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3章 談話

第683章 談話

定下裴悅作為名字,就要上族譜了。

裴闕讓人往京都送了信,讓三房幫忙把女兒添到族譜上。

陶瑞明遠道而來,也不僅僅是為了燒香。

京都里的雲家有些撐不住的趨勢,裴闕離回京都的日子不遠了。

所以在裴闕走之前,陶瑞明會在裴闕這裡待一段時間。

正月里,尋常人家都忙著走親串友。

安芷在永寧沒什麼友人,日子像往常一樣過。

京都里倒是有些熱鬧。

靖安長公主一早兒,就被太后召進宮裡了。

迎接長公主的太監,有點著急,步子走得快。

自從先帝駕崩后,長公主就低調了起來,這會跟著領路的公公,匆匆到了慈寧宮。

她與太后是一輩人,當年先帝在的時候,對她不錯,連帶著太后對她也親厚一些,所以兩個人有些交情。但皇家的情分來得薄,那點舊情若是涉及到自個兒,就當沒有一樣。

「拜見太後娘娘。」

「好妹妹,你快起來。」太后眼圈紅腫,明顯長時間失眠,「你可算是來了,快到哀家身邊來坐。」

進殿時,長公主就打量完太后,「老佛爺,您面容憔悴,可是心裡有什麼事?」

等靖安長公主坐到身邊,太后才長嘆道,「你是先帝的親姊妹,也是哀家現在最親近的人。哀家心裡苦啊。」

京都里最近事多,長公主已經許久不曾見到皇上了,所以猜測是皇上身體不太好了,但這話是不能問的,只能等太后自個兒說。

太后抬手做了個抹眼淚的動作,「不瞞你說,皇上的身子骨,一天不如一天了。」

「真那麼嚴重嗎?」長公主目露擔憂。

太后嗯了一聲,她原本想讓皇上留下一點子嗣,可皇上根本就不行了,不然她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召靖安長公主進宮。

「靖安啊,哀家知道你是個有主張的人。」太后眼尾的細紋微微皺起,「皇上這病,和許文庸脫不了干係,但京都里的禁衛軍和護城軍都被許文庸控制了,哀家試著往外搬救兵,都被許文庸給擋住。這讓哀家怎麼辦啊?」

皇上病重不能理事,太後有心參與朝政,可她每次剛提一點意見,就被下頭的人以先帝遺詔給擋回去。

許文庸的人說了,太后本來不該留在宮裡,若不是念及皇上與太后的母子情分,早就請太后回西陵了。

只要搬出先帝,就能堵得太后啞口無言。

至於雲興邦,他辯不過許文庸,更算計不過許文庸,一次次地較量下來,雲家和太后又漸漸落了下風。

長公主早就猜到一些原委,原以為有太后在,好歹能多撐一段時間,但沒想到太后那麼快就讓他進宮談話。

作為長公主,她是皇室的一員。就算她不喜歡當今皇上,可一旦皇權落入他人手中,她也要跟著完蛋。

「老佛爺,既然您問我,那我就按真實情況去分析,您可別生氣。」長公主猶豫地去看太后。

太后自個沒了主意,恭維的假話在這會幫不了她什麼,「你就如實說吧,哀家不會生氣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83章 談話

79.14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