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21章 三事

第721章 三事

裴府裡外都被打掃過,門柱都是以前的,沒有多大變化。

從正門往裡走,先是一塊巨石屏風,雕了萬年青松。

往裡走,是氣派的庭院,草地平整,迎面兩排精緻的盆景。

過了一扇門之後,正前方是池子,冬日的池子已經沒有荷花,清澈的水裡能看到手臂粗的錦鯉隨波蕩漾。池子左右兩邊是長廊,通向不同的院落和第一個長廳。

悅兒頭一回看到這種院子,雖然有點累了,但還是下地自個兒走,小小的人兒走得歪歪扭扭,奶娘在後面看得心直跳。

過了長廊,又轉過幾個院子,才到裴家主院。

老管家早已帶人備好飯菜,親自給主子門端飯,「老爺夫人辛苦一路,先吃了飯,老奴再細說府上的事。」

裴闕讓其他人來伺候,他給悅兒拿了筷子。

悅兒在永寧的時候,吃飯時沒見過那麼多人,一時有點害羞,不大好意思去看桌面上的菜,雖然嘴裡一直流口水。

安芷也有點不習慣,在莊子的日子簡單慣了,突然回到京都后,面對一群人吃飯,也有些沒反應過來。

不過她還是可以比較快適應,瞧見悅兒很安靜,安芷主動給悅兒喂湯。

一頓飯下來,沒花多少時間。

安芷讓冰露帶著行李先去屋子,她和裴闕坐下聽老管家說話。

「從老爺夫人走後,裴家主院就一直鎖著,因為外頭有人盯著,老奴每次也是遠遠經過看一眼。直到老爺洗脫罪名,老奴才帶著幾個人開了大門。」老管家感慨頗多,「因為長時間沒人居住,加上之前抄家損壞了不少東西,所以有些壞了的物件還沒補上。這是第一件事,老奴怕這會採購會吸引太多注意,所以想問問主子們,還要補上傢具那些嗎?」

裴闕先道,「庫房裡有的,就先拿出來用。如果必需要用的物件,就去採購,不是必需品就不用了。」

老管家說明白了,「第二件事是老爺流放之後,解散了不少家中僕人。如今您和夫人回來,府里上上下下,都需要人打理。不知主子們怎麼想?」

裴闕看向安芷,示意安芷回答。

安芷早就考慮過這個問題,「現在找新人不太好,就算再仔細,也可能被人得逞。老爺現在還需要繼續守孝,府內不會辦酒席,所以用不上太多的人。後院那麼大,規劃出幾處常用的派人去就行,不用和以前一樣事事講究。之前我陪嫁的人,等明兒個也會回來,到時候兩邊的人加在一起,也能把府內保持起來。」

「夫人思慮周詳,老奴佩服。」一件件事有了眉目,老管家心裡也慢慢輕鬆了一點,「最後就是前些日子收到了一些拜帖,有以前老太爺學生的,也有一些小門戶來的。」

老管家說這話時,身後有人把拜帖捧了上來。

安芷和裴闕各自拿了一半去看。

老管家在一旁分析,「老奴想著老爺回京都后,必定要有一些自個兒的人脈,所以這些拜帖,除了落井下石過的,剩下的老奴都先接了。」

安芷看了一半,「老爺子在的時候,這裡的好些人都常上門,不過老爺子走後,真正有在最後送溫暖的,不到十分之一。」

她留下三本拜帖,繼續道,「這三家人可以繼續來往,其他人就算了,裴家眼下不需要牆頭草。」

裴闕贊同安芷說的話,「最近兩日,等閑客人不要接,就說我們累了,需要休息兩日。」

事情都吩咐了下去,安芷和裴闕也都累了,本來想去休息,但門口的小廝帶了安成鄴進來。

安成鄴是裴闕岳丈,就算他不受安芷待見,自然也不是等閑的客人。

安成鄴心急火燎地進來,看到裴闕,先是一聲嚎,「我的好女婿啊,你可算是回來了!」

裴闕微微抬眉,餘光快速去看自家夫人。

安芷連眉毛都沒有動一下,喚來丫鬟給安成鄴倒茶,淡淡道,「有什麼事坐下來再說吧。」

聽到女兒的聲音,安成鄴立馬閉了嘴,老老實實地坐下,等丫鬟上了茶之後,才開始抹眼淚,「哎,你們是不知道,從你們離開京都后,我過的就不是日子。那些狗眼看人低的東西,眼瞅著你們被流放,就一個勁地給我穿小鞋。但凡有什麼事,都要把我推出來說笑。」

安芷聽不下去了,忍不住打斷,「父親誇張了吧,有嫂嫂和長公主在,就算別人看不上安府,也不敢如此囂張。」

安芷是安家的女兒,用世俗的話來說,就是潑出去的水。可安成鄴還有厲害的兒子和兒媳,外邊人確實會給安成鄴穿小鞋,但不至於太明目張胆。

「我……我就是想表達一下看到你們回來的喜悅嘛。」安成鄴說不過女兒,只好把目光望向女婿,「裴闕啊,你這次回來,可想好怎麼弄死許文庸了嗎?」

裴闕搖搖頭,「岳丈大人說笑了,我現在沒有一官半職,誰也弄不死。」

「這怎麼行呢!」安成鄴拍腿說完,才想到裴闕還有一年多孝期,可惜得直嘆氣,他是太激動,所以忘了這件事。現在想到裴闕當不了官,懊惱自己的衝動,就不該這會進來找裴闕。

安芷最懂父親,一聽這話的語氣,就知道父親後悔來找他們,「我們剛到京都,還風塵僕僕,父親的關心我們收到了。今兒父親上門來,其他人也會知道父親一心想著女兒,這份情誼,女兒先記下了。不過來日方長,咱們還有許多機會敘舊,今兒就不多留父親了,日後等安頓好了,再請父親過來做客。」

裴闕不能得勢,安成鄴就不想和裴闕搭邊。聽到安芷的話,安成鄴都快哭了,可當著裴闕的面,他又說不出什麼狠話,只能由著裴家下人帶他出去。

等出了裴府大門,安成鄴看誰都像打聽消息的細作,想到自個兒後續的日子,他忙上了馬車。等沒人看得到,再狠狠地掐自己的大腿,直到疼出眼淚,才捶胸頓足地嘆氣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721章 三事

83.16%
目錄
共868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