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1章 殉葬

第711章 殉葬

許夫人剛嫁進許家時,並不知道許家有如此野心。

雖說她心中也覺得太過於冒險,有眼下的榮華就很好,可家中老爺太堅持,她只能嫁夫隨夫。

「你親筆給文娟寫封信,就問她還認不認我這個父親。」許文庸沉聲道。

他現在是內憂外患,必須要有更得力的幫手。

許夫人知道女兒的態度,聽到這話,為難道,「老爺,九夷剛定,文娟自個兒都困難重重,幫不了咱們什麼啊。」

「她是做不了什麼,但賀荀可以。」夫婦幾十載,許文庸光是聽語氣就知道夫人在想什麼,「當初為了賀荀的王位,我給了他多少的錢財,還把唯一的嫡女嫁給他,他得知恩圖報才是。」

九夷離京都遠了點,許文庸不指望賀荀能衝到京都來幫他打天下,他想要賀荀幫他盯著附近的定南王,還有嶺南夏家等。

若是賀荀能幫這個忙,許文庸會輕鬆許多。

看夫人目露難色,許文庸長袖一甩,「罷了,我自個給賀荀寫。夫人最好也給文娟說一聲,她也姓許,一筆寫不出兩個許字,若是我沒個好結果,她也跑不掉。等許家被抄家,我就不信賀荀會冒著被滅國的風險去保她!」

對於女兒的態度,許文庸頗有怨言。

明明是自個寵大的姑娘,卻在關鍵時候向著死對頭,這讓許文庸每次想到都很鬱結。

許夫人心中惴惴難安,她很了解父女倆的性格,到最後,很可能是誰也不讓步,斷絕關係。

可老爺說得對,一筆寫不出兩個許字,若是他們敗了,她也不信賀荀會為了女兒放棄王位。

沒辦法,許夫人還是去給女兒寫信,只希望女兒能意識到後果,別釀成大錯。

~

清晨

安芷難得地睡了一個好覺,她醒來時,裴闕已經帶著悅兒出去了。

「夫人,溫水來了。」冰露端來溫水。

安芷洗漱后,出門轉了個彎,就看到了幾個熟人,是以前裴府的老管家,還有她的幾個陪嫁。

再見舊仆,安芷喉嚨哽咽,過了好一會兒,才喚出聲來。

老管家上前行禮,「夫人安好。」

「快別行禮了,你們怎麼來了?」安芷問。

老管家道,「前幾日老爺送了家書來,老奴帶著幾箇舊仆回府打掃。昨兒個才清掃完畢,今兒就是過來和主子們說一聲,府上已經準備妥當,只等幾位主子回去開府。」

「有勞你們了。」安芷看了看和老管家一起來的幾個人,讓冰露帶他們去喝茶,只留下她陪嫁的一個婦人。

王嬸子是安芷以前屋裡嬤嬤的兒媳,臉圓眼睛亮,是個會打算的人,其他人一走,她就跪下給安芷行大禮,「給夫人跪安了,許久不見,夫人勞累了。」

看到自個陪嫁的人,安芷也頗有感觸,扶起王嬸子后,先問起王嬤嬤,「嬤嬤呢,她可好?」

「哎。」王嬸子先嘆氣,再輕聲道,「因為主子家出了變故,婆母一直鬱結於心,身體越發不好,這一年多來,頭髮白了大部分。直到聽聞夫人要回京都了,才有了些精氣神,本來今兒她也想跟來,但被家中幾個孩子給攔住了。只等夫人回了京都,再讓她來給您請安。」

裴家出事後,安芷主要的幾個陪嫁,都送到嫂嫂惠平郡主跟前做事。惠平自然不會苛待他們,但因為是裴家舊仆的身份,過去一年多隻要出門,就沒少受擠兌。所以現在主子回來了,他們這些舊仆比誰都高興。

看到冰露回來,安芷讓冰露去拿些人蔘出來,「王嬤嬤是看著我長大的,多謝她能記掛著我。讓她別再多想,等我回了京都,就把你們都接回來。」

聽到這話,王嬸子忙開心點頭,「奴婢們就等著夫人回來呢。」

安芷笑了下,讓王嬸子給她說說京都里的情況。因為裴闕打聽的都是朝政,而安芷回京都后是要在後宅過日子,所以得先聽聽京都里的后宅有什麼變化。

「過去一年多里,奴婢們都不好出門,所以知道的都是些很多人都知道的。」王嬸子道,「先說咱們裴家,二爺離開京都,三爺留在京都守宅,都沒什麼事。就是大房的風頭比較多,早前宮裡不是來了聖旨,讓大房姑娘孝期過後進宮嘛,可皇上如今......她怕是進不了宮。故而大房與外面來往稍微多一點,特別是王家和雲家。」

雖說裴雪還沒進宮,晉朝也沒有活人殉葬的習俗,但如果裴雪跟著死了,就不一樣了。

就算裴雪在皇上駕崩后活了下來,可曾經要進宮的姑娘,誰家敢娶?

大房忙來忙去,為的是看能不能讓聖上收回旨意,或者搭上其他世家或者宗室。

只不過,這種時候,誰也不願意冒這個頭。畢竟裴家大房沒落了,又不是之前有權有勢的時候。

安芷聽到這個倒是不奇怪,看熱鬧的口吻道,「若是裴雪給皇上殉葬,裴鈺倒是會因此得到一份殊榮,可這樣的殊榮反而會限制住他。裴鈺自個是位聰明的,只可惜家中爹娘妹妹太拖後腿了。」

王嬸子贊同地說了句是,接著她方才提到的雲家繼續說,「再說雲家,自從雲老爺子過世后,雲夫人就像消失一樣,已經半年沒出現在京都了。聽人說是雲興邦對這位繼母不滿,把人扣在府中。不過雲興邦被貶官后,聽說雲夫人有往外面傳了幾次消息。」

從雲老爺子過世,到雲興邦被貶官,接二連三地損兵折將,讓原本興盛的雲家,到漸漸撐不起來。

可再不如從前,雲家好歹是頂級世家,需要一個能在朝堂說話的新家主,而不是被貶官的雲興邦。

而雲夫人,她也是有兒子的,而且還是嫡出。

「如果雲夫人真被雲興邦軟禁過,這會應該恨死雲興邦了。」安芷露出了滿意的笑容,「還有王家呢,林書瑤還和王家糾纏不休嗎?」

聽到這話,王嬸子下意識轉頭去看門外,但這裡是秋名山莊,不會有其他人,「夫人肯定不知道,穆郡王妃現在的名聲有多惡臭。」

「她怎麼了?」安芷來了興趣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711章 殉葬

83.16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