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2章 囚雀

第692章 囚雀

太后也跟著看了眼內殿,她知道皇上撐不了多久了,不然她也不會妥協下旨給裴闕。

可她給了裴闕台階,裴闕卻不接著。

太后氣得不願再去想裴闕。

天無絕人之路,太后覺得再想想,應該還有法子的。

就在這時,外邊的太監進來,說許侍郎來了。

「誰讓他來了?」太后怒問。

「老佛爺是怎麼了,發那麼大的火氣?」許文庸自個兒邁進了殿中,敷衍地對太後行禮。

太后趁他不在京都的幾天傳旨給裴闕,等他想要去追,卻已經來不及了。

現在裴闕不願意下太后的這個台階,許文庸就不會再給太后這個機會。

要進仁政殿,需要層層通傳。可許文庸就這麼進來了,一個是許文庸沒在乎太后,還一個是仁政殿外的人攔不住許文庸了。

太后感覺后脊在發涼,對上許文庸的眼神后,彷彿羊入虎口的危險感,「許文庸,沒有通傳,你怎麼敢自個兒進仁政殿?」

「情況緊急,微臣也是迫不得已。」許文庸嗅了嗅,「殿中藥味如此重,微臣聽說皇上龍體抱恙,特意帶了位頗有名氣的大夫來,說不定能治好皇上。」

「不必了。」太后可不敢讓許文庸接近皇上,若是許文庸使點手段,皇上在這會一命嗚呼,她可能不能活著走出仁政殿。

越想,太后就越害怕。

宮門口的守衛再次換了許文庸的人,她和皇上就等於是籠中鳥,許文庸什麼時候想殺都可以。

現在許文庸又堂而皇之地進仁政殿,還帶了個所謂的民間大夫,太后如何能讓許文庸進內殿!

許文庸哦了一聲,眼神憂愁,「微臣見老佛爺日夜操勞,加上雲家最近一連串的事,還想著替您分憂呢。」

「這些都不用你操心,你出去吧,哀家自個兒能處理。」太后已經在盡量保持冷靜了。

她不能發火,一旦發火,就落入許文庸的圈套。

許文庸面上依舊保持著淺淺的微笑,他今兒來,就是要震懾一下太后,順便告訴太后,別想掙扎了,宮裡宮外都是他的人。就算城裡來了那麼多宗室,但那又如何,正好他可以一網打盡,省得之後再一個個解決。

「既然老佛爺說沒事,那微臣就先告退了。」許文庸直起身板,「不過您還是多加休息,仁政殿這兒,您別來得太勤快,不然您也病了,那咱們晉朝可就不好了。」

說完,許文庸就退了出去。

太后死死咬住后槽牙,盯著門口的方向看了好一會兒。

「小……德子。」內殿的皇上發出微弱的喊聲,但太后他們沒聽到,還是裡頭的宮女出來傳話,小德子才和太后一起進去。

皇上看到太后,想哭卻哭不出來了,他現在就剩一口氣,瘦得脫了相,「母后,您……您再下一道聖旨給裴闕吧,不然朕……死不瞑目啊!」

一句話說完,皇上瘋狂咳嗽。

太后看得心痛到不行。

她知道雲家大勢已去,京都里的那些宗室,來是來了,但一個個都想著比較,且懼怕許文庸的實力。至今沒一個真的出了什麼力。

沒辦法,就算心裡再不願意,太后還是親自寫下詔書,可還沒送出宮門,就被許文庸的人給截下了。

等太后注意到時,才發現殿外換了許多新面孔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92章 囚雀

80.94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