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05章 回絕

第705章 回絕

裴闕好奇李紀怎麼會離開京都,但眼下確實不適合說話。

短暫的休息后,裴闕他們繼續上路。

冀州西北方向是西部錢家,他們要先去西部整頓,順便和剩下的一支隊伍匯合。

快馬奔走了兩日,裴闕才到冀州邊境。

邊境的關卡早有重兵把守,裴闕他們不能從大路過,只能從小路經過。

小路狹窄,且地勢險要,稍不留神,就有可能掉下山谷,摔個粉身碎骨。

裴闕這一路走得驚險,但好在錢瑾瑜有附近的地形圖,雖說多花了幾日時間,但還是成功離開冀州。

剛出冀州,裴闕就讓人去聯繫安芷。時間推了那麼多日,儘管安芷比較理智,可時間久了也會不安心。

看着前方出現的大路,裴闕幾人都長長地舒了一口氣。

錢瑾瑜在裴闕的右側,指著岔路左邊的方向道,「往左邊就是西部,走上半天腳程,就能到我三哥的府宅,我身邊的這些騎兵,就是從他那裏借來的。他說如果你不是特別着急,可以過去坐坐,他還蠻想見見你,但我先幫你回絕了。」音量小了些,「他要是見了你,肯定拉着你東拉西扯大半天,不把京都那些事問個清楚,絕不會放你離開。」

裴闕哈哈笑了下,對身後的騎兵們道了一聲謝,現在出了冀州境內,他們有機會能好好說下話了,回頭問錢瑾瑜和李紀是怎麼碰到一起的。

李紀的嘴裏叼著一貫蘆葦,墨色的濃眉微微動了下,主動道,「我在京都等了幾日,得知許文庸派人來殺你,加上七皇叔派人穩定了宮裏,我就出來看看你。」

「路上就遇到了我。」錢瑾瑜接話道,他比李紀年長幾歲,兩家常有來往,所以聽到李紀是來找裴闕的,主動提出同行,「我想着冀州太守是個狠人,萬一你要是有什麼問題,我得帶些人過去,所以就和我三哥借了一些騎兵,沒想到真的派上用場。」

錢瑾瑜原以為裴闕不會有什麼問題,但人算不如天算,裴闕到底還是在冀州耽擱了一些時間。

事實上,裴闕本來是可以順利離開冀州。

只不過沿途看到冀州百姓被鎮壓得太厲害,想要多了解一些信息,才會耽擱了幾天被困在山谷。

等他回京都后,勢必要和許文庸發生正面的對抗。雖說一直關注著京都里的動向,但眼見為實,裴闕是想多了解一些冀州的事,若是能掌握到一些證據,日後也好回擊許文庸。

但人算不如天算,因為途中遇到一些流民,裴闕多問了兩句,還給了他們一些銀錢,但沒想到反而被出賣了。

一行人走到岔路口,錢瑾瑜要先回去找他三哥。

裴闕則是和李紀繼續往北走。

出了冀州后,剩下的路就容易一些了,讓裴闕比較記掛的就是安芷。人不在他身邊,總是時常會想念。

而另一邊的安芷,連着三日沒有裴闕的消息后,她整宿都睡不着,甚至在想裴闕是不是真的被抓了。

好在後來有了裴闕的消息后,安芷也帶着女兒一路北上。

按照他們約好的時間,他們會在十日後再次重逢,到時候一起回京都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705章 回絕

81.31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