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06章 本事

第706章 本事

最近一段日子,是許文庸忙得焦頭爛額的時候。

只差一步就控制了仁政殿,結果半路殺出一個李紀。

李紀身份特殊,身後是宗室的支持,且軟硬不吃。不能直接剛之後,許文庸陰了李紀幾次,結果李紀都化險為夷,最後一點事都沒有。

眼看著宮中的主導權就要沒了,許文庸加大了朝政的把控,可又憑空出來一個李興,處處和他作對。好些牆頭草都要倒向他了,結果又中立了。

最後京都外的裴闕,更讓他好幾夜沒睡好。

京都里的事情是多而雜,許文庸接連折損了幾名下屬后,很多事情都要他自己上,所以顯得有些吃力,但對他而言,並不是太大的問題。

讓他最頭疼的,還是要回京都的裴闕。

當年沒能一舉滅了裴家,許文庸到現在還後悔。

裴家之前,可以京都第一世家,積累的銀錢還有人脈,都是其他世家不可匹敵的。

就算裴家後來損失了不少的東西,可現在罪名已除,裴闕又是個錙銖必較的人。他把裴家害得那麼慘,裴闕不可能放過他。

之前的抄家,是許文庸打了個出其不意,連自個女兒都利用上,才換來裴闕流放的結局。

可現在裴闕不會再給他任何的餘地,只要裴闕一到京都,勢必會對他重拳出擊。

看著窗外一望無際的夜色,許文庸毫無睡意。

許夫人看著窗檯邊上的夫君,心裡默默嘆了兩口氣,慢慢走過來,「夜深了,歇息吧。」

許文庸偏頭看了眼夫人,少年結髮,如今鬢角已斑白,正如他自個兒一樣,「夫人先歇息吧,我還不困。」

「連著好幾晚沒怎麼睡了,你又不是十幾歲的少......」話說一半,許夫人想到夫君忌憚老這個字,停下嘆氣道,「喝碗安神湯吧,不管怎麼說,都得保養好自個兒,才能想明日的出路。」

許文庸嗯了一聲,喝完夫人遞過來的安神湯,一塊兒躺下了。

吹滅燭火后,許文庸平躺著閉上雙眼,「冀州沒能攔住裴闕,估計再有半個月的時間,裴闕就會回到京都了。」

聽到這話,許夫人被褥下的手悄無聲息地攥緊,「皇上解除了裴闕身上的罪名,但他還需要丁憂一年多,回了京都也不能當官。手中沒有實權,他們裴家就翻不起大浪。」

「可今兒個,永寧刺史張槐安也被召回京都了。」許文庸語氣淡淡,心中卻有萬千思緒在轉。

張槐安赴任永寧還不到兩年,就被提前召回京都,這是成國公的意思,擺明了就是要利用張槐安來對付許文庸。

而張槐安在永寧期間,和裴闕的關係不錯,等他們都到了京都后,就算裴闕的手上沒有實權,但張槐安有啊。

想到張槐安和成國公很可能與裴闕聯手,許文庸的一顆心又「砰砰」加速。

過去的很長一段時間,成家都沉寂下去。可表面上的低調,不代表暗地裡老老實實。

許文庸看多了世家爭鬥,對誰都不放心。

聽到張槐安也要回京都,許夫人淡淡的眉毛微擰,「張槐安是成國公的人,聽說他最是鐵面無私,做事從來不講情面,把同僚都得罪了一遍,但因為背後有成國公在,又因為個人能力突出,所以一直在高升。若是讓張槐安回京都,他再和裴闕聯手,咱們可就不好對付了。老爺,張槐安只是個尋常書生,要不然......」

從永寧到京都,那麼長的路,出點意外是很正常的事。

許文庸緩緩睜開眼睛,眼前漆黑一片,他卻一直聚焦在一個地方,「夫人說得對,不要讓張槐安到京都就行。」

裴闕有各方勢力保護,自個又厲害。許文庸就不信張槐安也有這個本事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706章 本事

81.9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