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6章 冀州

第696章 冀州

北上的第一日,裴闕和安芷就換了打扮,身邊只帶了冰露一個丫鬟,福生和春蘭往惠安走。

前三日都在永寧境內,所以風平浪靜,什麼事都沒有。

等過了永寧,到了冀州的邊境,就不太一樣了。

八月秋收農忙的時候,田地里收割水稻的卻只有老弱婦孺,看不到成年男丁。

安芷他們身份特殊,不好下馬車打聽,等入夜後,朔風才出去偷聽回消息。

樹林四周一片漆黑,只有裴闕他們的火堆亮着。

朔風一邊往火堆里加乾柴,一邊道,「附近幾個村子的成年男丁,都去了礦山幹活,說礦山幹活工錢高。本來礦山不需要那麼多人,但今年春種過後突然多收了許多人,等過年就會回來了。」

冀州的礦山屬於朝廷的,但許文庸的人把守住這裏,想來是許文庸需要錢財,所以加大了開採規模。

裴闕道,「你帶人去附近的礦山看看到底是個什麼情況。我們會進山裏躲兩天,遇到什麼事,先不要出頭,回來再說。」

朔風有經驗,很快就去了。

裴闕熄滅了火堆,帶着安芷往密林走。

有熟悉地形的暗衛給他們帶路,直到一個山洞附近,才停下休息。

四周很靜,安芷抱着女兒睡在馬車裏,因為心裏有事記掛着,所以很不安心,夜裏醒來好幾次。

次日安芷醒來時,外邊天才蒙蒙亮。

樹林里沒有什麼好玩的,安芷就和裴闕下了一天的棋,等傍晚的時候,朔風才回來。

「爺,都打探清楚了。」朔風一路狂奔回來,喝了一碗水,才把看到的說出來,「附近的幾處礦山,都被重兵把守,只能進,不能出。那些士兵全都是許文庸的人,而不是朝廷的人,地冀州每年上報的賦稅,這一帶的礦山都是許文庸私自開採的。」

「能估計出有多少人把守嗎?」裴闕問。

「若是全部加起來,大概上千人。」朔風建議,「以咱們現在帶出來的人,不太能深入礦山,最好是先回京都,先派人盯着這邊。」

為了回京都,裴闕手下的人分成四路人馬,也就是分散了裴闕的實力。

雖說許文庸不知道裴闕收到了密旨,但等裴闕的隊伍開始趕路后,許文庸總有一日會知道。

現在的許文庸忙着京都的事,可一旦得知裴闕要回京都,一定會不遺餘力地再次發起攻擊。

不管裴闕想做什麼,都得平安回到京都才行。

冀州私礦規模如此大,不是一日兩日才能造成的,所以裴闕不能輕舉妄動。

往冀州走的這一趟,裴闕算是長眼界了。

從邊境往冀州主城方向走,路途上漸漸出現一些流民。

安芷掀起木窗,從縫隙往外看,不解地問,「今年風調雨順,就算沒有成年男丁在家,也不至於出現那麼多流民。難道冀州還有我們不知道的事嗎?」

從冀州邊境離開后,裴闕就讓朔風幾個沿途注意,「等夜裏朔風回來,咱們就知道怎麼一回事了。」

這時車夫停下馬車,隔着帘布問,「爺,再走半日就到冀州城了,咱們是繼續趕路進城住,還是附近找個農莊休息?」

連着趕了好些天的路,基本上都是住野外,安芷他們都疲憊得很。

裴闕說不進城,「你往東北方向繼續走,等看到一家四海客棧時,進去問掌柜的有沒有永寧來的好酒。」

車夫一聽,就知道是主子的暗號。

經過那麼長時間的趕路,裴闕猜許文庸已經知道他要回京都,若是他進了冀州城,那就是瓮中鱉,由著冀州太守抓鱉了。所以裴闕選擇不進城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96章 冀州

80.28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