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6章 記仇

第716章 記仇

安芷起來的時候,有和李興打了個照面。

從裴闕那得知過兩日就要回京都,好在之前帶來的東西都沒怎麼拆,所以安芷帶着悅兒在山莊里玩了兩日。

等到了回京都的那日,風和日麗,天上的白雲一團簇擁著一團,是個十分不錯的天氣。

從秋名山下來,馬車早已準備好。

看到邊上的冰露一直在搓手,安芷握住冰露的手,「不要想太多,咱們回去后,多少雙眼睛都盯着咱們,你可不能緊張啊。」

「奴婢就是興奮,特別興奮,總算是要回去了。」冰露眼含淚水,她曾無數次幻想今日,設想了許多可能,如今能乘馬車回去,已經是很不錯的結果。

安芷也有點興奮,當年離開京都時,他們落魄到街邊小兒都嫌棄,如今再回京都,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光景。

裴闕抱着女兒上馬車,悅兒還不知道回京都代表着什麼,她對一切新事物都很好奇,上了馬車后一直轉着身子往外看。

還沒有進城,安芷就由著女兒看,反正用不了多久就會困。

馬車徐徐往京都駛去,所有的人都有着期待。

這一次回京都,沒了罪名,還有皇上的聖旨在手,名正言順不說,也沒人能攔得住裴闕。

而這兩日的時間,裴闕也把京都的情況重新捋一捋。眼下雲家已經不足為患,可以留着雲家來制衡許家。裴闕主要的目標,還是許文庸。

與此同時的京都,只要有關注裴闕的,都知道裴闕在回京都的路上了。

許文庸剛下朝,邊上有不少官員好奇打量,但都是偷偷地看幾眼,沒人敢多看。

倒是最後面的安成鄴多看了許文庸幾眼,他面容有着憔悴,在朝堂上都是盡量低調,可總有人來找他麻煩,誰讓他是裴闕岳丈。

至於他為什麼多看許文庸,是因為他並不知道裴闕今兒會回京都,想到這個事,他心裏就酸得厲害。

忍辱負重一年多,女兒女婿要回來了,卻沒一個人和他說。

安成鄴的心裏有點不平衡,但又有點兒期待。

出了宮門后,趕忙上了自家馬車,準備快些回去。雖然他不知道過去一年多裴闕做了什麼,但他知道裴闕是個有仇必報的人,他就指望着裴闕回來后,他能揚眉吐氣。

「咔嚓」

馬車的車軲轆突然斷了。

安成鄴隨着馬車往邊上翻滾,頭狠狠地撞到木窗,隨後滑出半截身子,暴露在人群中。

他緊緊皺着眉,頭頂疼得厲害,剛睜開眼睛就看到其他官員憋笑的眼神。

這時過來一個年輕官員,和他說着道歉的話,說不小心丟的棍子卡進安成鄴的車軲轆。

朝堂上的人都知道安成鄴膽小怕事,特別是裴闕被流放后,更沒有一點聲音。

這會也是一樣,安成鄴心裏有氣,卻不敢直接懟回去,因為對方是許家的人,只能喚來小廝扶他起來,心裏默默給許家又記上一筆。

匆匆回府換了衣裳,安成鄴馬不停蹄地去了城門,心裏已經不怪安芷沒提前和他說了,就想着讓裴闕幫他出氣。

可到了城門口,隔着厚厚的城門,安成鄴看到裴闕被守城軍給攔了下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716章 記仇

83.06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