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 徐氏

第6章 徐氏

「多謝四叔,不過不勞煩四叔了,京都是天子腳下,四叔不用擔心。」安芷著實不想和裴家再有關聯,而且她剛退婚,就讓裴鈺四叔送她回家,這一路回去,人們看到了指不定怎麼說她。

雖說安芷已經不會太在意外界名聲,可能少去不必要的麻煩,又何必要惹禍上身。

裴闕騎馬在側,長腿勾住馬腹,安芷從簾后望去,就算見過不少公子少爺,還是不由在心裡讚歎一句好顏色。

「不用客氣,我正好順路。」裴闕淡定回,偏頭見少女含羞隱忍的模樣,笑著又道,「還是說安小姐如今退了婚,便不再認我們裴家是舊識,那我大嫂可要傷心壞了。」

安芷哪裡有膽子敢和這位爺再頂嘴,只好輕聲道了句謝,放下帘子后,心中是十分忐忑。

一路上,安芷不時會借著簾縫往外看去,裴闕一身黑衣,膚色卻是偏白的那種,側顏俊秀如峰,早前她可就聽說有花樓娘子為了爭陪裴闕喝酒而大打出手,現在看來,這樣的消息倒像是真的。

安芷嘆息一聲,這裴家,到底是她不願再踏足的地方。好不容易重來一世,她得先把上輩子的仇人都解決了,再談其他。

馬車再次停下,外頭車夫說到家了,安芷下了馬車,和裴闕道謝,「多謝四叔送我回來,想來四叔還有其他事要忙,我就先進去了。」

裴闕聽出安芷話中意思,明顯地表示她不想請他進府喝茶。

裴闕薄唇微微勾起。

這麼怕他?

「我不忙。」裴闕故意道。

「爺,您不是要去天波府送案卷嗎?」這時裴闕的一個小廝提醒道。

裴闕回頭瞪了眼小廝,小廝立馬縮了腦袋,無辜地看著裴闕。

裴闕轉頭朝安芷笑,「他不懂我的事。昨兒實在抱歉,想來安妹妹還在氣惱我們裴家,那我就先不打擾了。」

安妹妹?

安芷愣了下。

他怎麼突然喚她妹妹?

按輩分,他應該喚她侄女才是。

不過安芷眼下想不了那麼多,裴闕都主動說要走,她心裡巴不得,便對裴闕作揖行了個禮。

目送裴闕上馬,剛說了句四叔慢走,就有另一輛馬車停下。

馬車上下來一位身姿曼妙的婦人,光是背影就夠風騷,看著就不像良家子,她拎著一個包袱準備進安府。

安芷見到婦人,立刻帶著冰露過去把人攔住。

裴闕見此,停住沒走。

「你來做什麼?」安芷蹙眉。

徐夢蝶看到安芷,有些緊張,今天是安成鄴派人去接她,說安芷出門赴宴不在家,讓她趁此機會進府,卻沒想到會在安府門口遇到安芷。

「小姐,奴是老爺派人接來的。」徐夢蝶回道,見守門的小廝進府去了,只希望安成鄴快些來,不然待會這位姑奶奶鬧起來,她怕是沒好果子吃。

「我呸。」安芷直接朝徐夢蝶啐了一口。

眼前的婦人,就是安蓉的母親。當初就是徐夢蝶上安家大鬧,才會讓安芷母親流產,很快就鬱鬱寡歡去了。

所以安芷才會這麼恨徐夢蝶和安蓉。

這時路過的人開始有停下的,往安芷這指指點點。

冰露在安芷耳邊小聲提醒,安芷卻沒動,她絕不能看到徐夢蝶踏進安家的大門。

裴闕大概猜到怎麼回事,給兩個小廝使了眼色,兩個小廝立馬去疏散人群,不過還是有人會朝這邊看。

安成鄴跑了出來,拉了下安芷,「你這是做什麼,丟人丟到家門口,你還想做人嗎?」

說著,安成鄴拉著徐夢蝶進門了。

等安芷轉身時,安成鄴已經拉著徐夢蝶邁進門檻,眼眶頓時紅了。

「別難過,我還在呢。」裴闕遞給安芷一方帕子,「進去吧,你不想看那個女人真住下吧?」

安芷聽到裴闕這話,心頭忽然一暖,本想說她自己可以,可看裴闕已經走上台階,在等她了,便沒拒絕,但也沒伸手去接帕子。

兩人一起進了安家大門,安芷問了下人,直奔安成鄴去。

追上安成鄴時,安成鄴已經帶著徐夢蝶到會客廳,安成鄴正在讓下人去給徐夢蝶倒茶。

「不許倒!」安芷大吼一聲,走進會客廳。

她抓起徐夢蝶的包袱往外丟,這會面子都不想給安成鄴留了,「父親,我母親並不是不能容人的人,你要納妾,母親哪次不同意了?」

安芷步步逼近安成鄴,而安成鄴本想怒罵安芷,卻看到安芷身後站著的裴闕,一時沒反應過來裴闕是什麼立場出現在這裡,所以一句反駁的話都沒有。

徐夢蝶早就見識過安芷的潑辣,這會跟安蓉一個路數,委委屈屈地在一旁低聲抹眼淚,「小姐,當初你母親流產,實在怪不到我頭上啊,你也是女人,你以後也會有孩子,我只是想給我的孩子一個名分,讓她能光明正大地做人。」

「想讓她光明正大做人,自己又是那個身份,就別生她。」安芷直接懟,「我母親早就知道有你的存在,可她從未找過你,也沒攔住父親不讓他見你,而且你若是真想要名分,直接讓父親跟我母親提就好,非要跪到我舅舅家門口去鬧,這不是故意的又是因為什麼!」

罵完徐夢蝶,安芷又轉頭看向安成鄴,「還有父親,我真想問問你,母親到底做錯什麼,她是攔著你去找女人,還是不給你錢花,你犯得著和一個外室宣揚母親彪悍惡毒嗎?」

在安芷的記憶里,母親一直是人淡如菊,對什麼都不爭不搶,安成鄴要做什麼,都不會攔著。母親的心思都在教養她和哥哥身上,與彪悍惡毒根本不沾邊。

安成鄴被懟得說不出話來,就是白氏太過於隱士,他才覺得不爽,覺得白氏根本不在乎他,所以才會在醉酒後說些胡話。

安芷:「若是父親非要接回徐氏,你是不怕舅舅的鐵騎踏平你的腦袋了嗎?」

安芷的舅舅白騁是一品威遠大將軍,在邊疆打戰已經兩年未回來,是本朝數一數二的將軍。

而安成鄴就是因為白騁兩年未歸,才動了心思要接徐夢蝶回府,這會聽到安芷提起白騁,身體不由自主地抖了下,已經在打退堂鼓了。

一邊的徐夢蝶看出安成鄴的心思,哭聲又大了點,「我可憐的蓉兒,這以後,還讓我怎麼活啊。她若是沒有一個名分,又怎麼嫁得到好人家。」

徐夢蝶不認識裴闕,不懂安芷身後的人就是裴鈺四叔,所以這會才想著拿安蓉的婚事說事。

殊不知裴闕見到徐夢蝶這幅德行,心中打定主意不能讓安蓉進裴家的門,就是做個妾都不可以。

「咳咳。」安成鄴卻是注意到裴闕擰眉,出聲提醒,「別哭了,這個家我才是當家人。芷兒你得饒人處且饒人吧,幹嘛非要把別人往絕路上逼,今天裴兄弟也在,你竟然一點面子也不給我,你眼裡還有我這個父親嗎?」

安芷呵呵冷笑,「我倒是想把您當父親,您倒是頂起這個家來啊。您別忘了,眼下您腳下的土地,住的府宅,都是我母親的陪嫁,您要認徐夢蝶母女可以,那就請您搬出去和她們一起住吧。」

光靠安成鄴四品典錄的俸祿,是住不起眼下的府宅,更不可能錦衣玉食。

安成鄴不說話了。

徐夢蝶也抿嘴不出聲,她在快速轉動腦子,在想如何在安府住下。

「父親,我也不是要逼你。」安芷知道把安成鄴逼太緊了不好,「我對您沒別的要求,唯一一點就是,徐夢蝶母女不能留在安家。您在外頭要如何寵她愛她,我都不管,但她們絕對不能和我在一個屋檐下生活。」

裴闕見安芷開始懷柔,適時出聲,「安大人,皇上最注重官員的品行,你可要想清楚,若是因為一些不值當的事而被貶斥,那可就虧大了。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章 徐氏

0.7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