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5章 暖暖

第715章 暖暖

裴闕不動聲色地放下茶盞,雖然他曾救過李興,可他和李興之間並沒有來往,那點救命的恩情不好掛在嘴邊。面對李興,裴闕不如和李紀一樣輕鬆。

「王爺今兒過來,可還有其他事?」

「沒了。」李興道。

「夜深了,今晚王爺就在山莊歇下吧,免得山路不好走。」路不好走是一回事,在路上埋伏的人才是最要防備的。

為了安全起見,李興只能留宿,「多謝裴兄了。」

裴闕淡淡笑下,喊來臨風去安排客房,和李興一塊往外邊走。

銀月如盤高高掛在半空中,入冬后的夜裏,沒有蟬鳴鳥叫,顯得格外安靜,都能聽到幾個人輕微的腳步聲。

「裴兄好像與李紀關係不錯,早年間,李紀那小子常上裴家做客,那會看着只是調皮,沒想到現在成了京都小霸王。」李興往邊上裴闕的側臉瞥了下,很快收回目光,「若是你再見到李紀后,勸勸他吧,如今他祖父已過世,家中沒個能規勸的長輩,再這麼無所顧忌地得罪人,日後怕是要被報復的。」

活在京都這種最繁華的地方,什麼樣的人都有,各種活法也都有。

以前裴闕在京都時也囂張,但那是家族給了底氣,他自個又爭氣,沒人敢動他。

可李紀的根就不在京都,身邊也沒有很能幫上忙的靠山,若是得罪什麼人,被報復是隨時的事。

聽李興這麼說,明面上是在關心李紀,但更主要的是打聽裴闕和李紀的關係。李紀是王爺,而裴闕現在連官職都沒有,平民敢去規勸王爺,那得是多麼好的關係。

「王爺說笑了,永寧王貴為人中之龍,自有宗室給他做後盾,我與他不過點頭之交,不敢越界。」裴闕淺笑道,「王爺若是真擔憂,您倒是很適合去規勸永寧王。」畢竟,李興是李紀的堂叔,他們關係更近才對。

李興就是李紀名義上的堂叔,他和李紀都來了京都,這會是敵是友讀不知道,哪裏會去勸李紀。

淡淡笑了下,兩人到了一間客房門口,李興和裴闕告別。

裴闕看到李興關了門,才轉身離開。

臨風跟在主子身邊,小聲道,「爺,已經派人去京都了。」

裴闕嗯了一聲,看到臨風猶豫的神色,笑着拍了下臨風的肩膀,「李興不是李達,雖說他們同樣沒有強勁的母妃,但李達是個自己會去算計的人,李達的算計會讓你看不到,等危險來臨才知道。但李興不一樣,以前的李興就沒有上位的心思,他清楚自己的實力,現在不過是有那麼點機會,所以才動了心思。他的那點試探都能看出來。你應該慶幸他會試探我,這代表他不是個太笨的。」

裴闕寧願和聰明點的人來往,也不想和笨蛋有交集。

「爺心裏有數,小的也就有數了。」臨風鬆口氣道。

「你去歇著吧,李興此行目的已達到,不會再有其他小動作。」裴闕慢慢推開自個的房門,吩咐完臨風后,就進屋去了。

床上,安芷摟着女兒睡得正香,儼然沒有裴闕的位置了。

他躡手躡腳走過去,慢慢抱起女兒。

看到安芷動了一下,裴闕趕忙道,「是我。」

安芷睜開一隻眼睛,見裴闕在抱女兒,問,「你抱悅兒去哪裏?」

「讓她和奶娘睡。」裴闕笑了下,「夫人快睡吧,我馬上就回來。」

安芷低低地嘖了一聲,想說不要那麼麻煩,但裴闕已經抱着女兒出了門。

沒多久,裴闕就回來了,他很快就上床,心滿意足地摟着安芷,下巴在安芷的頸間蹭了蹭,「夫人身上好涼,讓為夫幫你暖暖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715章 暖暖

82.85%
目錄
共864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