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08章 邋遢

第708章 邋遢

安芷先一日到約定的農家小院。

連日的趕路,她和冰露都瘦了一些。

安頓下來后,安芷舒舒服服地洗了個熱水澡。

等她從屋子裏出來,外頭月牙已經高高掛起。

冰露正抱着悅兒在院子裏玩沙包,看到主子散發出來,連忙道,「夜裏風大,您怎麼不多把頭髮擦乾再出來?」

安芷坐在冰露邊上,從冰露手中接過悅兒,「我已經擦得差不多了,你也累了十幾日,快去洗洗吧,我帶悅兒去洗澡就行。」

冰露有些猶豫,但這段日子她確實不曾好好洗澡,身上都有些味了,「小姐愛玩水,您等奴婢洗完后再一起。」

安芷笑着說好,但等冰露進屋后,就喊來農家的婦人一起給悅兒洗澡。

九月初的夜裏,已經會涼人了。

安芷緊緊關上木窗后,再替悅兒脫衣裳。

小姑娘年紀不大,但玩心大,剛進水中,就「撲通」拍水。

「悅兒。」安芷低低地喚了一聲,悅兒才癟著小嘴不動。

若是在京都里,這樣的事不用安芷親自上手,畢竟家中僕從眾多。不過到了永寧后,關於女兒的任何事,安芷都會有參與。這種體驗,讓安芷覺得也蠻好的,可以更直觀地感受到女兒的成長。

夜色漸晚,冰露和主子睡在一個屋。

安芷抱着悅兒到床上,悅兒抱緊她,有些困了。

安芷哄著女兒睡覺,冰露則是在對面鋪床。

過了會,冰露過來小聲道,「夫人,姑娘已經睡著了,您把她放下來吧。」

安芷嗯了一聲,把女兒放到床上后,才起身走到梳妝台邊上,看着銅鏡里濃密的秀髮,安芷長長地舒了一口氣,「冰露,等咱們回了京都,順子也會回來了。」

裴闕還在丁憂,他自個兒不能當官,就需要有自己的人在朝堂上。

文官有許文庸等人的把持,裴闕想要安插人進去比較難,所以讓遠在西北的順子回來。

順子在西北的時間裏,因為敢上最前線,立了不少戰功。即使沒有裴闕的安排,也能有個不錯的官職。

冰露聽到順子兩個字,身形一頓,「奴婢聽說,他受了許多傷。」

「是啊,常年上戰場,還是最拼的一個,身上怎麼可能沒有傷。」安芷看着冰露,「依我的意思,等咱們回京都后,先安穩過兩月,來年開春后,就把你和順子的婚事辦了,你看怎麼樣?」

冰露薄唇微抿,面頰漸漸染了一層紅暈,「還是再等一年吧,老爺子的孝期還在,奴婢和順子都是裴家的人,若是在這會辦婚事,容易引人說道。」

「我是看你年紀一天天大了呀。」安芷操心道。

冰露淺淺地笑下,「奴婢都不着急,您也別擔憂了。明兒個姑爺就來了,咱們快能回京都了。」

離開京都許久,眼看着就要回去,安芷心情很是複雜。

這一晚,安芷沒怎麼睡着,就怕裴闕那邊再出什麼意外。

不過好在老天爺也有眷顧他們的時候,次日正午,裴闕一行便到了。

久別重逢,安芷看到胡茬有拇指長的裴闕,眼眶微紅,「才多久不見,你怎麼邋遢成這樣?」

裴闕身上臭烘烘的,想抱安芷又不敢伸手,薄唇揚起一個弧度,看了半天,心疼得只憋出五個字,「夫人也瘦了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708章 邋遢

82.81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