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3章 幼稚

第733章 幼稚

李紀的別院,裴闕坐下一會了。

李紀晨起練了一身的汗,早冬的日子,坐下時只穿了一件單衣,看得裴闕都感到冷。

邊上隨從很快拿來披風,李紀嫌麻煩,沒有披,直接問裴闕,「你今兒怎麼有空來我府上?」

「有件事,想請王爺幫個忙,不知道可不可以?」裴闕微笑道。

李紀來了興趣,「什麼事,你先說說?」

「聽聞王爺在禁衛軍立住了腳跟,如今護城軍里還是銅牆鐵壁一樣,我想請王爺幫我安排一個人。」順子回京的述職一直被拖着,儘管上頭已經下達命令,可許文庸的人就是一日拖一日。

裴闕沒有護城軍的人,想出手,也不太容易,所以想到了李紀。

而且他也想找李紀好好談談以後。

李紀馬上明白裴闕的意思,「讓你的人,拿着旨意直接去護城軍就是。以前你可不是會受氣的人,若是誰敢鬧事,直接動手就好,廢什麼心思。」

「王爺是尊貴之人,許家的人再怎麼樣,都要顧忌您王爺的身份,所以您三番兩次挑釁,許文庸也只敢來暗的。可換了一般人,就不一樣了。」裴闕分析道,「動手打幾個人很容易,可動手的底氣,是要有靠山。」

「我明白了。」李紀笑了下,直接道,「你是想讓我站隊是吧?」

裴闕的小心思被李紀拆穿,他也沒有尷尬,哈哈笑了兩聲緩解氣氛,「是不是都不重要,我只知道從老王爺過世后,王爺的性子變了許多,這其中必定是有緣由的。若是讓我去思索,老王爺的死肯定有蹊蹺,而這裏頭的真相,就和京都里的某個人有關。」

頓了下,裴闕看着李紀明亮的眼睛,「而那個人,不是許家的人,就是和皇位有關的人吧?」

李紀被裴闕說中心事,瞬間有點慌,但他很快就收回目光,不去看裴闕后,情緒平復不少。

「你說笑了,這世上的事情,不是都有緣由的。」李紀道。

「王爺不願意說,我也不勉強。如果王爺願意幫我這個忙,就算我欠您一個人情。我說話算話,日後你有需要我的事,可以隨時開口。」裴闕認真道。

李紀有心事要去完成,未來有多難,他心中很清楚。

「行,我答應幫你這個忙。」一陣寒風吹來,李紀才察覺到冷,拿起石桌上的披風,起身道,「護城軍里,我已經安插進了兩個人,等你的人到京都后,我會幫你安排。不過等你的人進了護城軍后,會不會遭到排擠,那我就不能保證。能不能待在護城軍,就得看他們自己的本事。」

「多謝王爺。」裴闕道。

從王府出來,裴闕讓福生往春風樓繞路,他記得安芷喜歡春風樓的蹄膀。

~

安芷洗漱過後,帶着悅兒認了幾個字,春蘭急匆匆地進來,說隔壁的大房小姐來了。

聽到裴雪來了,安芷有愣了一會兒。因為在她和裴雪的過往中,並沒有快樂的回憶。而且大房已經從裴家分出去了,不該在這個時候過來才是。

「夫人,守門的小廝怕外人看熱鬧,這會人已經衝進門了,您拿個主意吧?」春蘭是想把人趕出去的。

安芷把悅兒抱給奶娘,讓奶娘帶着悅兒去後院吃些點心,「春蘭,你去叫幾個強壯的婆子。冰露你跟我走,裴雪會過來,想來是有什麼特別的事,我去見見她。」

從屋子出去,安芷經過幾條長廊,還沒見到裴雪的人影,就聽到了裴雪的嚷嚷聲。

「你們不讓我見安芷和裴闕,今兒我是不會回去的,去告訴他們,我的事總要有個結果,他們不能這樣欺負人!」裴雪語帶哭腔。

安芷從長廊下走出來,冰露先上前,讓邊上的幾個丫鬟去守着幾個路口,不要讓人靠近。

許久沒見到裴雪,倒是變了許多,沒了少女的靈氣。

「你找我們做什麼?」安芷問。

裴雪死死咬住下嘴唇,大大的眼珠瞪了安芷好一會兒,慢慢地露了怯,委屈道,「我都和你們沒關係了,你們為什麼要百般害我?」

「害你?」安芷滿頭疑問,「我沒聽明白。」

「你還裝!」裴雪指著安芷,「我哥哥都說了,你們的人一直監視着我們,哥哥好幾次出門找人,那些人都不再搭理哥哥,明明以前都不這樣,都是你們回來后才這樣!」

裴雪現在後悔得很,當初就不該背着哥哥去勾引皇上,現在好了,皇上眼瞅著就要一命嗚呼,母親也抑鬱而終。家中只剩下她和哥哥,好不容易看到一點希望,又被裴闕和安芷給滅了,讓她如何能甘心。

裴雪不想進宮了,她還年輕,還想着光耀門楣,絕不能在這個時候就死。

安芷聽明白了,裴闕確實有派人監視大房,至於裴雪的事,也確實有放出一點風聲。

但那又怎樣?

他們是敵人,哪裏有讓敵人越來越好的呢!

安芷聽裴雪說了這麼一大段,覺得好笑,她也確實笑出來了。

原以為裴雪的心智會跟着長相成熟一點,但沒想到,還是和以前一樣幼稚,也不知道裴鈺怎麼教養唯一的妹妹。

「你笑什麼?」裴雪怒問。

「自然是笑你天真,不,是傻。」安芷往前走了兩步,「你說的那些,都有證據嗎?就算有證據,但憑你一個人,又能拿我怎麼樣?」

安芷沖裴雪挑眉,微微昂首,「你也說了,我討厭你們,既然討厭,我當然是要天天害你。你跑到我家來,是你沒有教養,沒有規矩。如果你要鬧,就去門口鬧,你要是人前失德,宮裏的降罪的聖旨保證很快就到你府上。到時候不僅是你,就連你哥哥,也要被牽連。」

來之前,裴雪沒想那麼多。聽安芷這麼一說,雖然不願意相信,但又想不出話來反駁,愣愣地瞪着安芷好半天。

「你自個兒走出去吧,別逼我讓婆子扛你出去。」安芷冷冷道。

裴雪說不過安芷,已經哭了,但憋著聲不想讓安芷聽到,也不肯離開。

僵持了一會,春蘭帶着兩個粗壯的婆子來了,嚇得裴雪臉瞬間白了。

也就在這時,外頭的小廝進來,說裴鈺來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登雀枝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
上一章下一章

第733章 幼稚

85.73%
目錄
共856章
倒序