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7章 競才

第717章 競才

裴闕被攔下來有一會兒了。

四周圍觀的百姓越來越多,要進城出城的人也漸漸不耐煩。

裴闕對面站著的,是許家嫡長子許競才。

許競才三十有三,是男人一生中最鼎盛的年紀,也是許家下一代里的佼佼者。

早前許文庸還低調做人的時候,許競才外放了幾年,是裴闕被流放后,才回的京都。兩個人以前也打過照面,但年紀相差大,不是一塊玩的人。

許競才留著長須,與許文庸有七成像,無論何時都是笑眯眯的模樣,懂的人都知道他們是笑裡藏刀。

「對不住了,近來城中不太平,外邊進城的人,都要全部搜查一遍。」許競才道。

正常的搜查自然是沒什麼,可許競才一不管護城軍,二沒有手令,他要來搜查,擺明了是要給裴闕下馬威,讓裴闕難堪。

裴闕回頭望了眼馬車的方向,他倒是不急著進城,許競才攔著他,總會有人往宮裡送消息。

不過許競才的這個下馬威,讓他很不爽。

「給你搜查?呵呵!」裴闕不悅挑眉,「看你穿著文官的模樣,卻來護城軍當看門狗,是狗拿耗子呢,還是你許家眼中沒了聖上,已經能在護城軍發號施令了呢?」

許家接管了護城軍,是大家都知道的不能說的秘密,裴闕這麼一說出來,就是在撕破許家的臉皮。

許競才眉毛一抬,精明的眼睛帶了危險的笑意,「裴闕,本官按法辦事,若是你覺得不妥,大可以去找聖上告狀。不過你先看看這四周的百姓,你不趕時間,他們可還要為生計奔波呢。」

這是拿百姓來壓了。

裴闕走到馬車邊上,低聲幾句,安芷便抱著女兒從馬車上下來。

將近兩年沒來京都,安芷並沒有因為路途的辛苦而憔悴,雖說瘦了一點,但更顯五官的精緻。

早年間,安芷京都第一美人的名號可不是浪得虛名。她剛露面,眾人就看痴了,給這荒蕪的冬日增添一抹亮色。

安芷站在裴闕邊上,悅兒玩著手中的草螞蚱,裴闕給許競才做了個請的手勢。

許競才對邊上的人點點頭,幾個屬下粗魯地爬上馬車,粗魯地翻箱。

許競才假模假樣地和裴闕道,「還請見諒,本官也是為了京都的安全。」

「我還是那句話,許大人不該管不屬於你的事,不然好心辦壞事,可就麻煩了。」裴闕面帶微笑,彷彿這會被翻行李的不是他。

安芷也沒什麼反應,靜靜地看著許競才的人翻箱倒櫃。

倒是城門裡面的安成鄴看得著急,本想著靠女兒女婿爭口氣,結果一年多沒見,原本囂張霸氣的女婿,卻成了一個慫包。

裴闕遠遠地瞥見自家岳丈,但沒有多關注,只是餘光掃一掃。

馬車裡不斷有東西被丟出來,後面裝行李的木箱也被翻得不像樣,其中一個樟木箱子更是壞成兩半。

到了這會,悅兒才察覺到自家的東西被弄亂了,張著胖胖的肉爪沖馬車裡的人大喊。

也就在這時,馬車裡的人不耐煩地丟出一堆東西,安芷抱著悅兒往後一閃,腳邊是一份聖旨,已經被扯成兩截,慢慢在地上攤開。

裴闕「咦」了一聲,把眾人的目光都吸引到聖旨上,許競才也看了過去。

等許競才看到聖旨上的字后,臉色頓時白了,裴闕故意坑他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717章 競才

82.7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