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28章 壓力

第728章 壓力

許競才說了一大段,發現父親面色凝重,小心翼翼地問,「父親,您還有什麼發愁的事嗎?」

「哎,還不是你那個妹妹,她真是被我們寵得無法無天了。」許文庸想到女兒的態度,如鯁在喉,之前和夫人說狠話,不過是想逼著夫人給女兒壓力,現在當著兒子的面,就不好說得太直接,「賀荀在九夷有段時間了,以他的手腕和能力,九夷應該十分穩定。如果有九夷願意跨過永寧直逼定南,我們穩贏。」

進攻定南還需要一段時間,至少不是現在的事。

許文庸眼下就希望賀荀能幫忙監視定南和嶺南,同時給冀州提供藥材,這些事,許文庸覺得一點都不過分,畢竟之前賀荀回九夷奪位,他也給了不少錢幫忙。

冀州是許文庸的財庫,一個比臨山還要重要的地方。只要冀州還在,許文庸就還有機會。故而冀州太守沒能抓到裴闕,許文庸並沒有重罰冀州太守,因為他不能失了人心。

許競才也不懂妹妹是怎麼想的,彎彎的眉毛皺成兩團,「別人都是胳膊肘往裡拐,她倒好,一個勁地幫外人說話,還給家裡潑涼水。」

許文庸心中也有氣,可女兒是他捧著長大的,對女兒的疼愛都不假。當初是他利用了女兒,所以後來女兒一些比較過分的話,他也都沒往心裡去。

但現在到了關鍵時刻,許文庸不能容忍女兒繼續向著外人,「你去給賀荀寫一封信,以你的口吻寫,就說文娟去了九夷許久,你這個當哥哥的,特別想念妹妹。而且還沒見過外甥,眼下九夷平定內亂,讓文娟帶著孩子回京都看看,不然孩子都不知道有你這麼個舅舅。」

許文庸膝下有嫡子庶子都有,但唯獨女兒只有一個,還是年紀比較小的,打小就得寵。

許競才是哥哥,對嫡出的妹妹更是沒話說,加上兄妹倆年紀差了許多,許競才對妹妹從來沒有不應的,故而兄妹倆關係不錯。

讓許文娟帶著孩子來京都,這話也沒錯,外嫁女走得再遠,家中親人寫信來,有條件的話,也該回娘家看看。

許競才瞬間明白父親的意思了,「孩兒這就去準備。」

與此同時的九夷,賀荀愁眉苦臉地看著從京都來的信。

聽到外頭的侍衛喊了一聲王后,賀荀不動聲色地拿了本書蓋在信上。

許文娟步履匆匆,走得很快。

賀荀從書桌後邊出來,不等他開口,許文娟就掏出一封信給他看。

「你也收到了吧?」許文娟收到信的時候,立馬想到了賀荀,她不是個藏得住事的人,所以直接來找賀荀。

沒辦法,賀荀只能點頭承認。

這事太難做了,從長遠目光來看,賀荀覺得許家贏的機會很小。從情分來講,雖說他岳丈對他比較應付,也曾在救他時為了利益而拖延時間,但也確確實實給了他金錢上的支持。

與賀荀自己而言,他不是什麼好人,他可以隨時放下許家。但許文娟不可以。

「父親要你幫他做事,你怎麼想的?」許文娟看了信上的內容,母親描述得很嚴重,父親的忍耐快到極限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728章 壓力

84.45%
目錄
共863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