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9章 天災

第699章 天災

裴闕重新塞住旺財的嘴,店小二搬來了椅子,他坐在旺財的對面,「肖明業這會在做什麼?」

店小二道,「已經睡下了。他前幾日到了客棧后,晚上喝了酒就睡,小的方才去看了,能聽到鼾聲。」

「那咱們等半個時辰。」裴闕揉了揉太陽穴,連日的趕路,讓他有些疲乏。

半個時辰,對於旺財來說,是地獄一樣的體驗。

從小跟著喜怒無常的主子,旺財沒少挨打,可再重的傷,都不如這會想死。腹中慢慢火熱起來,宛如有上百個小刀在捅他的腹部,那種疼到肚皮發麻,直到大腦的感覺,讓他身體止不住地抽搐。

裴闕聽到有動靜,回頭看了眼旺財,讓店小二給旺財餵了解藥。

「怎麼樣,現在知道我是誰了吧?」裴闕俯身,晶亮的眸子里閃過一抹殺氣,嚇得旺財后脊發涼。

旺財緩了好一會兒,才開口道,「裴……裴四爺,您要問什麼儘管問,小的一定知無不言。」

「我問你,冀州太守埋伏的人在哪裡,有多少人?」

「在距離四海客棧三公里左右的地方,那裡有個山谷,比較好藏人,大概有一百人。」旺財邊說話,還在喘氣。

「像你們這樣守在附近的人,有多少支?」裴闕又問。

「具體有多少,小的就不知道了,爺您別打,小的真不知道具體的!」旺財看到裴闕抬手,驚恐地往後縮,「我家姑娘不過是個姨娘,太守老爺手下有許多能幹的人,分配到肖家的活都不是特別重要的,不然我們也不可能來四海客棧守著。所以到底有多少人,小的是真不知道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每個重要關卡都有重兵把守。」

頓了下,旺財小小的眼珠轉了轉,「而且聽說京都里來了死命令,誰要是敢讓你經過轄地,就自個兒了結了。」

裴闕聽明白了,許文庸還是很忌憚他的。

旺財看裴闕露出笑容,更怕了,「裴爺,小的是什麼都說了,您可別再給小的喂毒藥了,行嗎?」

「不急,我還有問題想要問你。」裴闕直起身子,坐回椅子后,岔開腿,兩手放在大腿上,「冀州附近的流民,又是怎麼回事?」

說到流民,旺財的眼神有些不對勁,音量也小了一點,「前……前些日子,冀州西南方向的一座礦山塌方了,聽說當時礦里的人都死了。雖說礦工平常出不來,但太守大人知道完全關著他們也會出事,所以允許他們往家裡送錢,或者帶口信。這樣的話,那些礦工和他們家人都能安心,不容易鬧出事來,畢竟會去礦山做事的,家裡都窮。但西南那裡的事太大了,死了好幾百人,太守有些壓不住,就派人用了點手段,把留守的婦孺驅趕走。」

「什麼手段?」裴闕沉了臉。

旺財有些不敢回答,但看到裴闕越來越可怕的臉色,吞吞吐吐道,「就……就是燒了他們的田,假裝是……是天災。只要他們自個兒都顧不上自個,就沒功夫去管死在礦山下的男人們了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699章 天災

81.09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