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20章 暖陽

第720章 暖陽

「你在車裡看好悅兒。」安芷交代冰露,她怕裴闕一人說不過許家父子兩張嘴,所以下馬車去幫裴闕。

悅兒有糖包吃,就無所謂娘親去哪,還笑著和娘親揮手。

安芷下了馬車后,走了一會,看到裴闕加快步子,她也加快。

兩人停在離許競才不遠的地方,異口同聲道,「你怎麼樣?」

安芷先說挺好,「皇上怎麼說?」

「皇上寬厚,並沒有責罰我,也沒讓許大人丟了官職,不過是讓許大人閉門思過三個月。」裴闕後半句,故意說給許競才父子聽的。

許競才忙去看他父親,四目相對,看到父親搖了搖頭,便知道這事改不了了。

「裴賢侄。」許文庸客客氣氣地喚了一聲,彷彿他和裴闕從無嫌隙,並且感情不錯,「多謝賢侄幫犬子說話,今兒的恩情我們父子倆記下了,改日一定請你們上門做客。要不今兒個,就讓老夫幫你們接風洗塵吧?」

許競才聽得心裡直詫異,老爺子是被氣糊塗了么,竟然還想請裴闕吃飯。

裴闕對許文庸虛虛行禮,「侍郎大人客氣了,草民可不曾幫許大人說什麼話,而是皇上宅心仁厚,體諒許大人過往功勞。」

明明就是挑撥離間,還出謀劃策,現在說起來,顯得他們都是仁厚的人。

一個個做戲的模樣,比戲台上的角兒唱的都要好。

「那也要多謝賢侄,咱們許久不見,當年你在京都時,咱們兩家可是常有來往,如今賢侄沉冤得雪,不好斷了情義才是。」許文庸的場面話在京都里無人能比,即使心裡想的不一樣,這會也能用好聽的話來諷刺。

安芷笑著接話,「侍郎大人太看重我們了,當初不過是小女子之間的來往,眼下我家夫君沒有官職,若是再上門,別人要說我們攀龍附鳳的。路過九夷時,文娟就讓妾身和大人傳一句話,說閨閣里的情誼是小女子的事,拿不到檯面說的。」

許文庸要說噁心人的話,安芷也會諷刺許文庸當初利用許文娟的事,大家都沒撕破臉去說,可都明白對方要表達的意思。

裴闕點頭說是,「時候不早,我們先告辭了。」

和許文庸點點頭,裴闕牽著安芷轉身離開。

許文庸看著裴家馬車離開,才低聲說了句「起來」,帶著兒子上了馬車。

許競才的膝蓋跪得酸痛,坐著都難受,但還是很快承認錯誤,「父親,今兒是孩兒衝動了。」

「衝動一次也好。」許文庸端坐著,瞥了一眼邊上的大兒子,平淡道,「吃了裴闕的虧,你才能更好地記住他這個人,以後不要輕敵了。裴闕是裴懷瑾親自帶大的人,他的算計不在我之下,所以往後你得更加小心才是。」

「孩兒記下了。」許競才以前沒和裴闕交過手,聽到別人都稱讚裴闕,同樣身為天之驕子的他,心裡有點不服氣,「閉門思過三個月,我會好好提醒自個兒的。」

許文庸嗯了一聲,閉上眼睛,他匆匆敢來,這會也有些疲憊,「先休息一會,有什麼話,回府再說。」

另一邊,裴闕的馬車緩緩行駛到了裴府的門口。

裴闕先下馬車,再牽著安芷下來。

門口的老管家帶著嬤嬤等人,左右各一列,看到主子后,恭恭敬敬行禮,「恭迎老爺夫人回府。」

安芷慢慢抬頭,看到被擦到發亮的牌匾,牽住裴闕的手微微用了點力。

裴闕偏頭看向安芷,聲線柔和得像這冬日裡的暖陽,「夫人,咱們回家了。」

【作者有話說】

跟大家解釋一下,之前寫許家只有一個女兒,給大家帶來了一些歧義,在這裡先說聲抱歉,是我沒有表述清楚。

這句話想要表達的是,許家女孩只有許文娟一個,但還有其他男孩,而不是整個許家只有許文娟一個孩子。

因為涉及章節太多,需要一些時間往回翻,等我找到了,會做補充修改。

謝謝大家的支持,今天比賽看得太刺激,二更來得有點遲。咱們明天見,祝大家好夢~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720章 暖陽

83.04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