對面女子的底細,說話斯文有禮,穿着也是貴女打扮,可尋常人家的貴女並不會出來見他這樣的外男,讓他不得不警惕,「昨兒其實是我太......餓,才會暈厥,實在與你無關。多謝姑娘收留,請問姑娘這是哪裏?」

「這是京都附近的一處農莊。」安芷聽常公子有意在隱瞞一些什麼東西,她卻不好奇,知道太多對她並沒有好處,「常公子若是不方便讓我幫忙送信,那這兩日就先在我這裏修養。等你稍微好點,我再送你盤纏離開,你看行嗎?」

既然把人帶回家了,這位信常的說話有禮,不像是壞人,安芷便好人做到底。

「咳咳。」賀荀低聲咳嗽,他身上疲乏無力,就算他現在想走,也沒力氣,方才安芷說話時他盯着她的眼睛打量了許久,並沒看出什麼不妥,想到伏擊他的人可能還在四周,若是拖着病弱的身體離開,他估計走不了多遠,只希望他的屬下和成家能快點找到他才是,「那就多謝姑娘了,若來日有機會,我一定報答此恩。」

「常公子客氣了。」安芷微微笑道,該說的話她都說了,看到冰露提着食盒進來,便讓福生留下伺候常公子吃飯,她和冰露先回屋子。

「小姐,這位常公子,奴婢看着,不大像普通百姓啊。」冰露小聲道。

安芷走出竹林,走在青石板鋪成的小徑上,迎面接着傍晚涼爽的微風,徐徐道:「他確實不是普通人,皮膚雖不是很白的那種,但光澤細膩,掌心五指都有繭子,想來是練武導致的。但他說話進退懂禮,就不是尋常鏢局家的公子,按他那氣度和長相,至少是有底蘊的武將世家的兒子。」

「可咱們沒聽說過有姓常的將軍啊?」冰露回想了下,確定沒有姓常的將軍。

「傻丫頭,姓可以報假的呀,他連名字都不肯說,你以為姓就是真的嗎?」安芷走進屋子裏,笑道。

不過她確實有細想了下常公子可能是哪家的人,她舅舅是武將世家,京都里大部分的武將與舅舅都有來往,所以安芷對那些武將的家眷們都有一定的印象,可常公子那張臉,特別是微卷的頭髮,實在讓她想不到可能和哪家有關係。

「常公子在咱們莊子這事,你記得要盯緊些,千萬別讓消息漏了出去。」安芷想到大夫說常公子身上有兵器的傷痕,她就覺得這事不簡單,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,她不想走漏任何風聲,等常公子身體好了離開后,她就當這件事沒發生過。

與此同時的裴家,裴首輔的書房。

天雖還沒暗,但書房裏已經點了蠟燭,燭光印在一老一少的臉上,顯得氣氛有些緊繃。

「九夷王世子被伏擊的事,你知道了吧?」裴首輔問。

雖說成國公把消息瞞得死死的,但這世上還沒有裴家查不到的消息。

裴闕嗯了一聲,「父親覺得會是誰做的?」

裴首輔放下手中的毛筆,「不好說,誰都有可能。如今太子是肯定不成了,經過二皇子的事,剩下的幾位皇子明面上雖收斂許多,但暗地裏手段是層出不窮。動手的人有可能是想藉此激怒九夷王,趁機渾水摸魚,也可能是想綁架九夷世子,用來控制九夷王。當然,也有可能是九夷國的內部爭鬥。在還沒有確切的消息之前,一切都不好下定論。」

「那父親希望這事,能有什麼樣的結果呢?」裴闕與他父親之間,向來直來直去,從不需要拐彎抹角。

如今的裴家,已是權勢頂尖,高無可高,就是王孫貴族辦事也要給裴家三分薄面。打守江山遠比打江山更難,不說外頭多少雙眼睛盯着裴家,就是皇上也會時常敲打裴家不要功高蓋主。

物極必衰,這個道理裴闕和裴首輔都清楚。

這幾年,皇上已經在慢慢架空裴家的權力,但裴家是世家大族裏的頂尖大族,皇上一時半會還不能拿裴家如何。

裴闕會問裴首輔想要什麼結果,是因為以現在裴家的立場,是可以在賀荀的世上推波助瀾,攪亂時局,讓皇位重新洗牌,這樣裴家能稍做喘息。

「我知道你在想什麼。」裴首輔呵呵笑了下,兒子是他親自培養出來的,對於兒子的心思想法,他一眼就能看出來,「你想在亂世推五皇子上位,可你有沒有想過,五皇子要勢力沒勢力,要錢沒錢,若是只有我們一個裴家支持可不夠。就算五皇子上位,你就覺得我們裴家能不被忌憚嗎?」

他頓了下,語重心長道:「樹大招風,只要咱們裴家還把著權,不管換成誰做皇弟都會顧忌我們。闕兒,你還年輕,許多事你還沒見過。咱們做權臣的,捧誰做皇帝並不算厲害,而是不管誰做皇帝,你都能掌權說話,讓皇帝恨你又不得不用你保你,這才是最厲害的。」

人心會變,就算裴闕現在和五皇子交情好,可日後的事誰又說得准。

聽了父親的這一大段話,裴闕腦子裏轟轟的。

確實,是他想的太簡單。

可他心裏,又還想着萬一五皇子是個例外呢。

裴首輔看到兒子面露糾結,就知道兒子還沒全懂他的話,罷了,不親自跳一次火坑,是不知道疼的。

他回到最開始兒子問他的問題,「這事咱們得幫成家一把,成國公掌管戶部,這事咱們若是能給他們賣一個面子,那成國公就欠我們一個天大的恩情。成家人品性又都不錯,日後定不會忘恩負義。」

隨着年紀漸漸增長,裴首輔更多的,是在為裴闕和裴家的以後鋪路,而不是在為裴家攬權了。

裴闕應了一聲好,他方才已經收到消息,說安芷救了賀荀。

他覺得安芷也忒大膽了點,路上隨便遇到一個男人也敢領回家,他不信憑安芷的眼光看不出賀荀身份不同尋常。

裴闕起身和他父親作揖道別,走出書房時,抬頭看到晚霞還在,這個面子他要親自賣給成文錦,因為他得先去找安芷好好談談,有那麼多的好心對別人,怎麼到他這就沒得了,不開心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7章 鋪路

7.76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